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1192章 恰恰相反

我的书架

第1192章 恰恰相反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192章恰恰相反

三天后,青雀从空中落下,叶休他们也跳了下来。

放眼望去,一片绵延数万里的群山,跃然于眼前,这些山,每一座都像是斧凿刀劈一般,奇险无比。

一条醒目的赤红色的河流从群山的中心流淌而过,正是妖域最为出名的赤水河。

两者碰撞到一起,看上去就像是群山流血一般,只是看着就给人一种毛骨悚然之感,让人望而却步。

“这地方不一般啊。”

吞天金貂微微蹙眉道,它曾经去过很多凶险之地,所以对于这类地方的印象极为深刻。

眼前这片群山,就给它带来了一种凶险的感觉,还没靠近,它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是妖兽的本能所致,在趋吉避凶方面,妖兽的本能比人强太多了。

“确实不一般,妖神当年误入其中,差点就没能出来。”

柳若仙点点头道,来的路上她跟妖神仔细聊了聊这里的情况,所以对这里她也是非常清楚。

“详细说说。”

叶休问道,他虽然没有吞天金貂那样的本能,但也能看出这是一个十分凶险的地方,如果不是因为亡水以及那份地图的存在,他都有可能转头就走。

好在妖神曾经进去过,应该对里面的情况有些了解,这样能省去不少麻烦。

“妖神说,这片群山非常古怪,在外面看的时候,这些山各有特点,可是深入之后就会发现,它们长得都一样,根本无法以这些山为参照物来判断自己的位置和方向,也就是说,进入其中后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柳若仙接着道:“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真正可怕的是,这些山峰会不断汲取你的力量,说白了就是你在里面呆的时间越久,就越虚弱,最终被生生困死在里面。”

“不对吧,这赤水河也从这片群山中经过,就算找不到离开的路,也可以寻找到赤水河,然后沿着河道走出去吧,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辨别方向的方法,比如说利用太阳,总能找到出来的办法。”

叶休淡淡问道,以前他带兵出征有时也会迷路,所以他有着自己的一套辨别方向的办法,即使这些山峰看上去都一样,也可以利用其他的东西来判断方向。

活人难不成还会被尿憋死。

“没用的,进入其中后,你在不同的地点看到的太阳并不是在同一个位置,所以根本无法利用太阳来辨别方向。”

柳若仙摇了摇头道:“至于说赤水河,或许可以送你出去,但你在山顶可以看到赤水河的位置,可是下来之后就会发现根本找不到它,自然就无法利用。其他方法妖神也试过,结果都一样,无一适用。”

“那妖神又是如何出来的?”

叶休就更加好奇了,既然这些方法都没用,那妖神又是如何出来的。

“说来也巧,是它准备放弃的时候,却在它挖的墓穴旁边发现了一个特殊的树木。”

柳若仙回答道:“这棵树木与其他的树木不同,它想到其他的山峰上同样也有类似的树,并且在另一座山峰上可以看到之前那座山峰的那棵树,于是它便大胆猜测,这些树木很可能是有人做下标记,或许是它的运气好,结果还真让它走了出来。”

“仅凭几棵树,它就从里面出来了?”

吞天金貂看着那满山的树木,顿觉不可思议,就算是让它一棵一棵的寻找,它恐怕也很难找到这些树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更不用说凭借这几棵树从里面逃出生天了。

“这就要说到金钱鼠血脉的特点了,它可以让妖神轻松分辨出两种植物的区别,如果换作是其他人或者妖兽,恐怕只能在里面等死了。”

柳若仙道,妖神乃是金钱鼠,金钱鼠最大的能力便是寻宝,而寻到的宝物有些时候也会一些伪装,无定灵蕊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当然,像无定灵蕊这样的宝物它也无法分辨,但此类宝物之外的宝贝,一般都无法逃脱它的感知。

所以进入里面的人或者妖兽基本上都死了,妖神恐怕是唯一一个活着出来的人或者妖兽。

“青雀,带本王上去看看。”

吞天金貂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直接跳上青雀的后背道。

“是。”

青雀说完便拔地而起,眨眼便来到了万米高空。

从高空俯视,整个群山印入眼帘,乍看之下,这片群山的确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经过它的仔细观察后,终于发现了问题。

“果然是这样。”

吞天金貂露出了恍然之色,直接让青雀代他回到叶休他们身边。

“金子,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叶休忙问道,他可不认为吞天金貂会做无用功,肯定是发现了什么事情。

“确实看出了一些东西,如果本王没看错,这些群山应该是组成了一个大阵,至于是什么阵法,本王一时半会儿也确定不了,但可以肯定是一个非常厉害的阵法。”

吞天金貂道。

“你的意识是说,有人利用这些山峰布阵?”

叶休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些山少说也有上万座,每一座都高达数千丈,就算是真仙恐怕也无法将其移动。

居然有人搬山来布阵,这手笔简直让人望尘莫及。

“你想多了,如果是在二重天,你说的这个情况或许能实现,在这一重天就不行了,毕竟在这里,真仙已经是极限。”

吞天金貂摇了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

柳若仙有些糊涂。

“这阵法应该是天然形成,并且是一种非常强大的阵法,堪称完美,纵使是真仙进入其中也得玩完,如果本王没猜错,你刚刚所说的树木应该是有人刻意留下,其目的就是为了引路之用,而且做出这一切的人,还不是一般人。”

吞天金貂接着道:“因为这些树木也是阵法的一部分,常人很难对其造成影响。”

“不错,妖神也说了,它曾经也想过在树木上坐下标记,然后作为参照物,但它发现自己拼尽全力都无法撼动它们分毫。”

柳若仙相信了,因为它说的这些跟妖神说的一样。

“也就是说,之前也有人被困在这里,然后用这种方法逃了出来?”

叶休问道。

“恰恰相反。”

吞天金貂摇了摇头,道:“那人想到这种方法并不是为了出来,而是为了能够进入到群山的中心。”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