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1219章 圣器天刑(下)

我的书架

第1219章 圣器天刑(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219章圣器天刑(下)

“怎么可能看错。”

吞天金貂接着道:“这把剑上的纹路隐没,但本王觉得这蔡青不可能如此重视一件普通的断剑,于是本王便将自己的力量注入其中,这才看到了上面浮现出来的纹路,与天刑剑一比,完全是如出一辙。”

“你怎么知道这把剑是姬无命的佩剑?万兵宝鉴中似乎没有天刑剑的记载吧?”

叶休问道,他之前也仔细看过万兵宝鉴,上面的诸多仙器他都记住了,但在他的记忆中并没有看到有关天刑剑的记载。

或者说,这万兵宝鉴上记录的仙器品质最高的也就只有先天至宝,再往上也就没有了。

也就是说,上面根本没有记录这件圣器的情况。

“万兵宝鉴中的确没有记载,但如今的天庭就是建立在古天庭的遗址上,所以本王看到过关于天刑剑的记载,李玄机这些年也一直在寻找这件圣器却一直都没有得到,所以本王才能认出来。”

吞天金貂回答道,圣器本就稀少,而仙界被封之后圣器就彻底绝迹了,按照古天庭遗址中的记载,这把天刑剑还是姬无命突破帝境之时引来天地异象,从而其引动出来。

之后这把剑变成了他的佩剑,也是因为这件圣器的存在,他才能够带领古天庭一统仙界。

当然这也只是传言,具体是不是真的它也不知道。

“既然如此,那天刑剑为何会破碎?”

叶休问道,要知道肉身成圣的姬无命都可以拥有近乎不死的能力,哪怕是天谴也无法将其抹杀。

这把天刑剑乃是真正的圣器,兵中圣人级别的存在,恐怕也不会被天谴击破吧。

可现在它却破了,这让他想不通。

“这个本王就不清楚了。”

吞天金貂摇了摇头,这也是它的疑惑。

因为不论是人还是仙器,只要跟【圣】字沾边,几乎就是不死不灭的,即使天谴恐怕也无法伤其分毫。

但它还是破了,这就有些耐人寻味了,难道说着姬无命得到它的时候就已经破了?

如果是这样,那姬无命又怎么可以凭借它统一仙界?这也说不过去。

“可惜姬无命不在这里,不然就能弄清楚了。”

叶休道,既然这是姬无命的佩剑,想来也只有他能解释这个情况了。

可惜之前一别后,他也不知道这家伙去了哪里,难道要用他给的令牌将其唤来?那也太不值了。

“幸亏他不在这里,不然这节断剑恐怕就没我们什么事儿了。”

吞天金貂却是连连摇头,这姬无命可是一个占有欲很强的人,或者说做过天帝或者皇帝的人,占有欲都很强。

这点从他直接邀请叶休效力就不难看出,如果不是因为他们救了他,恐怕叶休拒绝的瞬间,他们都会死在姬无命的手上。

所以这把天刑剑他是不可能放过的,有了它才更好报仇。

“这倒也是。”

叶休摇了摇问道:“金子,你说山河社稷图是不是无法完全阻挡它的气息?”

“为什么这么问?”

吞天金貂有些不解。

“我怀疑,这蔡青就是通过感知这节断剑的气息才能够发现我的具体位置。”

叶休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有这个可能,这毕竟是圣器,哪怕它已经破了依旧是圣器,如果是真正的山河社稷图或许才能将它的气息完全遮掩起来。”

吞天金貂道,圣器它也是第一次见,但这天刑剑既然能够被称之为圣器,想来不同于普通的仙器。

而叶休的山河社稷图只是仿制品,虽然被叶休重炼,潜力大增,但它还没有成长起来。

遮掩不了天刑剑的气息也在情理之中。

“你有没有办法将它的气息彻底遮掩起来,再这样下去,我恐怕会吃不消。”

叶休道,这蔡青依旧在自己的身后穷追不舍,而行字真言无法一直使用,一旦停下,势必会被蔡青给抓住,那情况可就不妙了。

“办法倒是有,不过不一定能奏效,本王也只能试试。”

吞天金貂想了想道。

“试试吧,实在不行就只能将它放弃。”

叶休也很无奈,这蔡青对这把剑是志在必得,如果没办法隐藏,那他就只能将这节断剑拱手让出了。

圣器虽好,但有命拿没命用,也不是他希望的。

“嗯。”

吞天金貂应了一声,然后叼着天刑剑来到建木神树之下,用爪子跑了个坑,直接将它埋了进去。

虽然它的体内自成空间,但情况与山河社稷图中基本上没区别,山河社稷图都无法遮掩它的气息,自己的空间就更不行了。

不过用建木神树的气息遮掩说不定能够奏效,毕竟这建木神树乃是天地初开时诞生的神物,丝毫不比圣器差。

虽然还没有成长起来,但这天刑剑也只是一节而已,所以它绝的用建木神树应该可以将其压制。

不过这也只是它的猜测,具体能不能行得通,就要看天意了。

“好了,你找个地方隐藏起来,试试有没有用。”

吞天金貂将天刑剑埋起来后,提醒了叶休一声。

“好。”

叶休点点头,立刻找了个隐蔽之地藏了起来。

“嗯?”

这时跟在他们身后的蔡青突然皱起了眉头,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感知不到天刑剑的气息了。

“这怎么可能!”

蔡青难以置信道,他祖上便已经得到了这节天刑剑,并且研究了很多年。

所以他们很了解天刑剑的特点,空间宝物根本无法遮掩它的气息,只要使用秘法就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这也是他放心将天刑剑扔到宝库中的原因。

可现在他却感知不到丝毫天刑剑的气息,这让他实在是难以置信。

按理说,这样一个地仙境的小子是不可能做到这一步的。

“怎么了义父?”

这时,他的那几个义子也赶了上来,看到站在空地上发呆的蔡青,一时间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

“小子,我知道你就在附近,如果你识相的话,就立刻将那节断剑给我交出来,否则,我将把这把剑的来历和你的画像昭告天下,那时,你将死无葬身之地。”

蔡青并没有理会这几个义子,而是神色铁青地运气大喊了一声,声音如雷鸣一般朝四周扩散,立刻惊起无数飞鸟。

但除此之外,就再无其他动静,可是蔡青的脸上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身形一闪,再次朝叶休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