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1254章 那人死了吗

我的书架

第1254章 那人死了吗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254章那人死了吗

“佛门来人?”

楚无情脸色一变,看着叶休道:“你小子不会又惹上佛门的人了吧。”

佛门可是仙界三大势力之一,别看他们不怎么在东离仙域中走动,行事也十分低调,但他们的底蕴甚至比如今的天庭都比不了。

据记载,佛门诞生的时间非常久远,甚至还在古天庭之前,就底蕴而言,古天庭甚至都无法与之比肩。

有传言说,当年古天庭就是佛门联合轮回殿给算计了,这才落了个覆灭的下场。

如今的天庭虽然势头正猛,但建立的时间不过数百年而已,根本无法与佛门以及轮回殿相抗衡。

而且佛门之中存有各种神异的神通,诸如佛门五眼,他心通等比比皆是。

所以,他们宁愿招惹天庭也不愿招惹佛门。

“没有的事儿,我平白无故,怎么会招惹佛门。”

叶休矢口否认道。

“没有最好,这佛门非同一般,虽说天庭入手妖域佛门没有表态,但并不代表着佛门怕了他们,而是因为他们根本不在乎妖域的情况,所以,你小子最好给我收敛点,即使他们找你的麻烦你也得能忍则忍。”

楚无情见叶休如此说,便长长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提醒了一句。

这小子可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如果佛门弟子找他的麻烦,他绝对会反击回去。

自己这时候跟他说清楚也好让他明白佛门的底细,从而防微杜渐,免得以后出事儿。

“这佛门真有这么可怕?”

叶休有些奇怪,之前谈到天庭的时候,也没见他们如此紧张,怎么换到佛门这边就如此紧张了。

难道这佛门比天庭还要强大?

“不是可不可怕的事儿,而是能不能得罪的事儿,给你举个例子吧,你如果得罪了天庭,最多也就是个死,可你要是得罪了佛门,那你将连自己的生死都控制不了。”

朱玉龙解释道,实际上他们对佛门的了解也不是很多,因为佛门行事太过低调,基本上只在三重天内活动,偶尔才能在一二重天可以看到。

相比之下,天庭和轮回殿的人就活跃得多,在一重天内也经常可以看到了。

而未知才是最可怕的,谁也不知道佛门手中到底掌握了多少底牌。

“明白了。”

叶休点点头,自己与惠岸交过手,自然能理解朱玉龙的意思。

他所说的生不如死指的也不是折磨,而是被度化,一个正常人被佛门度化后,那就将变成一心向佛,没有自我意识的傀儡。

这一点,柳若仙和青雀就是最好的例子,他们只是心神受到影响而已,但至今他们都没有完全恢复过来。

“你明白就好,走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先去看看他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朱玉龙道,佛门弟子既然来拜山,并且点名要见叶休,那他们也没有拒绝的道理。

之后,一行三人便来到天绝殿内,此时一名身着黄色僧袍的小和尚正坐于其中。

“是你!”

叶休看清了这小和尚的模样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因为这和尚的模样竟然与惠岸一模一样,身上的气息与惠岸也是如出一辙,但这世上怎么可能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人。

于是他赶忙传音给吞天金貂,问道:“金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小子不是被自己杀了吗?”

“卧槽,这小子不会是修成三身术了吧。”

吞天金貂也被这个情况吓了一跳。

“三身术是什么?”

叶休有些听不懂。

“这个比较复杂,短时间内本王也很难跟你解释清楚,你可以将三身术理解成一部十分强大的分身术,其中应身便是分出的一具有血有肉的分身即可。”

吞天金貂接着道:“此术固然神奇,但每一具应身与本体之前都无法做到心有灵犀,性格也是各有不同,再加上你之前做的很干净,即便是法眼也无法捕捉到你的气息,而且其真灵也没有逃走。”

“所以他的本尊也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此次前来应该是询问情况的,应该只是知道了你的身份前来求证而已,所以你也不用担心。”

“知道了。”

叶休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在此之前还真以为这家伙是来报仇的呢。

不过他也对这三身术产生了兴趣,普通的分身是很难做到这种程度的,此法与九字真言中的数字真言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数字真言其实也是相当于一门分身术,但数字真言无法像其他分身术那样直接凝聚分身,而是要将自己的身体分裂,然后每个部分则会变化成分身。

与其说是分身,不如说每一个身体都是分身也是他的本体,所以死几个根本不会对他造成太大的影响。

此法既可以用来对敌,也可以在遇到危险的时候用来逃命,只要能逃走一个就能重生。

这三身术,应该是一种能够与数字真言相媲美的秘术。

“施主认识小僧?”

惠岸缓缓站起,神色平静地看着叶休。

“有过一面之缘。”

叶休平复了一下心情后,道:“不知大师来找我所为何事?”

吞天金貂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此次过来应该不会对他不利。

“施主便是叶休?”

惠岸怔了怔,仔细打量了一番叶休,没想到打开封印的人居然是此人。

要知道佛门和轮回殿当年留下的封锁可是相当严密,其中更是设计了大量阵纹,由于太过复杂,以至于现在的他们都无法打开。

想要打开封印,需要极高的阵法造诣,并且在阵纹上有着极高的建树才能做到,这决不是一个年轻人能办到的。

“正是。”

叶休听到他如此说,心里就更加确定了吞天金貂的说辞,显然他并不知道当时发生的事情。

不过他并不喜欢被惠岸看着,他那双眼睛就好像可以扒开他的皮肉直接看到骨子里,让人很不舒服。

“小僧有个问题想请施主解惑。”

惠岸双手合十道。

“什么问题?”

叶休问道。

“那人死了吗?”

惠岸问道,之前那具应身去了封印姬无命的地点,但那里早已是人去楼空。

然后之前那具应身使用法眼追溯本源看到了叶休打开封印的画面,之后的情形就被一股力量给屏蔽掉了。

当然他没有再去,这个情况也是之前跟随他的那两个师兄告诉他的,甚至他连叶休的身份也是那两人查到的。

毕竟那具应身死的太过突然,本尊都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自己就更不可能知道了。

他此次过来也不是为了找叶休算账,事已至此就算将叶休杀了也无济于事。

当务之急还是弄清楚姬无命是死是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