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1409章 一个不留

我的书架

第1409章 一个不留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409章一个不留

这时天庭一众已然来到此处,为首之人看到赤阳宗弟子的装扮后,眉头立刻皱了起来。

在离州,他们最讨厌的并非是天绝门,甚至不是轮回殿,因为这两个门派做事都有着一定的底线。

他们最为讨厌的便是它赤阳宗,因为他们全宗上下可以说都是阴险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只要有用,各种阴谋毒计信手拈来,简直就像是一条毒蛇,一旦盯上你,拼死也要从你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可气的是,他们每次出手都会斩草除根,不留把柄,天庭就算是想找他们的麻烦也没有借口,何况他们还有让天庭都忌惮的依仗。

所以在他看来,这些家伙就像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

“这不是王闵大管事么,是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对面认出了天庭一众的身份,一名真仙九品高手从灌木丛中走出,随手干掉那头域外天魔后,来到人群前方,看着天庭这边的那名首领道。

“听到动静就过来了。”

王闵眉头一抽,此刻他也看出了他们的目的,暗骂了一句阴险后道:“对了,你们在这里有没有碰到其他人?”

他看得出来,之前那伙人肯定不是赤阳宗的弟子,因为他在这里看到了几具赤阳宗弟子的尸体,他们之前的行为也是在为了测试,显然他们也不知道域外神魔的弱点在哪。

既然他们不是自己这段时间追踪的人,那就没必要跟他们继续纠缠下去了。

要不是为了询问叶休他们的行踪,他甚至连一句话都不想跟他们说。

“没有,我们在这里就只遇到了你们。”

那人明显也不想对天庭动手,因为他们很清楚,仅凭自己这些人根本不可能将他们全部留下。

他们赤阳宗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在没有全歼敌人的情况下,是不会轻易对三大势力动手的。

因为他们都是火药桶,一旦把他们惹急了,对赤阳宗没有半点好处。

他们正是秉承着一点才能够存活到现在,否则早就被灭了。

“没有?”

王闵皱了皱眉头,他们是一路尾随叶休等人来到此地,这几个家伙怎么可能没见过。

还是说,那些人已经被他们给杀了?

“确实没有,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搜。”

那人脸不红气不喘道,实际上他们不仅钓到了一些人,连天庭的人也钓了一批,那些人也全都被他们给杀了。

在他们看来,只要不是赤阳宗的弟子,那都是来给他们送资源的,只要有机会除掉自然不会手软。

他之所以不怕,是因为他早就已经将那些人的尸体处理好了,根本不会露馅。

“搜就算了,我信得过......”

王闵朝四周看了一眼,可话音未落,他就在不远处发现了一具尸体。

从身上的衣着来看,绝对是天庭的人。

“头,他杀了我们的人。”

就在此时,王闵身后一人指着那具尸体大声喊道。

“该死!”

王闵虽然也看到了这具尸体,但他本来是不想管这件事情的。

要知道,天庭每年都要死不少人,其中至少有十分之一都是葬身于赤阳宗的弟子手中。

十分之一这个数字看似不高,实际上已经不低了,除去那些死在探险中的人数,那么这个数字将高达三成,就算是死在天绝门和轮回殿手中的总合也没这么多。

但至今天庭都没想过去对付赤阳宗,因为对付他们的代价太大。

所以他想着趁别人不注意直接带人离开,这样就不用与这些人交手了。

毕竟对方的实力丝毫不比自己差,真打起来,自己这边也讨不到半点好处。

谁曾想竟然被人给喊了出来,此事被点破,自己要是视若不见,一旦此事传到天庭高层耳中,自己绝对是吃不了兜着走。

他立刻将赤阳宗的十八辈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你杀了天庭的人也就算了,好歹也把战场打扫干净啊。

现在你这让我情何以堪。

“怎么回事!”

那名真仙九品高手也蒙了,他明明将所有人的尸体都收进了自己的储物戒指,怎么可能会有遗漏的。

这可不是什么小物件,而是一具尸体,而且这种事情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做了,根本不可能搞错才对。

“不对,王管事,你听我解释,这肯定是有人栽赃......”

那名真仙九品高手立刻就想到了这一点,他可以确定他们已经将战场打扫的十分干净,根本不可能有遗漏。

现在却凭空出现了一具天庭中人的尸体这显然不对劲,肯定是有人栽赃自己,好让自己与天庭的人交手,他们才好坐收渔人之利。

因为这种事情他们经常做,故而第一时间便猜到了。

“载你妹的赃,我要杀了你们替我天庭弟子报仇。”

不等王闵回答他的话,一个愣头青就冲了上去,直接一剑砍掉了一人的脑袋。

赤阳宗的弟子哪受过这等窝囊气,看到自己的兄弟被杀,瞬间怒了。

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出手朝那人杀了过去。

“该死,还愣着干什么,动手!”

王闵见状便知道,自己不可能作壁上观了,必须先下手为强。

一旦让他们缓过神来,自己这边也很难战胜敌人,最好的结果也只是两败俱伤,所以这时候他们必须尽可能的消灭赤阳宗的有生力量,才能占据上风。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就在双方开战的瞬间刚刚出手的那人却悄然退出了战场,一头扎进旁边的灌木丛中。

等他从灌木丛中出来的时候,却摇身一变成了吞天金貂,显然刚刚那一切都是它一手策划的。

“金前辈,你是怎么做到的?”

吞天金貂回来之后,牧天野立刻上前询问。

刚刚他可是一直都在关注着那边的情况,说起来,他到现在都不知道吞天金貂是如何将天庭人的尸体放过去的,一点痕迹都没有。

“它是利用洗颜古术先后模仿了两边人的模样,然后趁着他们注意力被彼此吸引的空档将尸体放过去。”

牧天野没看到,叶休却是看得一清二楚,虽然他也认为吞天金貂这个计策好,但也为它捏了把汗。

这个过程简直就像是在刀尖上跳舞,一旦被发现,它将面临双方的围杀,逃都逃不掉。

那时自己就只能冒着暴露的风险杀过去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