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四章 叶家大乱

我的书架

第四章 叶家大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四章叶家大乱

“死,死了......”

另外几个护卫吓坏,内心惊涛骇浪,一个被国家抛弃,被家族逐出的废物,回来之后难道不是应该如乞丐一般摇尾乞怜吗?

一个丹田破碎的废物,凭什么如此强势?

他们想不通,但也不敢去想了,那护卫队长,更是连去想的机会都没有。

那护卫队长从开始准备羞辱叶休,就已经注定了自己的命运,所谓人活一世,切不可因势看人。

人强我敬,人衰我不欺!

他们却忽略了一点,身为少年侯,领军沙场,早就杀人如麻,杀一个护卫,连叶休内心的一丝波澜都无法惊起。

何况此刻的叶休,已经觉醒了天心,修罗变本身就是魔王之变,再加上叶休从帝都遭受委屈,路上屡屡遭难,小狐生死未知,回家又被拒之门外。

心已凉!怒火积压,这个时候去招惹一个凉心的魔王,那就只有一个归宿:死!

叶休怀抱白狐,虎虎生风,走进叶家大门。

“何人闹事?”

一声大喝,迎面而来,一个锦衣华服少年郎。

少年郎面容俊朗,十五六岁,神情狂傲,淬体七重修为,身后跟着七八个家丁。

这是叶家天才,叶俊,大长老叶辉山的亲孙子,叶城出了名的恶霸,欺男霸女,无恶不作。

“叶休,是你。”

叶俊看到叶休,先是一惊,旋即大怒:“叶休,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在叶家杀人,爷爷已将你逐出叶家,这叶家大门,你已没有资格进。”

“滚!”

叶休满脸冷酷,内心冷笑,他很清楚,想要从叶俊口中再听到一声休哥怕是不可能,曾经的小迷弟,变成反扑主人的恶狗。

这叶家,也如皇室一般,再无半点人情味,再无半点让叶休留恋的情怀。

无家可归!

无妨,做个浪迹天涯的王者,挺好!

“叶休,你太狂妄了,你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旷世少年侯吗?你丹田破碎,只是一个废物,我叶俊才是叶家的天才,今日亲手杀了你,来日我做少年侯。”

叶俊大怒,在他的内心,一直隐藏着不快,他自认天才,叶休只不过是一个外来者,是被老族长捡回来的野孩子,却抢夺了本来属于自己的修炼资源。

往日对叶休毕恭毕敬,如今叶休虎落平阳,又因为手撕圣旨得罪了皇室,在叶俊看来,这正好是自己的一个机会,杀了叶休,间接向皇室表达忠心,这以后,自己岂不是前途无量。

这少年侯,叶休可做,他叶俊也可做。

叶休内心悲凉,原来,这叶家,从来都没有把自己当成家族的一份子,自己,终究是一个外人,之前他少年侯威名赫赫,叶家敬他,如今,他只是一个弃儿。

“哈哈哈......”

叶休大笑,肝肠寸断。

“叶休,拿命来。”

叶俊爆喝一声,一记拳头携带着破风之劲,向着叶休迎面而来。

叶休停止大笑,手臂扬起,豁然一拳打出,后发先至,速度如闪电,啪的一拳砸在叶俊的喉咙处。

咔嚓!

骨骼断裂的声音响起,叶俊身躯一阵抽搐,口中鲜血冒泡,眼神生机迅速断绝,仰面倒地,死亡当场。

叶休没有多看一眼叶俊尸体,眼神冰冷的可以冻死大象,老族长去世,这叶家,再无半点留恋,何况,大长老本身也非老族长一脉,杀便杀了。

“完了,叶休杀了俊少爷。”

十几个家丁护卫一瞬间亡魂皆冒,冷汗直流。

叶俊死了,他们一个也别想好。

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惊起了惊涛骇浪,他们再次看向叶休,犹如看到鬼一般。

谁能想到,叶休竟如此狠辣无情,出手便杀人,杀的还是叶家出名天才,叶家大长老的亲孙子。

叶家,要地震了,大地震。

叶休双目冰冷,带着一丝血丝,近乎于冷酷,唯有抱着小狐的那只手,残留一丝温暖。

没有多看一眼叶俊尸体,叶休大步向前,今日本意是回家,现在,这叶家唯一对他有吸引力的,便只有一个张大师。

“站住,你杀了俊少爷。”

一护卫身躯雄壮,挡住叶休去路。

刷!

叶休气势一震,一个眼神吓的对方连退三步,双腿不听使唤的让开前方的路。

叶休从其身旁走过,那护卫才发觉自己的后背已经被冷汗打湿。

可怕,他从未见过那样的眼神,犹如死神一样。

护卫丝毫不怀疑,若是自己退的慢了半步,叶休一定会出手杀了他,纵然他有淬体八重修为,也不值一提。

“魔鬼,那是魔鬼的眼神,他丹田破碎,为何还如此之强。”

护卫仿若遭遇了一场生死,对方连叶俊都敢杀,自己又算什么。

“快,快去通知大长老,叶休杀了俊少爷,前往张大师住所了。”

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大声嘶吼起来。

无视叶家大门处的慌乱,叶休轻车熟路,走向张大师的居住之所。

张大师名叫张铭,叶城著名炼丹师,在九天大陆,炼丹师是最高贵的职业,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重视,地位崇高。

叶城只不过是大梁一座小城,能够存在炼丹师,已然是一个奇迹。

张铭这种先天级别的炼丹师,一般只有帝都存在,张铭之所以来叶家,很大程度的因为冲着少年侯的名气而来。

而叶家也因为有了炼丹师,在叶城的霸主地位,也是越来越稳固。

换句话说,是叶休成就了叶家,叶家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和叶休脱不开关系。

正是因为如此,叶家现在对叶休的态度,才让叶休真正心生悲凉。

张铭居住的地方,稍微有些偏僻,炼丹师有喜欢清静,张铭也不例外。

叶家府邸东北角,是一处别院。

此刻别院内烟雾缭绕,有丝丝火光闪烁,叶休闯入别院,更是直接闯进张铭正在炼丹的炼丹房内。

“大胆。”

丹房内,一声呵斥。

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豁然从地上站起来身来,他运足了真气,才使得身前炼丹炉没有炸裂,但这一炉子的丹药,却是报废了。

炼丹师在炼丹的时候,最忌讳有人打扰,对于普通的炼丹师来说,成功率本来就不高,若是中途被打断,失败率几乎是百分之百。

没有直接炸炉,已经说明张铭的水平了。

张铭怒火三丈,他在叶家地位超然,就算是叶家的族长,也不能在自己炼丹的时候闯进来。

气急败坏的张铭转过身来,怒目看向来者,他是必然要发飙的,但看到门口来人,怒火瞬间变成了震惊。

“休......休少爷......”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