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十章 天心修复之力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天心修复之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章天心修复之力

叶家大门之外,叶休刚刚走出来不久,一个身影便火急火燎的冲了出来,来到叶休身旁。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叶城著名炼丹师,张铭。

“这叶家,我也不待了,以后我张铭,就跟着休少爷。”

张铭道。

“张大师,我现在人人喊打,自身难保,你跟着我,没有半点好处。”

叶休道。

“张某看中休少爷潜力,愿意一同进退,若是有朝一日休少爷飞黄腾达,提携张某一把便是。”

张铭道。

“你倒是蛮直接。”

叶休拍了拍张铭的肩膀,像张铭这种直来直去的人,他还是不讨厌的。

张铭绝非什么重情重义之辈,所以他的直接和坦率,倒是让叶休不排斥。

“休少爷离开了叶家,在这叶城,恐怕也没有什么地方好去,我正好在城东有一处宅院,我们可以落脚。”

张铭说道。

“好。”

叶休点头,也不与张铭客气。

二人并肩而行,朝城东而去。

“休少爷真是天纵奇才,连丹田破碎都能够修复,可谓是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天才更胜从前......”

“也是好傻,放着这么好的天才给赶出去,脑子进水了......”

“等着吧,叶家肯定后悔,大梁肯定后悔......”

............

一路上,张铭滔滔不绝,完全没有半点属于炼丹师的沉稳,一通马屁拍下去,连张铭自己都忍不住吃惊了。

原来老子这么能拍马屁啊!

以前都是听别人拍自己的马屁,现在拍起别人来,竟半点违和感都没有。

城东一座宅院,环境优雅,后面是山,非常幽静。

这样的宅院,一般人可是难以拥有的。

当然了,张铭是叶城响当当的炼丹师,这样的宅院,就算拥有十个,也没什么不妥。

宅院内有七八个房间,都很整洁,甚至有几个下人在这里长期打扫。

“休少爷有所不知,我平常也不是一直住在叶家,没事的时候回来修养,全当是度假了。”

张铭嘿嘿一笑。

“你倒是知道享受。”

叶休笑道,不过正好,有几个下人在这里照料,日常生活还是不错的。

“休少爷只管在这里住着,你需要什么,我让人去办。”

张铭道。

“我现在要闭关,让人没事不要来打扰。”

叶休交代了一声,随便选择了一个房间,走进去顺手便将房门关上。

哇!

关上房门的那一刻,一口淤血从叶休口中喷出,之前和叶辉山一战,在没有觉醒九刹王印之前,他可是连续承受了好几次奔雷拳的重创,后来有强力施展九刹王印,反震到了自己。

不过叶休体魄强健,尤其是九变天心开启之后,有天心护体,时刻淬炼身体,如此伤势,对叶休来说也不算什么,修养两日便可恢复过来。

将小狐小心翼翼的摆放在床榻之上,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小狐狸,叶休的眼中,除了悲痛之外,更是多了一丝柔情。

用精元帮自己续命,生死攸关挡在自己身前承受一剑的场景,叶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

“我发誓,这辈子,都不会再让人伤害你。”

叶休声音很轻,但很坚定。

这是承诺,一个人男人的承诺。

服用了护魂丹,叶休放心了不少,起来给小狐争取来了三个月的生机。

“等我伤势恢复之后,便离开叶城,哪怕走遍天下,也要寻到医治你之法。”

叶休说道,然后盘膝而坐。

“这一次和叶辉山对战,我受益匪浅,九变天心给我带来了增幅很强,我明显能够感觉到,天心护主,正在帮助我恢复伤势,若是天心有自我修复的能力,那就太棒了。”

叶休面露喜色:“而且,这一次在没有觉醒九刹王印的情况之下,我以修罗真气硬撼叶辉山的奔雷拳,在那种巨大的压力之下,无形之中也使得我修罗真气更加的浑厚,待我伤势恢复,我的修为,突破先天境二重天不是问题。”

一旦突破先天境二重天,到时候依靠着九刹王印,先天境五重天都不是自己对手,整个叶城,找不出一个可以与自己匹敌的存在。

天心开启的心窍内,修罗真气滚滚荡荡,其真气浑厚程度,比原来自己的丹田,不知道浑厚多少倍,而且这种修罗真气,要比一般的真气高级的多。

九变天心,叶休越来越期待了,他有绝对的理由相信,日后自己每开启一个心窍,就会获得一种超绝的能力,给自己实力的增幅,成倍翻增。

在叶休的引导之下,心窍主动运转,那种天心护主带来的修复之力,瞬间变的更加明显起来。

叶休惊喜万分,他受过伤,比这更重的伤势都有过,各种疗伤丹药他的服用过,但他目前为止所知的疗伤丹药的功效,没有一样及得上天心的自我修复能力。

这简直是一个大宝藏,日后决斗,还怕个鸟。

叶休整个沉浸在自己的修炼当中,无法自拔,对外界的叶城,不管不问。

叶家!

“派人跟随叶休的踪迹,看他在哪里落脚,记住,不要惊动他。”

一个德高望重的长老面色阴沉。

今日整个叶家,都陷入极其悲痛之中,族长闭关不出,大长老死了,叶家完全失去了主心骨。

但叶家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一切都要等明日族长出关再说,因为没有人奈何的了叶休。

即便是暗中跟踪叶休,也只是暗中跟踪查看罢了,不用长老安排,也没有人敢主动去找叶休麻烦。

因为那不是找麻烦,是找死。

深夜!

叶城的街道一片宁静,但这份宁静之下,却似乎隐藏着一股随时要爆发的惊涛骇浪。

叶城王家,族长和一杆王家高层汇聚一堂,像是正在召开族会。

显然白天叶家发生的事情,王家已然知晓。

叶城就这么大,几乎没有什么秘密可言,尤其是叶家这种叶城龙头,一旦发生大事,是裹不住的。

王家议事大厅之外,跑过来一个叶家后人:“族长,慕容族长求见。”

“这深更半夜的,慕容春来干嘛?”

有人质疑。

叶城三大家族,叶家,王家,慕容家。

最开始数叶家最弱,后来叶家出现了一个少年侯,才翻身做了主人,将王家和慕容家压制的抬不起头来。

“看来慕容春和我们想到一起了,去,将人直接请到这里来。”

王仁峰开口说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