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十五章 我做事,就是这样

我的书架

第十五章 我做事,就是这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十五章我做事,就是这样

“正叔,你伤势太重,留在这里修养吧,我自己过去便是。”

叶休将叶正扶起来。

“不,我要亲眼看到叶家安全才放心,我的伤势没有什么大碍,张大师的疗伤丹药效果很好,我跟你一起回去。”

叶正道,他对叶家感情深厚,如今叶家危难关头,他岂能一个人置身事外,莫说是身上这点伤势,即便是要了自己这条命,只要能够换回叶家,他叶正也会毫不犹豫。

“休少爷,我也去。”

张铭道,他好歹也是先天境二重天高手,也是能够起到一些帮助的。

叶休今日不计前嫌出手救叶家,更是让张铭坚定了要跟随叶休的决心,不管叶休行事作风如何的狠辣,但都不影响他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之前不顾一切救小狐狸,现在又为了老族长出手,维护叶家周全。

出了别院大门,叶休一把抓住叶正的肩膀,脚步生风,速度快如闪电,整个人犹如疾风一样向着叶家方向奔驰而去,眨眼间就将张铭给甩到了后面。

张铭面部一阵抽搐:“休少爷又晋级了。”

叶家!

前所未有的危机,杀戮重重,血气冲天,惨叫之声毛骨悚然。

整个叶家府邸,到处都是残肢断臂,许多建筑都被烈火弥漫,陷入一片火海。

这是真正的修罗地狱,身在其中,体验的是无尽绝望。

叶家人,损失已经过半,剩下的人,只能勉强支撑,但他们的内心,是绝望的,是无助的。

叶家要面临灭绝了,再也没有了往日的微风,这对于每一个叶家人来说,都是一种悲凉,是一种痛苦。

“天要亡我叶家,要亡我叶家啊。”

“没有人能够救叶家了,少年侯不在了,没有人庇佑叶家。”

“真是怀念少年侯的时代啊,叶家,需要叶休啊。”

............

叶家人痛快哀嚎,有人撕心裂肺,哭的稀里哗啦。

“哈哈,真是讽刺,你们叶家未免也太可笑了,这个时候想到少年侯,我可记得,之前你们将少年侯逐出家门了呢。”

“就是,无情无义,这样的叶家,存在有什么意义。”

............

王家和慕容家听到了叶家人的哀嚎,毫不客气的嘲笑。

在这种生死攸关的紧要关头,叶家从上到下,上到族长叶青云,下到普通弟子,终究还是意识到,叶家的强大,依旧是假象,叶家,依旧离不开少年侯,离不开一个叫叶休的少年。

啊......

叶青云发出一声凄厉惨叫,他的一条手臂,被慕容春一刀斩掉。

鲜血狂喷,犹如喷泉一样,手臂飞出一丈高,即便天色已经黯淡了下来,依旧无法掩盖这殷红艳丽的颜色。

在经过这么长久的持久战,叶青云终于变成了强弩之末,手臂被斩断,更是让他丧失了最后的战斗力。

“叶青云,你完蛋了。”

王仁峰冷笑。

叶青云半蹲在地上,手中的铁扇拄着地面,口中不断喷血,断臂处鲜血还在不断喷洒。

“我叶青云今日自知必死,你们尽管杀我,放了叶家。”

叶青云道,眼神中带着一丝苛求。

“晚了,我之前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现在不但你要死,叶家所有人都要死,鸡犬不留,今日之后,叶家就要从叶城彻底消失,变成过往。”

慕容春冷血无情,他现在非常畅快,想要让他在这个时候收手,那是不可能的。

所谓斩草除根,慕容春做事,向来都是做绝。

“不用废话了,杀了他。”

王仁峰冷冷说道。

“我来杀。”

慕容春面目狰狞,手中战刀高高举起,向着叶青云的头颅狠狠劈斩而去。

“没想到,叶家,毁于我手。”

叶青云满脸痛苦,虎目含泪,然后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叶青云知道,以自己现在的状态,断然是无法抵挡住慕容春这一刀的,在这一刀之下,几乎是必死无疑。

叶青云已经放弃了,不再做无谓的挣扎。

铿!

就在慕容春的大刀即将落在叶青云头顶的时候,一道黑色的剑芒突然之前出现,整个过程犹如鬼魅一般,事先没有半点声息,即便王仁峰和慕容春这两大先天境五重天高手,也是没有半分察觉。

强大的震力,震的慕容春手中战斗险些脱手而飞。

即便如此,慕容春也是后退了三步,拿刀的户口被震裂,流出鲜血来。

“谁?”

慕容春大喝一声,

一个白衣如雪的少年郎,不知道何时已经出现,立于慕容春前方。

少年头发没有盘扎,顺着脸颊散落下来,夜风吹动,映射出一张俊朗不凡的面孔。

叶青云睁开眼睛,才知道自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又活过来了。

“阿休......”

叶青云看到少年,眼中的泪瞬间喷了出来,这一刻,他的内心五味杂陈,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叶家无情无义,将叶休逐出家门,如今出手救叶家于水火的,还是叶休。

“族长,阿休回来了,我们叶家,有救了。”

叶正将叶青云扶起,毫不掩饰自己的激动之色,在回来的路上他已经知晓叶休的实力,比之前又晋升了一个级别,以他灭杀大长老的手段,晋升先天境二重天之后,对付王仁峰和慕容春,完全没有半点问题。

而且,在路上叶正更是见识了叶休的本事,那行走如风的速度,彻底震撼了叶正。

叶休的强大,已经超出了叶正了理解范围,他本身的修为比叶休还要高出一个级别,但实力相差,何止一大截。

“叶休,是你......”

王仁峰看到叶休出现,脸色微变。

所谓人的名,树的影,纵然明知道叶休修为不如以往了,但人家毕竟是鼎鼎大名的少年侯,当你亲自面对这样一个人的时候,内心深处,就会情不自禁的生出压力来。

“叶休,你已经和叶家恩断义绝,叶家也不顾情义将你逐出了家族,你为何还要回来相助。”

慕容春咬牙道,叶休的出现,让他有些慌张,因为之前叶休抵挡自己那一剑,太厉害了。

“我叶休行事,何须向你解释。”

叶休神情淡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