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二十一章 灵武玉牌

我的书架

第二十一章 灵武玉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十一章灵武玉牌

“不愧是名震天下的少年侯,我输了......”

牧天野摆了摆手,非常洒脱。

“你将来成就,不可限量。”

叶休道。

这话绝非拍马屁,也不是阿谀奉承,他叶休不需要拍任何人马屁。

叶休说牧天野不可限量,是因为牧天野的心性。

如灵武家族这样的大势力,何况还是牧天野这样的第一天才,年纪轻轻有如此成就,必然心高气傲,这样的人往往有一个弱点,就是输不起。

但牧天野面对失败,非常之洒脱,即便是败给了自己一心想要战胜的神交人物,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心性。

“老子的前途自然不可限量,还用你说。”

牧天野嗤之以鼻。

“年轻人不要太嚣张。”

叶休呵呵一笑。

“不嚣张那叫年轻人吗?”

牧天野性情少年,这样的性格,真正给了叶休好感。

“不过叶休,你将来的成就,肯定比我高,我牧天野天不服地不服,你是我第一个佩服的人。”

“一个能够连丹田破碎都自我修复的人,还能够跨越两个等级跟我牧天野打成平手,他喵了个咪的,我真想喊你一声大哥。”

牧天野道。

“我的确比你大。”

叶休耸了耸肩。

“叶休,别蹬鼻子上脸啊,想要做我大哥,除非真正打败我,别忘了,我可是压制修为跟你打的。”

牧天野切了一声。

“恐怕不会用太久时间。”

叶休道。

“打败我?”

牧天野一愣:“年轻人别太嚣张。”

“不嚣张那是年轻人吗?”

叶休回了一句!

哈哈哈......

二人相视大笑。

接下来,叶休没有着急上路,牧天野也没有预想中的见了叶休就走。

张铭让下人弄了一桌子酒菜,叶休和牧天野在别院中把酒言欢起来,欢声笑语,各种牛皮大吹,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一旁的张铭也随着乐,也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和方寸双绝同桌饮酒。

这两人,年少轻狂,性情直爽,一见如故。

张铭似乎已经看到,在不久的将来,方寸之域甚至整个东荒在这二人脚下颤抖的场景了。

酒过三巡!

“大哥......”

“别喊大哥,我还没有实力打败你。”

“老子爱叫就叫,你跨越两个级别打败......老子佩服你,你就是老子大哥,咋地,你是不是嫌弃老子......”

牧天野一手抓着酒壶,一手揽着叶休的脖子。

“咱能好好说话吗?”

叶休没有紧蹙,这厮又是大哥又是老子的,你到底是在认大哥还是在占便宜。

“大哥,你说当少年侯是不是很威风,老子听说你沙场战神啊。”

“那必须是,方寸之域诸国谁听到我少年侯不得肝颤。”

“你就吹吧......”

“你看的颜值就知道了,我不需要吹牛......”

“那你是真的牛......”

..................

张铭直摇头,传说中的方寸双绝,当着自己的面把酒言欢,胡言乱语,这一顿酒,竟然是从早上喝到了晚上,一直喝到酩酊大醉,头对头躺在地上呼呼大睡。

“我的酒啊,我的佳酿......”

张铭肉疼的一逼,这两个家伙,将自己所有的私藏全部给喝的干干净净,连一滴都不剩。

“爽......”

牧天野闭着眼睛挥舞手臂。

一个少年封侯,一个天赋绝伦。

对于叶休来说,他第一次找到可以把酒言欢的人。

牧天野又何尝不是,他从小在无数光环笼罩之下成长,他是灵武家族的代表性人物,是灵武家族的骄傲。

高傲,嚣张,狂妄。

人人对他都是敬畏。

牧天野没有朋友。

叶休也没有朋友。

现在,他们都有了。

找到了一个可以让他们放空一切大醉一场的人。

叶休这一段时间太压抑了,从丹田破碎到少年侯封号被夺走,从国家抛弃再到家族逐赶,小狐受伤昏迷不醒。

太压抑,太憋屈。

今日,释放一回。

人生得意须尽欢,今朝有今朝醉!

只是没有没有找到可以和自己今朝醉的那个人罢了。

翌日,轻柔的晨光洒落,落在牧天野和叶休的身上,二人缓缓睁开眼睛,不约而同伸了一个懒腰。

“卧槽,老子昨日是不是人你做大哥了?”

牧天野一脸迷茫的看着叶休。

“所以,以后不要在你哥面前老子老子的。”

叶休拍了拍牧天野的肩膀。

“算了,让你捡个便宜。”

牧天野耸了耸肩,嘿嘿一笑。

“大哥,你接下来准备怎么办?以你的天赋,留在叶城这弹丸之地,太浪费了。”

牧天野言归正传,认真的看向叶休。

“医治她。”

叶休摆了摆手,张铭将小狐递了过来,叶休轻柔接过:“不惜一切代价。”

“大哥,一只小狐狸而已,怎么让你如此上心。”

牧天野不解。

“她救过我的命。”

叶休道。

闻言,牧天野瞬间明白了小狐狸在叶休心中的地位。

他和叶休虽然刚认识一天,但已经了解了叶休的真性情,这种真性情的人,必然是重情重义的。

“休少爷准备去灵武家族呢,对于休少爷来说,现在的方寸之域,唯有灵武家族一个好去处了,如果牧公子能够引荐的话,休少爷进入灵武家族,就很轻松了。”

张铭在一旁说道,叶休本来就打算去灵武家族,如今又和灵武家族第一天才称兄道弟,有牧天野这层关系,要进灵武家族,实在太简单不过。

“太好了啊,我正准备对大哥发出邀请呢,以你的天赋,在那些什么狗屁国家混实在是太埋没了,灵武家族乃是东荒大族,方寸之域虽然只是支脉,但就方寸之域来说,也是第一无二的存在,进入了灵武家族,将来还有机会进入荒域灵武本部呢,最关键的是,你我兄弟能够在一起了。”

牧天野道。

“我的确有去灵武家族的打算,我对荒域本部不感兴趣,我只要救小狐。”

叶休道。

“我这里正好有一块灵武玉牌,是灵武家族的身份玉牌,有了这玉牌,就是灵武家族的弟子,纵横方寸之域,简直就是横着走。”

牧天野手掌一翻,掌心出现一块蓝色的玉牌,上面雕刻着【灵武】二字。

灵武玉牌一出,看的张铭口水都快流出来了,牧天野真是没有说大话,有了这玉牌,在方寸之域真的可以横着走,灵武家族最差的弟子,到了大梁这样的国家内,都能够混个大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