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六十八章 这是你叶叔叔

我的书架

第六十八章 这是你叶叔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十八章这是你叶叔叔

这一战很快就在灵武城传开了,叶休之名也如雨后春笋一般,惊动了整个灵武城。

如果有人问此时的灵武城内谁最出名,那无疑就是他了。

但叶休却对于这种事情充耳不闻,一直陪在小狐的身边,寸步不离,就连小二送上来的饭菜,都是他一筷子一勺子喂下去的。

这让一旁端着餐盘的张铭,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休少爷,你再这样,人家可就要罢工了。

狗粮可不是这么撒的。

“公子,小狐好开心,就算小狐真的治不好了,小狐也能瞑目了。”

小狐感动的道,她知道自己的伤并没有完全恢复,因为灵魂上的伤痛没人比她的感觉更加清晰。

但她现在真的是很满足了,能够让公子如此对待,就算是让她现在死去她也没有任何遗憾了。

“说什么胡话呢,我说过,就算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你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救治你的办法,你很快就能完全恢复了。”

叶休点了一下她那光洁白皙的额头,接着道:“你要是再敢说这种话,小心我打你屁股。”

“公子,我......”

叶休制止了小狐,抬眼看着张铭,笑道:“张大师,你不觉得自己在这里很多余吗?”

“得,我出去就是。”

张铭真的是欲哭无泪,你之前咋不说我多余呢。

真是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

不过他也知道叶休有很多话要跟小胡说,所以端着餐盘退了出去。

“张大师,我大哥呢。”

他出来的时候,刚好碰到急匆匆赶来的钱多多。

“在房间里呢,不过我并不建议你这时候不要进去,免得被轰出来。”

张铭一看是钱多多,而他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四十多岁,身着锦衣的中年男子,其模样和钱多多还有几分相似之处。

“钱公子,这位是?”

张铭问道。

“哦,这是我父亲,父亲,这位就是我之前给您说起过的张大师。”

钱多多介绍了一番。

“原来是钱家主,在下张铭,见过钱家主。”

张铭立刻行了一礼,这可是钱多多的父亲,自然不能失礼。

“张大师客气了,老夫听闻叶老弟也来了灵武城,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这才赶过来拜见,不打扰吧?”

钱有才笑道,对于叶休,他可是一直都是十分欣赏。

“这个......”

张铭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不打扰吧?显然不对,叶休可是在和小狐温存,自然不想被人打扰。

可是说打扰吧,那可就伤了人家的颜面。

如果是别人也就算了,可他偏偏是钱多多的父亲。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是多多吗,进来吧。”

这时候,叶休的声音从房内传了出来。

他拜托钱多多的事情可是关系到小狐的伤,自然不算是打扰。

“好嘞,爹,您先请。”

钱多多眼珠一转,打算给他来个大大的惊喜。

“恩。”

钱有才点点头,然后礼貌性地敲了两下门,这才推门而入。

“多多......钱老哥,你怎么来了?”

叶休回头看去,原本以为进来的是钱多多,却没想到是钱有才。

“哈哈,叶老弟,钱老哥来看你了,对了,正式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亲儿子,钱多多,多多,这是你叶叔叔,还不叫人。”

钱有才将钱多多拉过来,介绍起来。

“额!”

叶休一怔,奇怪的看着钱多多,难道他没将情况说清楚吗。

钱多多此刻也是懵逼的,叶叔叔?

自己的大哥什么时候变成自己叔叔了,怎么自己一点也不知道。

“怎么了?”

钱有才感觉气氛有些不对劲,难道是自己说错话了,没有吧。

“爹,有件事情我忘记跟您说了,在来灵武城的路上,我认叶大哥为大哥了,您这样说让我很丢脸啊。”

钱多多苦笑道,这叫什么事儿啊。

“你小子说真的?”

钱有才故作惊讶的道,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情。

钱多多回到家的时候,他就将那些侍卫叫了过去,详细地了解了一下发生的事情。

但这种事情自己还是不点破的好,毕竟叶休之前出事的时候,自己当时也得到了消息。

但出于各方面的考虑,所以他并没有施以援手。

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来缓和一下自己和叶休之间的关系。

“他说的是真的。”

叶休笑道,他看得出来钱有才来这里的目的,不过他也能理解。

叶家都那样对待自己,更何况是只有几面之缘的钱有才呢。

所以就算没有钱多多这层关系,他也不会记恨钱有才。

“哈哈,太好了,你小子倒是比我精明能认少年候为大哥,这是你这辈子做的最明智的一件事情。”

钱有才很是高兴,于是冲着叶休道:“叶老弟啊,承蒙你看得起小儿,以后,你就是我钱有才的亲弟弟,有什么事情随便开口,我钱有才定当全力以赴。”

“公子,我都听糊涂了,你们到底是谁的弟弟,谁又是谁的大哥啊?”

床上的小狐真的是听糊涂了,感觉好乱的样子。

“这位就是大嫂吧,大嫂好,我是钱多多,叶大哥新认的小弟,你叫我多多或者小胖子都行。”

钱多多来的时候可是听下人说起了这边的事情,所以他很清楚这个素味蒙面的嫂子在自己大哥心中的地位。

只是让他糊涂的是,那个林倾城是什么样的存在。

难道自己之前误会了?

“我不是,我只是......”

“你小子倒是嘴甜,对了,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叶休将小狐扶起来,搂在怀里,在自己的心里,小狐早就不是侍女了,而是自己的女人,这辈子都不能割舍的女人。

而小狐的小脸则红到了耳根,心脏里就像是有一头小鹿在不断地跳动。

公子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他把自己当成了女人了。

想到这里,小狐的心头一喜,这可是她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不不,我只是个小侍女,而且还是妖狐化形,怎么配得上公子呢。

公子是干大事的人,只有天之骄女才能配得上公子,自己能一直陪在公子身边就很满足了。

可是心里为什么会这么难过呢?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