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将计就计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三章 将计就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一百四十三章将计就计

“二弟,你现在说这些不觉得晚了点吗,如果当时你再坚持坚持,何至于如此。”

梁胤瞪了梁淳一眼道,他对梁淳可是一点也没有好脾气,因为之前自己太子之位差点就被这小子给抢了去。

所以不管他说什么,自己都不会同意,甚至还会反其道而行之。

你越是不想做得事情,我就非得做。

而且,这件事情也得到了父皇和皇爷爷的支持,又不是他一个人的决定。

但他却不敢质疑父皇和皇爷爷,所以只能那梁淳开刀了。

“大哥,到现在你还在推卸责任,我敢说,如果大梁交到你的手上,就算没有叶休,大梁也迟早会完蛋。”

梁淳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当初他就不该念及兄弟之情,让梁胤继续当这个太子。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行了,你们都少说两句吧。”

梁赞开口道,说实话,他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儿子梁胤也是十分失望。

要知道他们此次过来是来求叶休的,大梁的命运都在叶休的一念之间,这小子竟然还想让他出来拜见自己。

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现在的叶休可是连他父亲都敢杀的主,又岂会在乎他们。

但梁胤毕竟是大梁的储君,他既然把话已经放出去了,自己也不能不顾及他的颜面。

不过他暗暗决定,等大梁度过了这次难关,就让梁淳来接替自己掌管大梁,也只有他,才能让大梁继续发展下去。

“父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五国那边已经开始着手布局,多耽搁一天,咱们的处境就危险一天,一旦他们动手,大梁可就完了。所以儿臣觉得我们应该主动去找叶休,同时表现出应有的态度来,争取能够得到他的原谅。”

梁淳拱了拱手道。

“应有的态度?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想趁此机会除掉我取而代之吗,没想到,你竟然如此卑鄙。”

梁胤脸色难看的道。

在场谁都知道是自己算计的叶休,应有的态度不就是惩治罪魁祸首吗,而这个罪魁祸首除了自己谁还担的下来。

自己要是死了,最大的受益人不正是他梁淳吗。

这简直就是一箭双雕啊,太阴险了。

“大哥,你误会了......”

“误会,我一点也没有误会,我知道,你早就想要将我拉下马取而代之了,父皇,您千万不能受他蛊惑啊。”

梁胤赶忙道。

“就按照梁淳说的做吧,来啊,将梁胤给我绑了。”

梁赞心中也是不舍,虽然梁胤的诸多行为令他十分失望,但他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

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况是自己。

但和大梁的数百年基业比起来,牺牲自己一个儿子也算不得什么了。

“父皇,您这是干什么,我可是您的亲儿子啊,您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梁淳,你太可恶了,竟然用计陷害我。”

“放开我,快放开我。”

......

梁胤大吼了起来,他可不想成为大梁弥补叶休的牺牲品。

“父皇,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梁淳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有些发懵,因为他根本没有伤害他大哥的意思。

他的本意是想让父皇亲自向叶休道歉,然后再由自己来劝说叶休。

毕竟自己之前和叶休之间的关系还是不错的,相信他不会完全不顾自己的面子。

“淳儿,寡人明白你的意思,但你太高看自己也小看了叶休,他的名气可是靠着成千上万的尸体堆砌起来的。再加上之前的事情,已经彻底寒了他的心,只是口头上的话根本无法打动他。”

梁赞身为大梁皇帝,人生的阅历以及对于人心的把握根本不是梁淳可以相比的。

叶休征战多年,杀的人比他们这些个皇子见过的都多,心已麻木,血已冷,根本不是几句话就能打动的。

想要得到叶休的原谅,此番恐怕还要见血才行。

虽然他也舍不得自己的儿子,但此时他也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这......”

梁淳一怔,听了梁赞的话,他才意识到自己的确是想的太简单了。

“父皇,您不能这样对我,我这样做也完全是为了大梁啊。”

梁胤大喊起来,他可不想死啊。

“胤儿,为了大梁的将来,为父只能牺牲你了,希望你不要怪为父。”

梁赞一记手刀将他打昏了过去,接着走上前去,取出一袋子元石递给那几名守门弟子道:“这位小友,寡人乃大梁国主梁赞,想要求见叶休,还请阁下代为通报。”

“不用了。”

就在此时,一道冷喝声从灵武家族内传出来,叶休大步从大门中走出。

“叶卿......”

见到叶休,梁赞立刻便迎了上来,哪还有一国之主应有的气度。

但叶休压根没给他面子,直接摆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梁国主,叶卿二字我可担待不起,你还是叫我名字吧。”

“好吧,叶休,你的事情,寡人已经调查清楚了,是太子勾结宰相穆玲君设计陷害,并已将穆玲君斩首示众。如今真相大白,寡人宣布恢复你的爵位,至于太子寡人也已经着人给绑了,要杀要剐,任由你处置。”

梁赞立刻道,直接将全部责任扣在了梁胤身上。

“我要杀他也可以?”

叶休眉头一挑,他倒是没想到这个梁赞如此干脆,直接把梁胤给推了出来。

以叶休的眼力,他自然看得出梁赞的意图,真把自己当成要饭的了。

不过既然你有如此诚意,自己又岂能不配合一下呢。

就给他来个将计就计。

“当然。”

梁赞稍微迟疑了一下,然后坚定的道。

只要能保住大梁的基业,失去一个儿子又算得了什么。

“很好。”

叶休点点头,右手一晃冥王剑出现在手中,一步一步朝梁胤走去。

“叶休,你如果还想叶灵活命的话,最好退下,否则,她可就因你而死了。”

就在此时,一名手持羽扇的中年男子,缓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直接挡在梁胤的身前,满是自信地看着叶休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