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二百零四章 突然发难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四章 突然发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百零四章突然发难

第二天一早,一道人影从船舱内走出,漫无目的在甲板上游走。

行动迟缓,面无表情。

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提线木偶一般。

但由于大部分人都在修炼,所以并没有察觉到此人的异样。

慢慢地,他来到了叶休等人的附近。

由于知道肖灿想要对付自己,再加上现在又是和他同坐一条船,所以叶休时刻都保持着警惕性,提防他使阴招。

毕竟,那家伙的性格已经发生了扭曲,不能用看普通人的角度去看他。

所以此人刚靠近,叶休就察觉到了,猛然睁开眼睛。

看到来人不是肖灿,也没有感受到丝毫的杀气,并且他很快又走到了其他地方,叶休的心这才放了下来。

随后又重新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

“不对。”

叶休眉头一蹙,回想起此人那诡异的行为和状态,根本不像是一个正常的人,反而像是一只舔木偶一样。

他立刻意识到了这个人有问题。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此人也一改之前慢慢吞吞的模样,化作一道残影扑向小狐。

“不好。”

叶休大惊失色,猛然出手冲向此人,可还是晚了一步。

此人先一步来到小狐的身边,一掌拍在她的身上。

正在修炼中的小狐也察觉到了危机,陡然睁开眼睛,但为时已晚。

只感觉一股巨力传来,整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打飞出去,直接从船上掉了下去,消失不见。

此时叶休也到了,一掌印在他的胸口之上,但看到小狐被打落飞船之后,叶休根本没来得及多想,一个纵身也从船上跳了下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等牧天野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小狐和叶休已经跳下了船,而那人则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混蛋!”

片刻之后,牧天野反应了过来,一想到自己的大哥大嫂被这家伙给害了,一双眼睛顿时红了,整个人都陷入了疯狂之中。

右手一晃,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出现在手中,对着此人的身体就疯狂砍了起来。

霎时间血肉横飞,鲜血肆意。

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给惊醒,看到牧天野残忍的举动,有一些人直接吐了。

短短片刻的功夫,就把这人劈成了肉酱。

太残暴了。

“天野,快停下。”

风百战等人这时候也赶了过来,看到此时的牧天野,他的心头猛地一颤。

以为他又受到了天魔之体的影响,于是立刻出手,凭借强大的修为将他镇压了下来。

“放开我,我要将他碎尸万段。”

牧天野咆哮了起来,这艘飞船可是在高空中飞行,而且速度极快。

叶休和小狐从船上掉下去,绝无生还的可能,一想到这里,他心中的怒火就无法抑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风百战一边压制牧天野,一边看向张铭和钱多多,他不明白这家伙为何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族长,他该死,休少爷和小狐都被他给害了。”

张铭也是一脸的悲怆,为什么,为什么所有人都要与休少爷为敌,他惹你们了还是害你们了。

“你说什么!”

风百战脸色一僵,怎么可能,谁敢在这上面做这种事情。

而且此人和叶休之间似乎没什么深仇大恨吧。

等等,不会又是肖灿做的吧。

“怎么了这是。”

肖灿这时候也从船舱内走了出来,眼底闪过一抹兴奋的光芒,这一下我看你们还怎么活下来。

刚刚发生的一切,他都已经通过此人的眼睛看到了。

他控制此人的方法,是他肖家的传承之术,十分残忍,直接将对方的意识磨灭,然后将其练成自己的傀儡。

自己只需要分出一缕灵魂之力,就能对其进行操控,根本无人能够察觉到。

现在牧天野又将他看成了肉酱,更是一点证据也找不到了。

说起来,他还真有些感激牧天野呢,让他省去了不少麻烦事儿。

他很清楚在这种情况下对叶休出手是一件得不偿失的事情,所以他才使用了这种方法,直接将自己摘干净了。

谁也休想找自己的麻烦。

现在叶休从船上跳了下去,如此高度,以他的修为将必死无疑。

“肖灿,这件事情是还不是你做的。”

风百战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心中无比愤怒,之前他利用雷金龙就差点把叶休给杀了,现在竟然还敢这样做。

真当自己不敢杀你吗。

“风族长,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直都待在房间里,而且凶兽都已经被你们给杀了,跟我有什么关系。”

肖灿面色不变的道。

“依我看就是你做的,我要你给休儿偿命。”

此时的风百战也已经是出离愤怒了,叶休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身死,不论如何,他都要为叶休报仇雪恨。

否则的话,不仅他这一关过不了,武三通那一关他也过不去。

“风长老,你想做什么。”

就在此时,一名三十来岁的男子出现在风百战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此人身高九尺,国字脸,浓眉大眼,眼睛眯着,其中透着一股森然的杀机,其修为更是达到了凝元七重天。

他叫做吕宏伟,是总宗看上肖灿的那位长老的记名弟子,也是此次总部派来接叶休他们的高手之一。

但他只是那位长老的记名弟子,和肖灿这个真传弟子相比就差了太多了。

他之所以过来,就是他师傅刻意安排的,为的就是防止在来的路上出现什么问题。

可见师傅对他的重视程度。

所以吕宏伟不可能让风百战把肖灿怎么样了。

“他害了我师侄,按族规残害同门弟子当死,你说我想干什么。”

风百战脸色阴沉地道。

“你说我师弟杀了你师侄,可有证据,如果没有,那就请你放开他,不然的话,就怪不得我了。”

吕宏伟质问一句,右手一用力,直接将风百战的右手握的咔咔直响。

虽然进入总宗之后,风百战将进入长老团,但他的地位和自己的师傅比起来那可是小巫见大巫了。

所以他是一点也不给风百战面子。

“你......”

风百战脸色阴沉如水,深吸了几口气这才将心中的怒火,平复下来,冲着肖灿道:“肖灿,你最好在心中祈祷休儿没事,否则,我绝不会放过你。”

风百战知道此时的自己根本不是吕宏伟的对手,强行出手,只会把自己搭进去。

他倒不是怕死,而是他怕自己死了,就没人替叶休报仇了。

所以他选择了隐忍。

而且他心里觉得叶休不会有事,或者说他不希望叶休有事。

说着,他便用力挣脱吕宏伟地手掌,取出令牌向方寸之域传讯。

几分钟之后才得到回信儿,听到叶休和小狐的灵魂玉简并没有碎裂之后,他的心头便是一松。

灵魂玉简没碎,这就说明他们还活着。

“这怎么可能!”

肖灿心中大呼,很难相信这个事实。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就算是通玄境的高手也会被摔死,他叶休不过是凝元二重天的修为而已,怎么可能活得下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