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二百零九章 聂不凡

我的书架

第二百零九章 聂不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百零九章聂不凡

无量宗靠近后山的位置,是整个无量宗的核心地带,宗主长老一级的人都居住在这里,普通弟子根本无法靠近。

其中一间独立的小院内,一名二十岁左右,长相俊朗的男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无法安眠。

他就是无量宗宗主之子,聂不凡。

这几天他是吃不香睡不着,脑子里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个美人儿,魂儿都像是丢了一样。

一想起明天就要迎娶那个娇滴滴的美女,他的内心就无法平静。

他又在床上翻腾了片刻,最终霍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深吸了几口气,可仍旧无法平复他那颗躁动的心。

“特么的,反正明天她就是自己的女人了,今天老子就要把她给吃了。”

说着,他从床上站了起来,然后急匆匆地朝外面走去。

很快,他便来到一间独栋的小院外,四周还有几名凝元境的高手把守着,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道纤瘦的影子映在窗户上。

“少宗主。”

几人见到聂不凡后,纷纷行礼。

“这里没你们的事情了,都去休息吧,今天晚上我来守夜。”

聂不凡不咸不淡地说道。

“这......”

几人对视一眼,道:“少宗主,这件事情是宗主安排的,我们要是离开了,宗主肯定不会轻饶我们的。”

“有我在这里你们怕什么,再不滚,小心我对你们不客气。”

聂不凡不耐烦地道,这几个不长眼的东西,没看到少爷我现在都已经急不可耐了吗,你们在这里,我怎么动手。

“是,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几人也明白了聂不凡的意思,哪还敢在这里逗留,而且他们自己也不想继续呆在这里。

守着一个娇滴滴的美女,但却只能看不能吃,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煎熬。

说话间,几人便跑没了影儿。

“小美女,我来了。”

聂不凡目送他们离开之后,脸上终于露出了贪婪的神色,搓着手,一步步地走到房门前,一用力就将房门给推开了。

“聂不凡,你来做什么?”

房间内传来了一道轻柔的声音,如果叶休在这里,肯定能听出这就是小狐的声音。

房间内,小狐坐在床上,右手不动声色地伸到被褥中,摸到里面叶休送给她的那根簪子,心情这才稍微平复了一些。

“小狐,我们明天就成亲了,别这么生分嘛。”

聂不凡一脸正色的说道,虽然他此时已经急不可耐了,但他也算是花中老手,所以很清楚,这种事情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来。

不然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那他今天可就白跑一趟了。

“我没有答应你们。”

小狐冷道,这件事情自始至终自己都没有答应过他们,都是他们一厢情愿的。

虽然他们对自己有救命之恩,但自己早已将整颗心都交给了公子,怎么可能容得下别人。

本来她是打算逃走的,至于救命之恩,自己以后再想办法还给他们,却没想到被无量宗宗主聂无敌给撞破。

为了防止自己离开,他竟然禁锢了自己的修为,强行逼迫自己嫁给聂不凡。

自己也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可是他们依旧是一意孤行,所以她准备等到明天中午,如果公子还没来救自己,那自己就自尽。

就算是死,她也不会让这群混蛋得逞。

“小狐,你应该明白,现在事情已成定局,没人会来救你,就算有,也进不来,还有,你放心,我会对你好的。”

聂不凡一边朝小狐走过去,一边满是认真的说道。

这样的绝世美女,他自然要好好对待了。

虽然她是灵武家族的弟子,但只要自己得到了她的身子,那么自己以后就算是赶她走,她恐怕都不会离开了。

这一点他是太有经验了。

贞洁烈女?不存在的,只要将她伺候好了,什么贞洁,清白,全特么是狗屁。

尤其是再过两年,小狐再给自己生了几个孩子,到时候,她就算不想跟着自己,难道还能不要孩子吗?

所以,他早就将这一切想好了。

就算得不到小狐的心,他也要得到小狐的人。

这样他们无量宗还能借此机会重新搭上灵武家族,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

这也是他父亲这样做的最终目的。

“你不要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死给你看。”

小狐直接将发簪握在手中,锋利的发簪直接刺破了的皮肤,一缕鲜血从她的脖子上流淌下来。

这一刻,她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早知如此,还不如从飞船上摔下来的时候,直接摔死了呢。

“别,别乱来,好,我不过去,我不过去便是,你快将簪子放下来。”

聂不凡赶忙后退,心中早已将负责搜身的人骂了个狗血喷头,这么大的簪子你都没发现,你瞎了吗。

“小狐,你这样又是何必呢,你应该明白,明天我们就成亲了,到时候,你我之间的关系将会得到天地的见证。而且,即便你有簪子在手也没用,你别忘了,我父亲可是凝元九重天的高手,他想从你手中抢下簪子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聂不凡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道。

“你们可以试试。”

小狐知道聂不凡说的这一切是事实,所以她的眼底闪过一抹决然之色,既然改变不了,那现在就死吧。

“小狐,你尽管自杀,但不管你是死是活,都是我聂不凡的人,如果你还活着,就侍候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但如果你死了,那你将侍候我无量宗全部的男人,你最好想清楚再决定要不要死。”

聂不凡也察觉到了小狐眼中的决然之色,知道她打算现在就自尽,这可让他慌了神。

这可是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人,要是就这样死了那就太可惜了。

而且他之前百试百灵的手段,在她这里根本毫无效果,如果自己再不采取措施,那可就真的是要鸡飞蛋打了。

既然好声相劝并用,那我就反其道而行之,我倒要看看,现在你还敢不敢死。

“你......”

小狐为之气急,这世上怎么会有如此卑鄙无耻之人,自己都已经死了,他竟然还不打算放过自己。

一想到自己死后会经受那样的羞辱,她的心就开始动摇了。

“好机会。”

聂不凡眼睛一亮,身形一闪直接出手抓向小狐手中的簪子。

噗!

可是就在他快要得手的时候,一道寒光闪过,他的手臂便被其根斩断,应声而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