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肖灿之死

我的书架

第二百六十七章 肖灿之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二百六十七章肖灿之死

说起这个夏九幽,和他师祖还是同乡,一同前来荒域寻求机缘,所以在当时,两人的关系极为要好。

在当时他师祖还没有加入正一门,夏九幽也没有创立炼魂宗。

本来他们是约好一同前往正一门参加入门考核的,但两人无意中却坠落山崖,然后就一起发现了齐天留下的洞府。

两人也是同时看到了那本笔记。

当时两人准备共享这本笔记,可是夏九幽却突然出手偷袭。

当时夏九幽以为师祖已经死了,所以就独自带着这本笔记离开了。

没多久,夏九幽便建立了炼魂宗,并以炼魂术为基础迅速扩张,短短几百年的功夫,就达到了如今这个程度。

虽然他师祖也没看到过那本笔记中的内容,却凭借夏九幽地一系猜测炼魂术的来历。

不出意外的话,炼魂术很可能是与那本笔记中记载的东西有关。

而小狐说的这一切和他师傅后来告诉自己的情况不谋而合,让他想不相信都难。

“怎么可能,秦师兄,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肖灿还是无法接受,或者说他不愿意接受,毕竟,如果小狐说的是真的,那不就意味着是自己说谎了吗。

“你说呢!”

秦若水的眼底闪过一道寒光,现在他终于明白自己被肖灿给利用了,心中很是愤怒。

这件事情如果换一个人,恐怕还真不会相信,但他不同。

“秦师兄,你肯定是搞错了,我......”

肖灿脸色一变,作势就要利用之前的那道玉符逃离此地。

他知道自己的谎言已经被拆穿了,继续留在这里,那绝对是死路一条。

“给我留下吧。”

叶休又怎么可能在同一件事情上连栽两次,所以他早就提防着这小子使用同样的方法逃走了。

在他取出那枚玉符的瞬间,叶休就迈出游龙步来到他的身边,一把将那枚玉符抢了下来。

“还给我......”

肖灿大惊失色,这枚玉符可是他敢欺骗秦若水的底气所在,即便是露馅了,他也能够故技重施,利用玉符摆脱他们的追杀。

可现在这枚玉符被叶休给抢了过去,这可就是断了他的所有希望。

毕竟,不论是此时的叶休,还是秦若水,都不是此时的他能够抗衡的。

他甚至可以想象接下来等待自己地将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

“你一直在拿炼魂术来说话,想必你应该很想体验一下炼魂术的威力,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

叶休眼底闪过一道寒光,随后直接运转炼魂术。

一股强大的吸力弥漫开来,犹如一只触手,死死的抓住肖灿的灵魂。

“不,不要杀我,叶休,我师父可是狄阳长老,地位比你师傅还高,他还是本命境的高手,你要是杀了我,他是不会放过你的。”

肖灿一脸恐惧,炼魂术的威力他自然清楚。

一旦自己的灵魂被炼化,那他绝对连转世重生的机会都没有了,虽然他也不知道转世直说是否是真的。

他不管如何,他都不想死。

如今他拜狄阳为师,有狄阳的指点,自己有着大好的将来。

如果就这样死了,那他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他将自己的师傅搬了出来,相信以他师傅的威名,还是可以镇住叶休的。

只要这一次自己能够侥幸逃生,下一次,他定要倾尽全力将叶休杀死,因为叶休现在已经成了他的心魔。

如果不能将他杀掉,那自己将永远都别想再突破境界了。

“那就让他来找我好了。”

叶休根本没有将他的威胁放在心上,就算他师傅真的来找自己,自己也不可能再放过肖灿了。

这家伙实在是太阴险了,经常给他来阴的,上次坠落无量城附近,那是他们运气好,要是换一个地方,他们恐怕已经死了。

这种人留着只会是祸害,还是直接杀了省心。

叶休心中一动,庞大的吸力直接将肖灿的灵魂拉出了一半。

“不,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叶休,求你了,求你放过我吧,我保证,以后我再也不敢与你为敌了。”

这一刻肖灿是真的害怕了,这种灵魂被抽离的感觉,别提多可怕了。

这是一种他从未体验过的感受,并且很难用言语来形容,只感觉到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抖。

他知道,一旦自己的灵魂被完全拉出体外,那就算是狄阳亲临也救不了他了。

“放心,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叶休根本没有理会肖灿的求饶,不过他也没有直接将肖灿的灵魂之力拉出来,而是一点一点的往外拉。

这小子之前所做的一切,可是让他和小狐吃尽了苦头。

如果直接杀了他,那就太便宜这小子了。

所以他要让这小子在临死之前,好好体会一下死亡的感觉。

“叶休,我可以给你元石,丹药,战兵,只要你不杀我,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不,不,我不要死,你难道就不怕我师父找你报仇吗......”

“叶休,我师父可是出了名的护短,要是让他知道是你杀了我,不只是你要死,你的师傅,你的朋友,你的亲人都得给我陪葬......”

“啊,叶休,你不得好死......”

......

肖灿一开始还在不断求饶,可随着时间的流逝,叶休压根没有收手的打算。

死亡的气息也越发的清晰,最终彻底充斥了他的脑海,这感觉就像是掉进了一望无垠的大海中,让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无助。

恼羞成怒之下,他直接扯着嗓子骂了起来。

那话骂的是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叶休对此却是充耳不闻,不过是一个将死之人地哀嚎而已,他根本没忘他心里去。

而且他叫的越响,叶休心中的气消得就越快。

“好了,你该上路了。”

叶休也觉得折磨的差不多了,心中一动,炼魂术疯狂运转起来。

只是片刻的功夫,肖灿的灵魂之力就被炼化殆尽,之后又被乾坤锻魂术重新淬炼,成了他灵魂的一部分。

而肖灿这个人也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

噌!

与此同时,一团黑色的火焰从肖灿的体内飞了出来,正是九幽冥火。

没了肖灿的压制,九幽冥火也获得了自由,离开肖灿身体之后,立刻就要往外面逃窜。

像这种排名极为靠前的中级火焰,都具有了一定的灵性。

而且它之前在叶休的身上吃过大亏,一大半的力量都被叶休的大日金焰给吞了,所它对叶休有着天然的恐惧。

所以,它是一刻也不敢在这里多呆,生怕被叶休给吞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