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抛弃了?

我的书架

第六百二十二章 被抛弃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百二十二章被抛弃了?

轰!

随着一声轰鸣,棺材盖爆开,一道金银参半的战尸从其中踏出,并以极快的速度朝叶休杀了过来。

铛!

又是一声金属之音传了过来,叶休和战尸同时后退,两人相隔数十米的距离,对面而立。

“再来!”

叶休眼底闪过一抹精光,大步跨出,再一次朝他杀来。

“既然你想死,我成全你。”

此人有了战尸的帮助,心中的不安一扫而光,他不相信二对一的情况下,自己还会输给叶休这个只有洞天境的小子。

说着,两道人影同时出动,并从两个不同的方向朝叶休杀了过来。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直接瞪大了眼睛,因为他看到自己的战尸竟然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拦了下来一样,无法前进分毫。

突然,它的四肢竟然都被硬生生地扯了下来。

“怎么回事?”

此人惊恐的同时又有些不明所以,这叶休难道有什么强大的手段不成,竟然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废掉自己的战尸。

“死!”

叶休此时已经来到他的面前,冥王剑撕裂空间,朝他斩了下来。

“不好。”

此人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刚要躲闪,却突然发现自己的两条手臂像是被两个无形的手抓住了一样,并将他牢牢地定在原地。

可是他扭头看去的时候,却根本看不到任何人的影子,心中有些难以置信。

噗!

接着,他就听到一声轻响,紧接着感觉到胸口一痛,低头看去,只见一把黝黑的长剑齐根没入他的胸膛之中。

随后,他体内的力量便开始迅速朝伤口处宣泄,眼前的光线也越来越暗。

“这,这是什么招数?”

此人抬头满是疑惑的看向叶休,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败给叶休了,更不知道他使用的是什么手段。

“龙战四野。”

叶休淡淡的说道,他使用的正是龙战四野,凭借三具常人看不到的身躯生撕了对方的战尸,并用他们禁锢住此人。

所以自己才能够如此轻易地将其斩杀。

这不是比斗,并且面对的还是一群丧心病狂的疯子,所以叶休根本不会考虑什么公平。

而且,这里的情况对他们不利,拖得时间越久,他们的处境就越危险。

所以他必须要速战速决。

“不亏!”

此人知道叶休使用的是龙门的传承之法龙战四野,顿时觉得自己死的不亏,而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噗!

叶休将剑抽出,甩掉上面的鲜血,再次回到战阵之中掌控他们朝护宗大阵的枢纽杀了过去。

现在只有破掉护宗大阵,他们才有一线生机。

......

与此同时,外面的众人也发现了叶休他们的举动,一个个也是兴奋不已。

“大哥,是大哥。”

人群中的牧天野立刻认出了叶休,此时他也已经从灵武塔内出关,修为虽然没有突破到洞天九重天,但也达到了洞天八重的高度。

身上的气息浑厚无比,显然是达到了洞天八重天巅峰之境,距离九重天也只有一步之遥了。

“天野,小叶子在哪?”

林倾城急忙问道,她的修为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达到了洞天七重天,气息同样浑厚,可见灵武塔中的天地元气对她也有着不小的作用。

只是她去找过丹尘子询问叶休的下落,当时丹尘子告诉她叶休是提前进入了灵武塔中闭关修炼,这才放下心来。

只是他们出来之后也没有见到叶休的身影。

原本他们以为叶休正在突破的关键时刻,所以才没有和他们一起出来,却没想到叶休出现在了这里。

也就是说,师傅是骗自己的。

“就在那边,大哥正带领着一群人在其中大杀四方。”

牧天野指着叶休所在的方向道。

“这太危险了,我们必须尽快破掉阵法。”

林倾城脸上流露出的担忧之色,现在叶休的处境十分危险,因为他带领的那些人修为并不高,完全是凭借战阵在坚持着。

一旦狂尸宗那边的高手腾出手来,他们将必死无疑。

话音一落,她立刻增强了力量轰在大阵之上,但这大阵并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影响的,哪怕是人王境的高手也只能将其撼动而已。

而此时萧天行也注意到了这些,立刻下令全力攻击,以至于大阵晃动得更加剧烈了,但仍然无法将其击碎。

狂尸宗中。

叶休带领的这群人并不像林倾城他们想象的这么脆弱。

在战阵的帮助下,所有人的力量都集中到了一起,只要不碰到本命境的高手,根本无人是他们的一合之敌,当场就被击杀。

至于过来的本命境高手,则由叶休亲自出手对付。

好在过来的人修为都不高,最强的也不过是本命三重天,费点点手脚照样可以击杀掉,所以他们前进的速度并不慢。

没多久,他们就逼近到了大阵的一个枢纽处。

可就在此时,狂尸宗深处人王境强者散发出来的力量猛然被收了回去,没了他的支撑,整个大阵瞬间被轰破。

大量的人流涌入狂尸宗中,犹如潮水一般,与狂尸宗的弟子战作一团。

一时间是杀声震天,血流成河。

这个情况不仅让叶休感觉到奇怪,就连狂尸宗的宗主厉千山也是不能理解,他不明白老祖为何在这个时候停手。

这不是要让狂尸宗陷入万劫不复之地吗。

突然,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立刻使用秘法挣脱了龙傲天的追杀,身影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狂尸宗的深处。

这里有一个巨大的血池,四周都被鲜血所浸透,空气中还弥漫着浓郁的血性之气。

可其中的鲜血却已经被人抽干了。

“这......”

厉千山脸色有些难看的看着这一切。

事情到了这一步,他其实已经猜到了老祖的做法,他这是将狂尸宗给抛弃了,并且还利用狂尸宗来牵制各大门派的注意力。

而他自己恐怕已经带着这里的鲜血前往各大魔王之处,帮他们破封了。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们这些人就只是老祖的一副棋子,如今他的目的已经达到,那么狂尸宗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怎么会这样。”

想明白了这一切,厉千山直接就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直以来,他都是一个非常骄傲的人,为了将狂尸宗发展起来,他更是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和努力。

到最后,他才知道,自己只是老祖手中的一枚随时都可以丢弃的棋子、工具。

这实在是让他无法接受。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