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六百五十二章 管事有请

我的书架

第六百五十二章 管事有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百五十二章管事有请

“这位兄弟?我们定的是豪华舱,你确定没带我们来错地方?”

钱多多问道,整艘船甲板以上共有三层,第一层为标准舱,第二层才是豪华舱,可是侍者却将他们带到了第三层。

整个第三层就只有十个房间,看上去也要比第二层更加豪华,空间也更大。

这就让他们有些奇怪了。

“这里不是豪华舱,而是贵宾舱,带你们来这里是管事的意思,另外这里是你们购买船票所花费的三十万上品元石,同样也是管事让我给你们送来的。”

使者很有礼貌的递上一枚储物戒指,然后行了一礼便退下了。

“大哥,你认识这里的管事?”

钱多多有些奇怪地问道,这也太不正常了,不仅给他们安排了更好的船舱,还将船票的花费原封不动的给退了回来。

这可是三十万上品元石,即便是在神州也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了,他们居然说退就给退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认识他们其中的某个人,最有可能的便是叶休了。

“你觉得呢?”

叶休瞥了他一眼道,他和钱多多一样,长这么大还从未离开过东荒,而这位管事肯定是从神州过来的,自己怎么会认识人家。

但这里发生的一切也让他十分奇怪。

想要结交自己?

不太可能,人家可是人王境的高手,其身后更是有着强大的势力做靠山,自己根本不值得对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招揽自己?

也不太可能,这战船属于神州的大商会,而神州什么样的高手没有,怎么可能看得上自己这个来自东荒的土著。

所以,一时间他也搞不懂这个管事到底是想干什么了。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钱多多问道,他在生意场上信奉一条准则,那就是天上不会掉馅饼,任何人做任何事情都有着他的目的。

所以这个情况让他很是不安。

“什么怎么办,既来之则安之,而且对方如此盛情,我们如果不给面子岂不是寒了人家的心,住下便是。”

叶休也想看看此人的喉咙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如果对方真的是别有用心,即便是自己住在豪华舱同样逃不过去,既然如此,那还不如静观其变。

毕竟自己和人家无冤无仇,相信他应该不会无缘无故的加害自己。

“好吧。”

钱多多也听出了叶休的言外之意,便不再多说,之后六个人找了五个房间住下,至于赵连山则盘腿坐在秦婉清的房门外,尽职的守护着。

即便是秦婉清苦苦劝说也是无济于事,也就随着他去了。

这里的房间很大,毕竟,整个战船的第三层就只有十个房间,每一个房间同时容纳百人都不成问题。

正对门的墙壁是用一块透明切完整的晶石雕刻而成,可以将外面的海景尽收眼底。

只是叶休记得自己上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个情况,也就是说,它只能从内部看到外面,反之就不行了。

“大衍玄晶,我的乖乖,这也太奢侈了吧。”

叶休神海中的齐天此次也跟了过来,只不过前段时间他返回万骨坟场重置自己那具身体内的记忆,并将自己一大半的灵魂之力注入其中。

所以,他需要沉睡一段时间恢复,此时刚醒过来就看到了这一整块大衍玄晶,心中是无比震惊。

要知道,这大衍玄晶可是一种非常珍贵的晶石,它的主要作用就是将光线转化为精纯的天地元气,供修士吸收。

而且转化的效率极高。

一块巴掌大小的大衍玄晶,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就可以转化出相当于一块中品元石中囊括的全部元气。

也就是说,有了大衍玄晶,只要有充足的时间和光线,就等同于有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天地元气。

这绝对称得上是价值连城。

据他所知,在荒域曾经就出现过大衍玄晶,但也只是巴掌大小,最后却被拍出了千万上品元石的天价来。

这么一大块大衍玄晶价值不可估量,他们居然用来做船舱,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如果只有这一间的有的话,他还可以接受,要是这十个房间全都有这样一面墙壁,那可就太夸张了。

“这就是大衍玄晶,难怪我进来之后感觉到这里的天地元气于此充盈,哪怕是与师傅的那座山峰中的元气浓度相比也是丝毫不差。”

叶休听说过大衍玄晶的作用,但真正见到之后心中也是无比震惊。

要知道,武三通的那座山下可是有这一条大型的元脉,如此才有了充盈的天地元气,这里仅靠一块大衍玄晶就做到了这个程度。

虽然范围不如整座山峰这么大,但个人修炼那是完全足够了。

如果不是担心这里的管事找他的麻烦,他甚至都想将它给拆下来,以后自己就不需要耗费元石来修炼了。

“这倒是不错,这么大一块大衍玄晶,一天转化的天地元气,足以抵得上一条大型元脉的效果了。”

齐天深以为意的道。

砰砰砰......

就在此时,舱门被人敲响了。

叶休打开舱门,发现敲门之人正是之前带他们过来的那位侍者。

“有什么事情吗?”

叶休问道。

“是这样,我们管事有请,还请阁下随我去一趟。”

侍者行了一礼道。

“我也去。”

这时候牧天野他们也察觉到了这里的情况,纷纷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他们本就对这个管事的用心表示怀疑,这种情况下,他们自然不可能让叶休一个人去面对他,要去也得是大家一起去。

“抱歉,管事只请了叶公子,所以你们不可以一起去。”

侍者摇了摇头道。

“那我大哥也不去了。”

钱多多立刻道。

“这......”

侍者有些为难,他得到的命令就是请叶休一个人过去,至于其他人,管事没说,他自然也不敢自作主张。

“你们留下,我自己过去,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叶休道,他能感受到对方并没有恶意,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个管事到底是什么人,为何要如此照顾他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