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六百七十一章 首秀

我的书架

第六百七十一章 首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六百七十一章首秀

武域四大门派,神刀门是最为激进的一个门派,成立不足三百年,却一跃成为武域第一势力,在各方面都在力争第一。

当然,神刀门能够成为武域第一势力,实力肯定有的。

但由于他们的发展太快,对于门下弟子的培养也没有到位,以至于门下弟子情况是参差不齐。

尤其是一些天才弟子,成长的速度太快,又没有得到有效地指点,以至于他们一个个养成了眼高于顶的性格。

一言不合就会大打出手。

赤云宗和五行宗就不一样了,他们都是传承了很长时间的门派,对于弟子的培养有着属于他们的一套方法。

尤其是赤云宗,更是传承了近万年的时间,底蕴雄厚。

如果不是神州各大门派依旧对他们进行着打压,他们也不可能沦落至此。

所以他们的弟子没有神刀门那般火爆。

而各大门派对于神刀门的发展方式也是持悲观态度。

如果他们还是无法意识到自身问题的严重性,那么神刀门这个名字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成为历史。

对此事,各大门派也是讳莫如深,甚至有些时候还会帮他们一把。

想要让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这就是他们正在做的。

“武域大比正式开始,规则和以往一样,点到即止,下面开始抽签。”

一名老者走上站台来到一个封闭的箱子前,从中抽了两枚号牌,翻过来道:“四十一对战三十五,请相应号牌之人上台应战。”

“大哥,你运气这么好,一上来就抽到你了。”

牧天野满是羡慕地道,如果可以,他真想跟叶休换一下,他现在嘴里可都快淡出鸟来了。

“很快就到你了。”

叶休道,四十多个人的比试,一天就能进行一轮,所以根本等不了多久。

就是不知道三十五号是谁,如果实力太差的话,那就没什么意思了。

说着,他便踏上了战台。

而神刀门那边也走出了一个人,他正是三十五号牌的持有者,名为白彦青,神刀门的核心弟子,本命二重天的修为。

“白师弟,待会动手的时候不要留手,如果有机会就直接把他给杀了,所有的后果由我来承担。”

刘瑜旁边的那名男子一脸阴狠的说道。

此人名叫项少龙,乃是神刀门的真传弟子,本命三重天的修为,称得上是神刀门年青一代的第一天才。

按照他的实力,其实早可以晋升本命四重天了。

他之所以压制修为没有突破,就是为了这一天,他要用自己的刀让武域中人知道,谁才是最强的门派。

“项师兄放心,他绝不会活着看到第二天的太阳。”

白彦青点了点头道,脸上也流露出了一抹残忍的神色,同时也是充满了自信。

刘瑜之前说的那些话他也听到了,这小子竟然敢得罪他们神刀门,仅是这一点叶休就不可能活着走下台。

碰上自己,算他倒霉。

说着,他纵身一跃来到叶休的面前。

“比试开始。”

老者走下站台,四周的阵法也立刻运转了起来,将战台封锁。

“小子,立刻给我跪下磕三个响头,我可以饶你一命。”

白彦青一脸不屑地说道,叶休不过是个来自东荒的土著而已,怎么可能与他这个神刀门的高徒相提并论。

杀他对自己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过这小子羞辱了神刀门的弟子,如果直接将他杀了,那反而太便宜他了。

所以自己打算在杀他之前好好的折磨一番,让所有人都知道的得罪他们神刀门是怎样的一个下场。

“哦,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的慷慨?”

叶休有些无语,这小子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吧,大家都是本命二重天,你就这么有把握一定能够打败我?

“这么说,你是不打算给我磕头了?”

白彦青皱眉道。

“那这么多废话,动手吧。”

叶休都懒得跟他废话了,傻缺一个。

“这可是你自找的。”

白彦青的脸色阴沉如水,这小子竟然敢忤逆自己的意思,让他在众人面前丢脸,是可忍孰不可忍。

话音一落,他直接冲到叶休的面前,一拳轰了过去。

强的气劲翻滚,将他的衣袖吹得猎猎作响,隐约之间还能够听到雷鸣呼啸之音,拳未至,拳风已到。

嘭!

只听一声闷响,就看到叶休直接将他的拳头抓在了手心之中,那强大的声势也是戛然而止。

“你就这点力道?”

叶休有些失望地说到,这里可是神州,这些弟子的实力应该比东荒之人强才对,怎么力量如此弱小。

“什么?”

白彦青脸色猛的一变。

这一拳,自己可是已经动用了将近七成的力道,普通本命三重天的散修都抵挡不住,可这小子竟然仅凭肉身就轻而易举的挡住了。

不是说东荒的人实力都很一般嘛,这小子是什么鬼?

不过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他的脚下猛地一踏,身形迅速后退,站在不远处紧盯着叶休,似要将他看穿一样。

“如果你只有这点实力的话,我劝你还是认输吧。”

叶休没有打下去的想法了,这家伙也太弱了,自己恐怕还没有热身,这小子就承受不住了。

跟他打纯粹是浪费时间,还不如不打。

“认输?你搞错了吧,我刚刚不过只出了七成力道而已。”

白彦青怒道,他居然被这个土著给小看了。

“七成力道?”

叶休无语,我能说我连一成力道都没用吗?

“现在知道害怕了吧,识相的话就给我跪下磕头,我之前的承诺还是有效......”

白彦青以为叶休是害怕了,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叶休陡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拳重重的轰在他的小腹之上,直接将他轰飞了出去。

整个人重重的撞在阵法之上,身体犹如虾米一样蜷缩了起来。

剧烈的疼痛让他连呼吸都变得困难,惨叫都喊不出来,整张脸憋得通红,躺在地上不住地颤抖着。

哇!

过了许久,白彦青只感觉自己的喉咙一甜,直接就是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也他感觉舒服了一些。

但他仍旧能够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发出着阵阵绞痛,那感觉,就好像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打移了位一样。

心中更是无比震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