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九百二十九章 慕清澜的底牌

我的书架

第九百二十九章 慕清澜的底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百二十九章慕清澜的底牌

“我不会杀你,因为直接杀了你太便宜你了。”

柳若仙拿回自己的脸后,内心也逐渐平静了下来,看着几近癫狂的慕清澜,所有的怨狠也都化为乌有。

但即便如此,她心中的怨狠也没有因此而减弱,她让自己受了百年苦楚,自己也要让他尝尝这种滋味儿。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

“为什么不杀了她,这种女人留着也是个祸害,你要是下不去手,本王可以帮你。”

吞天金貂满是不解,在它的认识里,斩草必须要除根,否则就是祸患无穷。

这女人如此阴险和自私,为了一己之私,可以毫不犹豫的牺牲自己的好姐妹,这种人就不该活在这个世上。

“她活着比死了还要痛苦。”

叶休倒是理解柳若仙为何这样做,一方面是脸已经拿回来了,她活着会比死了更痛苦,这也算是一种惩罚,另一方面,就是她活着剑宗也不会太过恼火。

毕竟这张脸本就是柳若仙的,她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天经地义。

所以这是最好的结果。

“真麻烦。”

吞天金貂这时也明白了过来,虽然它活了很久,阅历丰富,但至今也没有搞明白人类的心思。

不过它也不想知道,想得太多就会瞻前顾后,它还是喜欢随心所欲,想干嘛就干嘛。

看不惯?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

“这是我之前答应你的剑诀,请笑纳。”

柳若仙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枚玉简递给叶休,虽说这件事情并非叶休主动帮忙,但他还是帮自己将慕清澜引了过来,她做事同样是恩怨分明。

“不用了,我并没有帮你什么,反而是你帮了我大忙,所以这剑诀我受之有愧,你收起来吧。”

叶休摇头道,这件事情他并没有帮多少忙,反而是柳若仙帮了自己不少。

如果算起来,她这是第二次救自己了,所以这剑诀他不能要。

无功不受禄啊。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你拿着吧。”

柳若仙说完直接将玉简塞进叶休的手中,然后就要离开。

突然,一道流光从背后射向她的后心,柳若仙眉头一皱,直接将这道流光抓在手中。

可这东西入手的瞬间,就化为一股气冲入她的掌心,并顺着她的经脉蔓延全身。

“这是什么......”

柳若仙大惊,回头看去,因为这东西正是慕清澜投掷过来的。

而此时,她体内的力量也开始剧烈躁动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哈哈,柳若仙,你别得意,你是拿回了自己的脸,但我知道你最讨厌什么,你不是厌恶男人吗,那我就让你变成人尽可夫的婊子。”

慕清澜缓缓站了起来一脸狰狞道。

“你对我做了什么?”

柳若仙脸色难看,她很清楚自己体内的这种躁动是怎么回事,正是引起噬体的征兆。

但她一个月前才爆发过一次,按照时间来推算,下次应该是十一个月之后,而且这一次阴气爆发比之前更加猛烈。

“阴珠听说过没有,这是我早已为你准备好的礼物。”

慕清澜冷冷笑道:“你也别怪我,如果你不来找我的麻烦,我也不会这样对你,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阴珠乃是阴气凝结而成的异物,它会不断吸收天地间的阴气壮大自身。

对于普通人而言,阴珠并不会对他们造成太大的伤害,但对于柳若仙而言,却是致命的毒药。

别人不知道柳若仙的情况,但她知道的一清二楚,玄叱阴体最怕的阴寒之物。

只是靠近阴寒之物,她体内的阴气就会暴动。

虽说她得到了一件至阳之物,可以压制体内的阴气,但这本身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每年都会承受阴气噬体之苦。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想要不痛苦,就只能与男人结合,阴阳相调。

但自命清高的她又岂会接受男人触碰她的身体。

一年一次,柳若仙或许能够承受下来,但如果是一天一次呢?

如今阴珠入体,直接与她体内的阴气合而为一,她的身体就会源源不断的吸收天地间的阴气,速度是之前的数十倍,从而每天都会爆发。

任你是贞洁烈女,也抵挡不住这样的着折磨,逐渐沦为男人的玩物,除非她自尽,否则就难逃这一魔咒。

这是她很久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的,为的就是这一天。

我得不到,那我就把它毁掉。

“你......”

柳若仙神色大变,阴气噬体非常痛苦,她不仅要承受阴寒之气的侵袭,还要承受欲火焚身之苦,这个过程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一年一次她尚且可以承受,要是一天一次,那她就真的不用活了。

“现在是不是很想杀了我?来吧,动手吧。”

慕清澜直接张开双臂,闭着眼睛,等着柳若仙来杀她。

实际上,被柳若仙拿回脸之后她就不想活了,由简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已经习惯了被人众星捧月的她,让她再去经历被人厌恶的生活,那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临死前毁了柳若仙,她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你走......”

柳若仙身体一晃,愤怒道,体内的引起已经开始暴动,她快要坚持不住了。

可即便如此,她也不想杀了慕清澜,直接杀了她实在是太便宜她了,尤其是现在。

因为她活着比死了更痛苦。

“你不杀我?也好,那我就亲眼看着你慢慢堕落,当然,你也可以自尽,但我记得你还有杀父之仇没报吧,哈哈。”

慕清澜说完便离开了,她不怕柳若仙自尽,柳若仙要是死了,那她柳家三十六口人命可就报不了了。

看着慕清澜离开,柳若仙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是叶休眼疾手快将她扶住。

而此事的柳若仙却像是受惊了的小猫一样,瞬间将叶休推开,大喊道:“别碰我!”

现在的她可是极为敏感,叶休那一碰立刻让她心中一荡,差点把持不住。

她可不想让男人脏了她的身子。

“你没事吧?”

叶休并不知道阴珠进入柳若仙体内会有什么变化,就连阴珠他也是第一次听到,只觉得她的状态不是很好,这才有此一问。

“你想帮我就快点离开这里,就当我求你了。”

柳若仙大喊道,她现在必须静心抵挡阴气的冲击,如果叶休在这里,自己必然会受到其体内阳气的影响。

时间长了,她就真的把持不住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