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九百四十二章 兵者,诡道也

我的书架

第九百四十二章 兵者,诡道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百四十二章兵者,诡道也

“别玩了,直接把他收进去,免得被他挣脱。”

吞天金貂提醒道,这东西毕竟只是仿品,具体质量如何它也说不好,正如叶休说的那样,遇到心志坚定之人,这山河社稷图恐怕就无法起作用。

当然,如果是真品,营造的幻境乃是由心而发,更加真实不说,也更容易引起敌人的共鸣,想摆脱都摆脱不了。

这个就差了那么点意思,这也是它弃之不要的原因。

“好。”

叶休正有此意,一挥手山河社稷图便在他面前展开,如丝绸一般飘荡,光芒一闪就要将此人收入其中。

就在这时,黑衣人那迷茫的双眼陡然泛出精光,一把将山河社稷图抓在手中。

他之前就是在演戏,这山河社稷图他早几年就已经碰到,虽没有炼化和掌握却也知道它的大致作用,所以出手之时他就防着这一点了,但真正陷入之后他才发现,这山河社稷图的作用要比他想象的还要可怕。

好在他早有准备,就在自己即将身陷其中时咬破舌尖,直接从幻境中苏醒过来,为了等待叶休将山河社稷图用出来然后抢回,这才一直在演戏。

如今,山河社稷图已出,他也没必要浪费时间了。

“你没有陷入幻境?”

叶休脸色一变。

“哼,这山河社稷图我比你发现的还早,岂能不知道它的作用,想要用它来对付我,你还真是天真。”

黑衣人冷哼道,一把将山河社稷图放入怀中,看着叶休等人道:“你们抢我宝物,还出手对付我,说吧,你们想怎么死?”

“我承认你的修为很高,但修为高并不意味着能杀的了我们,只要我们不死,这里的事情就会传扬出去,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某个势力的弟子吧,如果让他们知道你得到了秘宝而不上交,你觉得他们会如何处置你?”

叶休并不着急,接着道:“与其我们拼个鱼死网破,不如你放我们离开,我们可以保证不将这里发生的事情传出去,你觉得如何?”

“相比于你们的承诺,我更相信死人,受死吧。”

黑衣人根本不相信叶休的话,这件事情关系重大,一旦被门派得知,他们肯定会从自己手里将山河社稷图抢走,甚至有可能杀了自己灭口,类似的事情又不是没发生过。

叶休的提议虽然不错,但他不能把自己的生死寄托在别人的身上,所以他们必须得死。

说完已经冲了过来。

叶休则站在原地,目光呆滞地看着他,黑衣人以为叶休这是被吓傻了,心中冷笑连连,就这胆量,还想跟自己叫板,真是可笑至极。

可就在他的拳头即将打中叶休时,他的视线突然被黑暗所笼罩。

“弟弟,你怎么还在这里睡觉,快跟我回去,爸妈正喊你吃饭呢。”

这时,一名少女的声音传来,将他从沉睡中唤醒,猛然坐了起来,发现自己已经从墓室来到了一个村落,而他的正前方站着一名少女,看到这少女的容貌,他的双眼瞪大的滚圆,连忙道:“老姐,你不是死了吗?”

“臭小子,竟然敢咒老姐我,皮痒了是不是?”

少女上去便是一顿胖揍,打的少年是嗷嗷直叫,可是少年心中却有些疑惑,自己不是已经飞升仙界了吗,怎么一转眼来到了这里?

难道那一切都是自己做的梦?可那如果是梦的话,那也太真实了。

但随着一个个亲人的出现,让他逐渐抛却了这个疑虑。

他心也慢慢沉浸在这梦境之中。

“叶休,你怎么知道他是装的?”

墓室内,柳若仙奇怪的看着叶休道。

叶休似乎猜到了黑衣人会出手抢夺山河社稷图一样,在他即将的手的瞬间再次发动,让他陷入幻境之中,之后更是直接将他收进了图中。

此刻黑衣人所经历的一切都在山河社稷图中显现了出来,他们此刻就像是再看动画一样,看着黑衣人一点点的沉浸在梦境中无法自拔。

可是之前她可没看出来这黑衣人是装的,要不是叶休谨慎,恐怕山河社稷图就已经被他抢了去。

那他们可就危险了。

“兵者,诡道也。”

叶休没有多说,他其实也没有发现黑衣人是装的,而是反应比较迅速而已。

他常年领兵,而战场瞬息万变,他必须抓住每一个战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百战百胜,如作风早已融入了他的骨子里,所以见到黑衣人暴起抢夺山河社稷图,他便心生一计,重新制造幻境。

所谓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你不是知道山河社稷图的作用吗,那我就让你“得到”它,这样他对山河社稷图的忌惮就会大大减弱,从而彻底陷入幻境之中。

不过这一次使用,他还是发现了山河社稷图的一些缺点,其中阵法之间的衔接不够完美,哪怕是使用御器术也无法完全控制。

也正是如此,才让黑衣人差点从幻境之中挣脱出来。

由此可见,这幅图需要改进的地方还有很多。

“你还懂兵法?”

吞天金貂有些诧异,仙界没有什么王朝,大都是宗门之间的矛盾。

即使开战,那些仙人也都是各自为战,凭拳头说话,谁的拳头硬,谁就代表了权威。

所以兵法一词很少在仙界中出现,懂得兵法的人就更少了。

“略懂略懂。”

叶休笑了笑,别的东西他不敢说,但在兵法层面还是很有自信的。

“那是什么?”

就在这时,柳若仙发现刚刚那黑衣人所站的地方有一块黑色的铁片,身形一闪将铁片捡了起来。

这铁片入手温润,不似生铁那样冰冷,而且很重,比同样大小的万年玄铁还要沉重。

这巴掌大小的一块,竟有千斤之中。

“本王看看。”

吞天金貂立刻上前仔细看了一会儿,道:“这东西很不一般,本也看不出它的具体材质。”

“你也看不出来?”

叶休一惊,他可是知道这家伙的见识很广,几乎是无所不知。

没想到它居然也不知道这东西的来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