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九百八十五章 干掉他们

我的书架

第九百八十五章 干掉他们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九百八十五章干掉他们

“既然知道我们是天庭的人,那还不快滚。”

几人听到叶休如此说,脸上立刻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们花了这么多钱,找了各方的关系才有了现在的身份,就是为了看到别人这个反应。

别看他们只是编外人员,但只要带上天庭二字,在仙界绝对是横着走,无人敢惹。

“金子,这些人怎么这么弱,不会是假冒的吧?”

叶休看向吞天金貂,之前他们看到的那些天庭执法队的高手,修为最低的都有地仙六品,带队之人更是天仙境界的高手,身上还有着一种特别的气息。

他们还没靠近,自己就已经感受到了强烈的压迫感。

而面前这群人,虽然穿的是与天庭执法队一样的衣服,但修为太差,修为最高的只有地仙三品境界,这修为是比柳若仙高了不少,但气息并不稳固。

很显然他的修为是靠化仙池升上去的,跟柳若仙这种靠自己的努力提升上来的人,完全没有可比性。

剩下的那些人就更差差劲了,大部分都是人仙境界的高手,低的只有一两品,高的也只有三四品而已,气息同样虚浮,这种人连四大门派的普通弟子都有所不如,怎么可能成为天庭执法队的成员。

这些人要来能干嘛?搞笑吗?

“干掉他们。”

吞天金貂说完直接含怒冲了出去,它跟天庭之间可是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现在杀了这几个人收回一点利息,至于其他的恩怨,等以后自己成长起来了再慢慢跟他们清算。

眨眼之间它就已经冲到了其中一人面前,一口咬在他的咽喉上,猛地一吸,一股恐怖的吸力产生,几乎是顷刻之间,此人全身的血液都被它吸收殆尽,整个人也变成了一具干尸倒在地上。

“你,你竟然敢对我们动手,简直找死,来人......”

为首的地仙吓得“花容失色”,空有一身地仙修为,却根本不敢出手援助,反而是想要让他的那些手下去帮忙。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眼前就闪过了一道道寒光,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那些手下已经全部身首异处,目光所及之处,只有一个白衣少年站在那里,手中握着一把漆黑如墨,泛着森然煞气的长剑。

他的身边则横七竖八的躺着一地尸体,鲜血淌了一地。

此人他认识,这头金貂就刚刚爬在此人的肩膀上。

“你,你们给我等着。”

此人见状早已被吓破了胆,哪还敢在此逗留,丢下这句狠话之后,撒腿就要逃跑。

噗!

然而他还没跑出几步,就感觉胸口一痛。

低头看去,只见那把漆黑的长剑剑尖从他的胸膛钻出,还带着鲜红的血液。

接着眼前一黑,死尸倒地。

“金子,这些人的实力怎么会如此差劲,跟我之前看到的天庭执法队成员不逃一样啊。”

叶休抽出长剑,有些意犹未尽的甩了甩剑上的鲜血,满是不屑道。

他原以为这些人会有些战力,不然怎么会成为天庭执法队的成员,结果他们的修为和他们身上的气息一样,都是浮夸的要命,连自己的一剑都接不住。

让这种人组成的天庭执法队,能干什么?

“当然不一样,这些家伙只能算是天庭执法队的编外人员,是天庭执法队为了获取活动经费而在各地收来的一些不学无术的二代,这些人从小就被养在温室中,没见过什么世面,你指望他们能有什么样的实力。”

吞天金貂撇了撇嘴道,仙人飞升之后很难下界,所以只能将自己的意志投影下去,于是很多人为了培养自己的下一代都会选择在仙界。

仙界之中有仙气,诞生的子嗣自幼便接受仙气的洗礼,所以他们的修炼速度非常快,实力也很强。

但这个强指的是成仙之前,因为他们的肉身和力量都经过仙气的增幅,远非下界之人可比。

成仙之后,一切差距就将被拉平,不同的是,飞升上来的那些帝境强者几乎每一个都是踏着无数人的骸骨走上来的,经验、意志、战力都远非这些温室中的花朵可比。

那些仙一代也渐渐发现这些二代的情况,也知道不堪大用,但毕竟是他们的骨血,于是便会花费重金资助天庭执法队然后为他们谋取一个天庭执法队编外人员的资格。

有了“天庭”二字的庇护,至少可以保证他们一生无忧,但想要指望他们做成什么事儿,就不作任何奢望了。

“那杀了他们不会有什么影响吧?如果有的话,那我得事先脱离天绝门才行,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他们。”

叶休倒是不怕,反正自己跟天庭早晚会对上,但他怕此事会连累到天绝门。

不管怎么说,他们也是天庭执法队的编外人员,杀了他们就等同于打了天庭的脸,他们会善罢甘休?

“本王还没被仇恨蒙蔽双眼,放心好了,这些家伙根本没有被天庭放在眼里,更没有在天庭登记造册,即使他们死了也只会派天庭执法队象征性的调查一段时间而已,只要不被抓个现行就不会有问题。”

吞天金貂自信满满道:“再说,天庭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仅凭几具尸体也休想找到我们头上。”

它对天庭的情况可谓是了若指掌,要是碰上真正的天庭执法队,它这次也会选择妥协,毕竟胳膊拗不过大腿。

不过相比于杀了这些人报了点仇,它更加满意叶休的表现,明知道这些人是天庭执法队的人,他还是出手了,事后还担心会连累天绝门,这才是它看中的品质。

这次它不会再看错人了。

“那就好。”

叶休松了一口气,突然想到了吞天金貂之前的表现,好奇问道:“金子,我看你好像也跟天庭有着深仇大恨,我能问问你和天庭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吗?”

上次遇到林月华的时候就是如此,这家伙一开始表现得很冷淡,可以是一听到天庭执法队几个字后,立刻就来了精神,这次更是二话不说直接动手。

一般的仇怨根本不可能让它有如此表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