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叶休小狐 > 第1004章 左流云的提醒

我的书架

第1004章 左流云的提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第1004章左流云的提醒

“那要是他们玩阴的呢?”

叶休倒不是特别担心这几个门派玩阴的,只是纯粹的不想参加而已。

本来他对这两城大比就不感兴趣,又让他知道这里面还有阴谋,他就更没兴趣了。

“玩阴的?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楚无情问道。

“我听人说这次两城大比,两城的门派已经联合起来要对付我们,那不就是对付我吗,所以我不太想去。”

叶休如实道。

“哼,如果真是这样,到时候我给你出头。”

楚无情自信道。

“真不能商量了?”

叶休道。

“你说呢,你好意思让曲丫头去应战吗?”

楚无情,没好气道。

“知道了,我十天后回去。”

叶休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这次是不去不行了。

“倒也不用这么着急,你在外面好好修炼,到时候直接去越城就行了,我可是听说其他门派的新晋弟子之中,有几个实力不错的弟子,还有两个已经突破到了人仙七品,他们才是你的劲敌,可别给我丢人啊。”

楚无情提醒道,他对叶休的修炼一点也不担心,身边跟着吞天金貂这样的变态,根本不需要自己的指点。

再说他也见过叶休手段,他一个人把四大门派玩的团团转,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一般的人还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哪怕这个人的修为比他高。

“知道了。”

叶休说完便将玉牌收了起来。

当下无话,转眼就是十三天过去了,叶休从修炼中苏醒,修为也得到了巩固。

只可惜还没能突破人仙四品,不然这次两城大比,他就没什么好顾虑的了。

“时间差不多了,本王再次提醒你,这次比试一定要长个心眼儿。”

吞天金貂道,这些家伙谋划了这么久,不会不痛不痒的对付叶休,肯定会让他付出一定的代价。

至于下死手肯定不会,他们还没这么大的胆子。

但有些事情比死还要让人难受,甚至会影响一个人的将来。

这或许就是他们的终极目的。

“我知道该怎么做,同时也希望他们不要玩的太过,不然,我也不会给他们面子。”

叶休神色一凛道,他也不是软柿子,如果他们做的太过分,自己也不介意让他们自食恶果。

别忘了,他手上还掌握着真言,凭借真言,自己面对人仙七八品的高手也不是毫无还手之力。

只是他不想暴露太多。

“你知道该怎么做就好。”

吞天金貂满意的点点头,以后类似的事情他肯定还要遇到不少,而让他们闭嘴的最好办法,就是让他们感觉到疼。

只有这样,类似的麻烦才会越来越少,因为那时他们已经知道得罪自己的代价很大,大到让他们无法接受。

之后两人便走出了房间,这时赤峰等人也走了出来,很显然他们也是准备去参加两城大比的。

不过他们没有任何交流,先后离开了这处洞府,朝越城奔去。

当天傍晚,叶休和吞天金貂就来到了越城。

说起来,他还是第一次来越城。

这越城的城墙并不高,因为建成之人应该也知道,再高的城墙也抵挡不住仙人的攻击。

叶休进入越城后,就发现越城已经来了不少人,十分热闹,看样子全都是奔着两城大比来的。

仙界也没什么娱乐项目,几乎所有人不是在修炼,就是在修炼的路上,两城大比也就成了他们修炼之余的消遣。

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被门派收录的散修而言,这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学习机会。

所以类似的比试,每次都会吸引很多人前来观摩。

“叶休,此次代表天绝门参战的人是你?”

就在此时,一到熟悉的声音从叶休身后传来,不用回头,他就已经听出了来人的身份,剑宗的左流云。

“是啊。”

叶休回头冲着左流云抱了抱拳道。

“随我来,有件事情我觉得有必要跟你说一下。”

左流云冲着叶休招了招手,然后进入旁边的一间酒楼。

叶休想了想,觉得他应该不会再众目睽睽之下对自己不利,于是就跟了上去。

两人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定,左流云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参加此次的两城大比。”

“此话怎讲。”

叶休明知故问道。

“你有所不知,此次大比之前,临城势力找到我们,并让我们一同针对天绝门,由于大家都知道,天绝门可以出战的只有你一人,所以针对你制定了一个新的比试规则,你要是参加了会很吃亏的,说不定还会身受重伤。”

左流云解释道。

“怎么个新的比试规则?”

叶休产生了些许好奇,他之前只知道两城门派会针对自己,并不知道他们具体准备怎么做,说不定能从左流云这里了解一些情况。

“具体规则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在以往,两城大比是由两城门派的的弟子相互比斗,最终决出第一名,这中间不会牵扯到同一方弟子进行比试的情况。”

左流云接着道:“但这一次我估计各大门派会使用擂台赛的方式进行角逐,谁能守住擂台,谁才就是第一名,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我一旦登上擂台,双方就会不分敌我的对我进行挑战,是这个意思吧。”

叶休眯起了眼睛,没想到他们准备用这一招对付我。

自知单独一个弟子很难战胜自己,就想到了用车轮战的办法。

不得不说,这一招确实很毒。

“你或许会想,只要你最后出手他们就拿你没办法了,实则不然,他们肯定会制定一些约束来约束你,所以,你必须小心。”

左流云提醒道。

“你为何要告诉我这些?”

叶休不明白左流云为何要告诉自己这些内部情况,毕竟他们剑宗也参与了进来,这样做对剑宗可没有任何好处,还有点背叛剑宗的意思。

“我就是看不惯,既然是比试,那就应该讲求公平公正,用这种方式即使赢了也不光彩。”

左流云义愤填膺道,他虽然懒惰,但最基本的道德还是有的,只可惜他的地位不高无法左右高层的决定。

如果没见到叶休也就算了,见到了,他就不可能袖手旁观,这不符合他的性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