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8章,好大一笔钱

我的书架

第8章,好大一笔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口气奔出一里多地,寻个安静避风的地方,见后头没人跟着,张宣又开始翻字典。

  这次差不多是一页页的翻了,翻得那叫一个小心翼翼。

  没有让他失望,字典里面还夹有钱,一张、两张、三张……九张。

  后面还有九张,都是崭新一百的钞票。如果加上之前的那一张,一共是10张百元大钞。

  1000块整!

  搁这年头好大一笔钱啊!村里好多家庭一年的存款都不一定有这么多。

  攥着1000元,张宣沉默了,没了刚才的玩世不恭。视线移到字典上,他把钱贴身收好,又动手翻,这次翻得更慢,从扉页重新开始。

  前面没有,中间没有,后面…

  等等!!!

  后半部的某页空白地方好像有字?蓝色的钢笔字?

  应该没看错。

  张宣往回翻,翻的速度又放慢了几分。

  不是错觉,找到了,在480页,真的有蓝色钢笔写的字。

  字不多,就几句简单的话:张宣你好,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听说你生病了,情况好点了吗?今年天气这么冷,你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后面跟了一个大大的圆圈笑脸。

  这是全部的留字。

  望着这手漂亮的字体,张宣茫然了,他压根就不熟悉这笔迹呀,不像是身边人写的。

  再说了,自己身边的要好朋友大多不怎么富裕,他们拿不出这么一笔钱做好事,而且事后还不留名。

  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杜双伶。

  以杜双伶的家庭条件,以她爸是镇上第一个开私家车的家庭条件,手头是可以攒出这么一笔钱的。

  但这字迹百分百不是杜双伶的啊,也不是她的死党阳永健和米见的。

  和她们三混这么多年了,尤其是和杜双伶以及阳永健都有超过7年以上的同学交情了,谁的脾性是什么样,谁的底细是什么样,还不知道么?

  而且阳永健家好穷!在那高山坳坳,比自己家还穷,能拿出1000块钱就见鬼了。

  倒是米见的家庭条件不好说,城里人,父亲是搞雕刻艺术的,母亲是大学老师。1000虽然算多,但对她来说也不是那么的多。

  只是米见和自己的交情是最浅的,才认识三年,两人私下里说话的次数并不频繁,没到那一步。

  接着又猜了几个人,但都没可能,最后张宣懒得猜了,把省城的发信地址记住,就不管了。

  两世为人,他看得开的很,你指名道姓给我钱,我就用,我以后要是知道你是谁,就还你情。

  要是找不出你是谁,你日后也不跳出来借此有所图谋,那就算了呗。反正我的心眼也不坏,肯定把你留在心里当lf,默默敬你几分。

  发挥完不要脸的精神,张宣把字典放回邮包,就这样拿着逛起了街。

  说是逛街,其实他的目的性很强。

  先是给母亲和大姐买了双防水的长筒皮手套,虽然比较贵,要2块一双,但里面带有棉绒,值价。实在是冬天光手扯猪草、洗猪草太冷了,他看得都胆战心惊,心疼死了。

  接着他又为自己谋福利,买木炭。

  家里穷,没木炭。平日里都是把燃烧过的木头灰烬聚拢起来放火箱里取暖的,这东西不但热量不够劲,而且保存期不长,不到半小时就熄灭了,尽是埋汰人。

  大冬天的,这么冷,满大街都是卖木炭的。

  张宣看了几家,都不太满意。要么是木炭被偷偷注过水,要么是木炭烧的火候不够,要么是他嫌弃个头太小了。

  走了小半天,在岔路口终于找到满意的了,卖家的口音听起来像隔壁怀市那边的。

  张宣问:“师傅你是哪的人啊?”

  吸烟老翁说:“溆浦的。”

  张宣问:“你这木炭怎么卖?”

  老翁回答:“15块钱一百斤。”

  价格有些贵,但也在意料之中,毕竟下雪天都不卖贵一点,人家还怎么养家糊口嘛。

  张宣又看了看,对这炭满意极了,倒是想买100斤来着,可是下雪天没车搭乘,靠自己扛回去不太现实,于是说:“可以买零吗?”

  老翁问:“你要多少?”

  张宣想了想,说:“40斤吧。”

  接着又立马改口,“可能太重了,路太远,背不回,先来个30斤。”

  这情况老翁见多了,笑着说好,然后就忙活了起来。

  买完木炭,张宣又去卖衣服的地方给母亲和大姐买了件棉外套;然后又去布店买了几尺布,接着还买了两双底比较厚实的胶鞋。

  最后的最后,又跑到肉摊买了2斤顶好牛肉,2斤羊肉,留着过年用的。

  他算是看透了,自己要是不买,阮秀琴同志是不可能如此挥霍的唉,到头来吃亏的还是自己的肚子,那不能这样,必须买啊。

  买的时候还挺带劲,买完一看,张宣就老郁闷了,貌似东西有点多,他有点怀疑人生,自己真能扛得回去不?

  要不退一点货?这个念头一起,他就放弃了,算了,真是丢不起那人。

  从石门站旁边的杂货店讨要了一个大的尿素袋,把东西一装,张宣望着来路是真的有点打退堂鼓了,但又没有退路,最后还是咬咬牙吸口冷气,身子一蹲,背着走起!

  前面两三里路,张宣走的轻松,心想之前莫不是自己吓唬自己了?50斤不到的东西而已嘛,冒得什么怕的!

  中间上了个比较长的缓坡,张宣休息了一次,觉得还成,还能坚持。

  而后面的山边边马路,又陡又长,他是在心里哭着喊着过的。没眼力见啊,没自知之明,痛苦的这么自我批判着,脚像灌了铅一样在雪地里步步的捱。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当他累瘫了准备坐地上耍懒的时候,后面碰到了个邻居,一个13岁的胖小孩在河边耍鞭炮。

  这胖小孩成绩不好,怎么用功努力读书成绩都不好,平日里最佩服成绩好的了,一看到张宣,那热情劲嗖嗖地往上飙。

  张宣矫情说:“东西有点重,你可能搬不起,别逞能啊。”

  胖小孩提了提,眉毛一挑,给了个鄙视的眼神,单手拎着袋子放背后,在雪地里健步如飞。

  ps:新书期间,收藏,推荐票,月票,各种求啊,砸过来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