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讨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农历12月29,时间过得真快,明天就过年了。

  今天从早上起,张家就陆陆续续来了好几波人,有周边邻居,有信用社的,都是来讨债的,都晓得张家昨天杀了猪,有点现钱。

  坐在堂屋里看着这些熟面孔,听他们不怎么客气的话,面色沉重的张宣并没有厌恶他们,心里上甚至非常感激他们,感激他们能够借钱给自己家度过劫难。

  虽然他明明白白地知道,这些人能借钱给张家,除了少部分是和阮秀琴关系非常要好的缘故外,大部分还是冲着姑姑张茹做担保的面子才愿意掏的钱。

  当然了,也有极少数一部分是刚好有闲钱,又恰巧在心里上同情张家、看好张宣极有可能要成为大学生的面子才借的…

  尽管大部分不是白借,要还利息,但张宣还是毕恭毕敬地给每个人都倒一杯茶,态度端正,表示自己的感激之情。

  阮秀琴很直接,把家里所有的现钱都拿了出来,包括张宣的稿费和杀猪的钱,然后按每家借钱的比例归还一部分债,争取大过年的不让人空手而归。

  接着就是低声下气说尽好话…

  大家都知道张家是什么光景,又见阮秀琴这么干脆利落,虽然有极个别的说了不好听的话,却也没有过分逼迫,拿了点钱就纷纷走了。

  人走了,亲自送到门口的阮秀琴忽的全身没了力气,面色苍白,瘫坐了门槛上。

  “妈!”张宣和张萍一左一右,眼疾手快地扶住了她,担心问:“您没事吧?”

  “我没事。”

  阮秀琴摆摆手坐正,然后温和地对两姐弟说:“要好好记住今天这些人,这些人都是我们张家的恩人啊,日后你俩要是与他们起矛盾了,能让就让些。”

  “嗯。”张萍动情地嗯了一声。

  张宣沉默没说话,心里五味杂陈。

  其实他房里还有一些钱,足足2100多。其中1000是不知名的好心人邮寄给自己的,其他的都是自己偷藏的稿费。

  他不是自私,而是想攒钱将来做点事情搏大钱。不然这样子挣一分还一分,钱不能生钱,张家几万块的外债啊,要还到何年马月?

  下午,阮秀琴出门了。

  阮秀琴说今早上门的债主只是一部分,还有一部分没来,尽管人家不来逼迫张家,但张家要给人一个说法,这是做人的一种态度。

  前脚阮秀琴出了门,后脚张萍背个竹篮子也出了门,要去土里搞猪草。昨天是杀了一条猪,可栏里还有三条猪呢,一天天的嗷嗷叫,要吃好多食。

  张宣没有去帮忙弄猪草,而是拿斧头锯子准备过年柴,这也是一个大活计。

  劈柴是个技巧活,更是个力气活,但不论怎样,都是个脏活累活。

  6棵比菜碗还粗的干松树,这是他今天必须完成的任务。

  连续半个小时,鼓着一口气锯断三棵大松树,张宣就觉得很累了,拿锯的手臂有点虚,只得先休息休息。

  太热了,把外面的蓝色毛线衣脱掉,又喝一口热水,他居然看到了邻居胖小孩在马路上踏青,想起人家那把子力气,果断滋个脸对人家笑。

  胖小孩虽然读书不太行,但人却不傻,跑过来就说:“张宣你太坏了,又想让我帮你干活。”

  张宣狡辩说:“没有,我就是想要你在旁边指导下我,鼓励下我,我毕竟这个干的少,手生。”

  “切!谁信谁是小狗。”说是这么说,胖小孩还是坐下了。

  张宣又开始锯第4棵松树,一边使力一边问:“怎么今天就你一个人,你爸妈不在家吗?”

  胖小孩说:“他们去新化火车站接我姐姐去了。”

  “你姐今天搞副业回来?”

  “对啊,还带了个男朋友。”

  “哪里的?”

  “听说是什么浦东那边的。”

  “沪市浦东?”

  “对,就是这个鸟地方。”

  张宣根据记忆,感慨说:“这个鸟地方有钱人多,你家要大发了呢。”

  有一搭没一搭聊着,张宣忙了一阵后又没了力气,准备休息会。

  这时坐在树上的胖小孩看不过眼了,催促他:“还有一棵树没锯断呢,软绵绵的你真差劲,白长这么高了。”

  “你没看我前面锯了三棵么?”

  “那也差劲啊。”

  “是,要不你来?”张宣把锯子递过去,一副鄙视样。

  胖小孩袖子一挽道:“我来就我来,你给我看好了,读书我读不过你,干活你三个张宣都不是我对手。”

  “是吗,你今天证明给我看一下。”

  “张宣你个狗东西,你就想诓我帮你劈柴。”

  “……”

  两个小时后,6棵松树很快就成了一堆碎木。

  胖小孩满头大汗地吃着桔子说:“你承不承认,我就是比你厉害?”

  累瘫了的张宣像小鸡仔似的点头,一边喝热水一边说:“以后你是我大哥,要罩着我点。”

  “嘿嘿嘿……”胖小孩发出了猪叫声。

  劈完柴,把柴火搬到屋檐下码好堆,见大姐还在后院忙着煮猪食,张宣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但被张萍看见后,没让。

  她抢过打米的升子,格外认真地说:“弟啊,你今天还没看书的,你去看会书吧,还有半年就要高考了啊,你一定为家里争口气,考个好大学,不要让人家再看我们笑话了。”

  “……”

  虽然知道大姐这直白的表达也是真情实意。

  但不知道为什么,张宣就是不太喜欢听,这话总会让他想起二姐高考落榜时的绝望表情,总会感觉张家生活由此进入了黑暗低谷,冗长且沉甸甸的。

  可是碍于大姐那简短的智商,张宣什么也不能诉说,临了只得挤个笑容,“嗯”一声,进了自己房间。

  其实重生回来,张宣一直觉得应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果断向过去的迂腐告别也是一种境界。

  他不太愿意一天天的读傻书,读死书,很想一边读书一边挣大钱改变家里现状。

  让家人不再被外债压得没了尊严,让日子好过一些。

  可是在这个环境下,又没太多办法,他读书成绩好,天天埋头苦读的样子,不仅姐姐昂头骄傲,妈妈也挡不住的喜欢。

  杂念太多,心思不够纯粹,找不到读书感觉的张宣不得不和墙上的周慧敏对视一会,看看人家的眼睛,看看人家的嘴唇,唉,慢慢有动力了…

  ps:本书明天中午试水推荐,如果第一轮被人pk掉了,就没后续推荐了,就基本扑街了,希望大家伙到时帮个忙吧。

  要是这书成绩还像上本一样扑街,三月差不多只能完本退出网文圈了。

  新书期间,求推荐票,月票,求打赏,求投资书评啊,数据很重要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