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144章,是别人变了,还是我变了?(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144章,是别人变了,还是我变了?(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看着外甥脸上的兴奋表情,阮得志已经心里有数。

  当即就对张宣说:“这批白兰地原液需要窖藏,你可以先去找买家,找到买家再来提货。”

  这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张宣刚才还在想去哪里找合适储存的仓库呢?

  没想到亲舅如此贴心,打瞌睡就及时送个枕头过来。

  他关心地问:“老舅,这样会不会对你的名声造成不好影响?”

  见张宣如此知进退,阮得志很满意,温笑着摆手说:“没事,过年之前把它提走就成。”

  “诶。”

  事情搞定,两人原路返回。

  只是经过那颗黄钻时,阮得志突然问:“你对珠宝类的东西感兴趣?”

  服了!

  之前进来时不就多看了几眼么?

  没想到就被人家观察到了。

  不愧是混体制的人,观察入微,有心机。

  张宣眼睛一亮,试探着问:“这东西可以入手?”

  阮得志笑了笑,“珠宝类属于稀缺物资,从海关拿货的价格与衣服类不一样,比例要高出很多。”

  张宣随手挑出最大的黄钻问:“这个我要是拿货,需要多少钱?”

  阮得志叫过这间仓库的管理员,找来手册翻了翻,“你手里的这颗是3.03克拉的黄钻,IF级别的,市场价值在32万左右,你要是提货,得缴纳10万元费用。”

  10万么?

  那不是接近市场价值三成的拿货价格了?

  确实比服装类高出不少。

  而且这是一颗裸钻,没有戒托,没有品牌。

  在海关罚没物资类别里,实属不便宜了。

  但张宣对珠宝类的天生亲赖,非常感兴趣,沉吟许久才问:“这批钻石的手续办妥了吗?”

  阮得志摇头,“你要是感兴趣,明年年中吧。”

  得,听到这话,张宣识趣地不再多问,只是心里把这批钻石给惦记上了。

  又往前走了两步,路过西班牙火腿的摆放位置时,阮得志这次明确地说:

  “这些东西,海关过年过节时,会当作福利发一些给工作人员。我刚才看你对它们两眼放光,你挑五条拿走吧。它是按公斤算的,20元一公斤。”

  还有意外之喜?

  这可是比日本和牛肉还贵的东西,后世一斤要1000多美金了吧?

  嘴馋的张宣当即不再客气,挑了5条,然后让工作人员过磅,拢共36.5公斤。

  需要支付730元。

  没得说,小钱而已,打包带走。

  下午,张宣再次走进财务处,白兰地原液同西班牙火腿一起,总共缴纳了200730元。

  这次由于姚姓女士在,老男人的眼光收敛不少,只是对谭露笑笑就走人。

  姚姓女士望着张宣离去的背影,打趣谭露道:“露露,你要是再这样跟他眉来眼去,小心你身体不保。”

  谭露笑呵呵地说:“你说什么呢,我比他大这么多。”

  姚姓女士瞄了瞄她的心口位置,突地附耳过来,“这么帅的小伙,你又不亏。我要是你,我早就主动了。”

  谭露掐她一把,“你要死哦,你不怕你家那位知道啊?”

  姚姓女士撇撇嘴:“洗个澡,漱个口,什么味道都没有了。回到家他还不是一样把我当宝。”

  谭露笑骂道,“我警告你啊,你这想法很危险。”

  姚姓女士不以为意,伸个懒腰道:“我们两谁更危险,你心里没点数吗?要是哪一天小帅哥对你勾勾手指,我怕你到时候控制不住自己。”

  “呸!”谭露表示唾弃,双腿夹紧了几分。

  ……

  把五条火腿放后备箱。

  面包车驶出海关大门时,阮得志扫了眼他的背包问:“要去趟中国银行吗?”

  张宣说好。

  确实得去一趟。辉嫂给自己68万,除了衣服缴纳了26.1万、白兰地原液缴纳20万、火腿730元外,里面还剩218270元。

  一笔大钱!

  这年头,把这样一笔钱长时间放身上就是嫌弃自己活得太久了。

  VIP贵宾室,接待张宣的还是方圆。

  伸手接过茶喝一口,张宣就把背包放柜台上,“存钱,存21万。”

  “好,请稍等。”方圆最喜欢听到他说存钱的声音了。这可是都是业绩啊,年底奖金就靠它了。

  眼瞅着存折上的总金额从105万变成126万。

  张宣心里似乎又有一道暖流经过,整个人飘飘欲仙的又轻了几分。

  心情那个高兴的呀,真他娘的走路都带风。

  从银行出来,两人去了一趟菜市场。

  阮得志问:“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没?”

  还用问么?

  老夫最爱吃肉了。

  张宣几乎脱口而出道:“我想吃肘子,肉质入口即化、麻辣鲜香的那种。”

  阮得志听得想笑,二话不说,就去了卖猪肉的地方。

  东买一点,西买一点,两人双手很快就串满了袋子。

  …

  新式小区,四楼。

  张宣换鞋进门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杨蔓菁和小十一在沙发上磕南瓜子。

  苏进和杨国庭两个臭棋篓子在下象棋。

  至于秦月明和杨迎曼,这两娘们又在厨房叽叽喳喳。

  同小十一相视一眼,老男人整个人都不好了。

  娘希匹的!

  为什么我每次来舅舅家都能碰到你?

  你是NPC吗?

  你在我身上安了定位器吗?

  脑子这么想着,张宣面带笑容的已经喊了一路。

  最后把头伸进厨房热情喊:“舅妈。”

  “诶,你来了。”杨迎曼破天荒地站了起来,脸上还挂了笑容。

  甚至连说话的方式都变了。

  以前不一直是淡淡的“嗯”么,今天怎么变成了“诶,你来了”?

  不对劲!

  张宣乐呵呵地点头,人家忽然的热情劲让他无所适从,那就只能装了。

  杨迎曼喊:“蔓菁,给你哥倒茶。”

  别这样啊!

  今天待遇这么好,不会是最后的晚餐了吧?

  张宣心里腹诽着,也是被阮得志安排的明明白白,坐在了沙发上。

  见张宣坐在旁边观棋,苏进和杨国庭两个臭棋篓子下意识看了看他。

  苏进笑着说:“你来一盘。”

  张宣连忙摆手,拒绝道:“今天有点感冒,头有点沉,叔叔你下吧。”

  见他客气,明知道是怎么回事的杨国庭,不由松了口气。

  老梆子还是有自知自明的,双方不在一个段位上,下棋下的双方都累。

  …

  ps:求订阅!求月票!求打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