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167章,两次了,太荒唐了啊(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167章,两次了,太荒唐了啊(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想着新闻纸张的生意,张宣心情开阔,又跑到楼下喝了一杯,饱餐一吨。

  回来后,洗了澡洗了衣服,就一直呆在书房里没再动。

  经过日复一日的积累,“潜伏”目前已经写了四万三千多字。

  看着抽屉里一摞又一摞的各种不同版本的稿件,张宣心里满意极了。

  这可不同于“风声”啊。

  虽然也有借鉴“暗算”等各类经典谍战小说的引线和立意。

  但好歹也有一半是他自己创新的,那种成就感和抄袭风声时的感觉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又花了两个多小时,写了1200字,字数一到,立即搁笔。

  哪怕后面思路顺畅,张宣也没再贪恋。

  而是按部就班地琢磨前面章节,进一步理顺前面的各种伏笔,各种明线暗线。

  温故而知新。每次回顾前面的内容,张宣每次都会有新的发现,脑海中都会出现新的点子。

  有时候神来之笔的那种灵感来了,他还不得不把已经写了的推翻,重新写过。

  就是靠着这种孜孜不倦,靠着这种执着,张宣目前的状态非常好。

  感觉自己的写作才能得到了升华。“潜伏”无论在创作手法上、还是故事内容上,比起“风声”,张宣自认为技高一筹。

  今天是个好日子,琢磨着琢磨着,神来之笔的灵感又来了,张宣趁机又推翻了一条暗线,推倒重新写过。

  这样写着写着,又忙到了到半夜…

  凌晨三点,当检查完重新写的稿子时,老男人脸上堆满了笑。

  这种感觉真好,如此的美妙。

  又心花怒放的阅读一遍新写的稿子,张宣伸个懒腰,活动活动手指关节,扭扭屁股,哈欠也是随之而来…

  娘希匹的!

  紧绷的精神才放松一下,困意就趁机而入了,要不要这么时时刻刻盯着的啊?

  把笔帽拧好,稿子放抽屉里,上锁。

  一气呵成做完这些,张宣也是回了卧室。

  倒床就睡,迷糊中老男人发现自己怀里多了个女人,我见犹怜的女人,皮肤光泽细腻,身子柔软舒服。

  搂着,深深搂着…

  望着这张面带舒服笑容的脸,他怔了怔,这女人竟然是文慧?

  文慧?

  呆了刹那,下一秒老男人猛烈吸允着她那迷人的气质,精气神得到了巨大刺激,受到了巨大挑战!

  已经顾不得什么了…

  …

  “哔哔…哔哔…”

  床头柜上的BB机在响动,张宣懵懵懂懂中睁开了眼睛,入眼处即是白惨惨的天花板。

  想着昨夜发生的事,那刻骨铭心的异样体验…

  张宣猛地侧过头,发现枕边空无一人。

  还好!还好!他娘的还好是个梦。

  只是这个梦也太逼真了点,太荒唐了点…

  就是觉着奇怪,自己平日里也没经常见到文慧啊?

  也没想过她啊?

  说句不客气的,自己脑海中闪过罗雪的画面都没想过文慧。

  那你怎么入我梦的?

  难道梦能反向传染,文慧在想我?我就跟着入梦了?

  无耻地这般想着,张宣自己都无语了。

  一脚蹬掉被褥,老男人弯腰一看,忒烦,他娘的这是青春期满满的恶意啊!

  又要洗短裤就算了,还得洗被子。

  杜双伶看你干的好事,不给!不给!非得让我胡思乱想!

  好嘛,胡思乱想,胡思乱想,最后还真的胡思乱想了!

  哎,谭露,你还是回来吧…

  大冬天的,早上又洗了个澡,张宣把被单拆下来往洗衣机里一丢,就拿起BB机察看。

  原来是辉嫂在call。

  没有停留,张宣找到IC卡,拿起伞就出了门。

  来到熟悉的电话亭,张宣发现有人了,没得法,只得换一个地方。

  插卡,拨号,等待…

  等了一会,电话通了,那边传出来了声音。

  辉嫂热情问,“老弟,吃完饭了没?”

  张宣回答说:“吃了,嫂子你们吃了没?”

  “我们也吃了。”

  辉嫂应一声就说起了正事:“老弟,我们还欠你23.35万的,现在钱有了,怎么还你?你急着要不?”

  张宣心里算了算账,就说:“钱我不急着用,你先存银行吧,等我放寒假了再说。”

  “诶,好。”辉嫂似乎早就知道是这么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

  聊了几句,张宣挂完电话时才想起今天是12.23,星期五,平安夜。

  想了想,把IC卡放兜里,出了校门。

  昨晚太累了,掏空了,有点饿。沿着小吃街逛一圈,张宣竟然见到了董子喻、方美娟和柳思茗在吃肠粉。

  老男人走过去,逮着小凳子坐下就玩笑问:“呀,这肠粉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有人会我请我吃吗?”

  对于某人的没脸没皮,三女相视一笑,就帮着叫了份肠粉。

  张宣见状,对老板补充一句:“加肉,加辣椒啊。”

  柳思茗问他:“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魏子森他们起来了没?”

  张宣如实回答说,“我没在宿舍睡,不知道哎,不过我不白吃你早餐,等会就回去跟老魏说,说你想他了。让他请你吃中餐和晚餐,然后你损失的早餐钱就挣回来了。”

  柳思茗,“……”

  董子喻,“……”

  方美娟,“……”

  柳思茗换个话题说:“张宣,有人给罗雪写情书。”

  这时肠粉来了,张宣逮着吃一口就道:“好事啊,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要祝福。”

  方美娟好奇问,“听说你为了约会,特意租了房?”

  张宣抬头看她,“谁跟你讲的啊?”

  方美娟指指柳思茗:“她家那位说的。”

  张宣立即调头对柳思茗说:“见者有份,你以后和老魏要是想约会了,可以找我拿钥匙。”

  得,柳思茗脸一下就热了,彻底不会了。

  几口几口吃完早餐,张宣跑去买了一些水果,进北门来到女生宿舍楼下时,分一大兜给柳思茗三人,就说:

  “平安夜快乐哦,另外请帮我叫下杜双伶。”

  这时董子喻看着他背后说:“不用叫了,她们来了。”

  闻言,张宣转身,果然看到了形影不离的三人从食堂方向回来。

  迎着走过去就问自家媳妇:“刚吃早餐回来吗?”

  “嗯。”杜双伶笑盈盈地接过苹果。

  张宣说:“今天星期五,平安夜,我请你们吃晚餐,到时候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

  听着这话,邹青竹和文慧笑着拒绝了,表示不当这电灯泡。

  不着痕迹扫文慧一眼,哎,你不去就好,我也就是顺嘴邀请邀请,没真想请你,有点怕你了。

  女人就是敏感,见张宣看自己,文慧对他笑了笑,拉着邹青竹先走了,回了宿舍。

  见两人走了,张宣附耳低声说:“今晚别回去了。”

  杜双伶一下子就懂他意思,拿笑眼瞪他。

  张宣涎个笑容,没脸没皮说:“媳妇,你别瞪我,再瞪就出事了。”

  ps:求订阅!求月票!

  ps:不许骂渣男,男人都不容易…,多投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