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179章,图书馆奇遇记(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179章,图书馆奇遇记(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告别阳永健回到中大时,才下午1:02。

  时间尚早。

  张宣在租房慢慢悠悠逛一圈,想了想,也是拿着高数和算数本子下了楼。

  今天心血来潮,怎么着也得去图书馆看看。

  实在是好奇为什么杜双伶、文慧和邹青竹放着空调不享受,放着软沙发不用,硬要往图书馆钻?

  他很多年没去过图书馆自修室这种场合了,都快忘了那种浓厚的学习氛围是什么味道。

  南校区的图书馆是中大的图书总换。

  张宣紧赶慢赶、到达大门口的时候,竟然碰到了意想不到的人。小十一和她宿舍的谷润、彭珊珊。

  他从南边来,三女从北边来,大门口撞上了。

  八目相对,张宣非常郁闷,干他娘的,老天在玩自己吧?

  我可是第一次来图书馆啊!

  要不要这样玩儿?

  真是背时。

  见到张宣,小十一就对谷润和彭珊珊说:“你们先去自修室找座位,我等会来你们。”

  谷润挥挥小手,对着张宣意味深长地笑了笑,就和彭珊珊走了。

  等到两人离开后,小十一笑眯眯走过来说:“张宣,你是来图书馆找我的吗?”

  见面就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

  张宣也是服气的!

  张宣嘴角抽抽,眼睛瞟了瞟她,也是直直地往里走,理都懒得理。

  瞧他这副便秘却又无视自己的样子,小十一也不甚在意,欢快地亦步亦趋跟着。

  两人上台阶的时候,迎面走下来一伙男生。

  交叉过去后,有个男生回头看一眼小十一,小声跟同伴嘀咕:“好漂亮,这女的是你们管院那个主持人吧。”

  其中另一个男的悄悄咪咪接腔:“她叫苏谨妤,是我们管院新生中最好看的女生。”

  张宣听得无语了,瞧这几个二货猥琐的,还自以为说话很小。

  过个弯,再过个弯,拐个角,自修室门口到了。

  张宣适时停住脚步,侧头对她说:“打住吧,双伶在里面,我不想让她看到。”

  说完,张宣走了,头也不回地进了自修室。

  小十一立在原地,面色平静地望着他背影,直至消失…

  …

  自修室人山人海,一进门就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读书氛围。

  眼瞅着一排排人头,眼瞅着各式各样堆积如山的书籍。

  张宣脑海中顿时生出了一股“不再浪费时光,不再辜负人生”的豪情。

  坐在这里,感觉偷懒都是一种犯罪。

  难怪三女有事没事喜欢往图书馆钻,这确实不是冷冷清清地租房能比的。

  四处张望一番,张宣根据双伶同志平时的描述,从左侧第一排开始找起。

  果然,很快就找到了她。

  杜双伶和邹青竹坐一起,却没发现文慧。

  可能是没位置了的原因吧,文慧不在。

  此刻两人周边全是女生,一大片都是女生,他身为男人都有点不好意思过去。

  怔了几秒,张宣还是硬着头皮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双伶左肩。

  杜双伶回头见到他时,满是不敢置信,笑意吟吟地小声问:“你怎么来了。”

  张宣眨巴眼,嘴皮子动动,无声无息说:“想你了,来看看你。”

  虽然没有声音,但杜双伶还是读懂了他的唇语,脸热热地扫一眼周围,生出一股幸福。

  起身悄悄问:“要我跟你回租房吗?”

  张宣伸手把她按回座位上,“既然来了图书馆,我也看会书吧。你继续,我去找找座位。”

  “好。”

  杜双伶轻轻应一声就说:“小自修室应该没位置了,你去隔壁的大自修室找找看吧。文慧这边的座位被人占了后,也是去了那边。”

  闻言,张宣的目光在附近几排溜了一圈,还真没寻到空座位。

  而且愕然发现这个小自修室竟然绝大部分是女生。

  娘希匹的,老夫这是误入女儿国了?

  临了临了,只得说:“那我走了,去隔壁看看。”

  杜双伶嫣笑着“嗯”一声,目送他离去后,又继续看书。

  穿过小自修室,张宣发现大自修室确实大。

  但奶奶个熊的,人也一样的多啊。

  左边开始找。

  第一排没位置。

  第二排倒是有几个,一问,旁边的人立马说:这座位有人的。

  第三排如此,第四排如此,找个空座位说是有人的,找个空座位都是说有人的。

  弄到最后,张宣有点火大了。

  心想这图书馆又不是你家开的,座位又没标你名字。老夫今天还就不信邪了,坐了会死?

  你还能把我撵走不成?

  当又又又又被一个女生拒绝说有人时,张宣懒得理会了,书一放就想坐。

  就在他把凳子挪出来点、准备坐时,后面来了一个女生。

  女生对他笑说:“学弟,不好意思啊,这位置是我的。”

  张宣没说话,就那样直直地盯着对方看。

  盯着对方的脸蛋看,盯着对方皮薄馅大的地方看…

  女生被看的头皮发麻,脸都看红了,肚子都看怀孕了,腿都在打颤。

  末了,人家只好勉笑着解释道:“那个,我刚才去了趟厕所。”

  得,不是和自己抢位置的?

  还真的有人啊?

  张宣默默叹口气,感觉自己和自修室无缘。他娘的,咱还是回租房吧。

  不到这里受窝囊气了。

  这么想着,张宣拿起书本就走。

  只是走之前路过女生身边时,还不忘小声皮了一句:“学姐,你刚才错过了一个找男朋友的绝佳机会呢。”

  女生听到这话,顿在原地愣愣地望着他,是彻底不会了,彻底凌乱了,彻底傻眼了,脸彻彻底底红了。

  哎哟!这姑娘脸皮子薄的,好玩。

  往出口走了一半,张宣忽的发现右边一只手在召唤自己。

  定睛一看,竟然是丁艳红在向自己招手。

  再往其旁边一瞧,嚯!确实有个空座位。

  不二话,张宣走过去就坐下。

  然后笑着打招呼说:“小丁,昨天我在食堂看到你哥了。”

  丁艳红一下子就懂了他的意思,脸都青了,那个窘迫的哇,立时伸手推了推他:

  “张宣你走吧,这位置有人了。”

  张宣一动不动,压根不吃这套。

  见他打开书本,丁艳红就问:“你真看到了?”

  张宣对她滋个灿烂笑脸,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说:“我诈胡你的。”

  丁艳红嘟个嘴,脸都歪了。

  张宣好奇问:“你和他成了没?”

  丁艳红摇头:“没成,那个人比欧明还抠。”

  张宣不信:“真的假的?这世界上还有比欧明更抠的人?”

  丁艳红睁大眼睛,特别气愤地说:“可不是,看个电影的2毛钱门票还要我出,他没钱就别约我看电影啊,脸皮是真厚!”

  张宣乐了,揶揄道:“那是你傻了,要是我当场就甩脸子走了。”

  丁艳红怨念说:“我当时不就这么想的嘛。可一转头发现你们几个来了,我当时为了面子,硬是花了4毛钱看了场电影。”

  听着这话,张宣好想笑,感情当时还是自己逼迫了人家一把。

  张宣叹气道:“小丁,这么抠的人都能被你遇到,也是缘分啊,要珍惜。搞不好你后面遇到的,一个比一个抠。”

  丁艳红瘪瘪嘴,不想继续这痛苦的话题,答非所问说:

  “昨晚罗雪跟人力班的一个男生滑旱冰去了。”

  张宣瞥他一眼,回答道:“欧明床头快有第四个名字了。”

  丁艳红语噎,憋气,憋气,憋了好久的气想要回嘴时,猛然发现周边的人在悄悄摸摸打量她。

  显然刚才打扰到了人家。

  丁艳红立马泄气了,识趣的不再说话,低头看书。

  张宣没有在意郁闷的丁艳红,而是朝着桌对面礼貌地笑了笑。

  真是巧,没想到文慧竟然在这里。而且还跟自己面对面。

  刚才人家再埋首做题,第一时间没注意到。

  看他打招呼,文慧也是温婉地笑了笑,头一低,继续做题去了。

  见周边人都在认真看书做题,张宣也是归拢心思,开始复习高数。

  其实高数没什么好复习的,那个阴阴拉拉的副教授虽然讲课不怎么讨人欢心。

  但在学期最后一节课上却给了大家惊喜,那就是考试划重点。

  人家副教授说了,只要把他指定的那些题目学会,考试85分是有的。

  至于85往上,那就得看努力和天赋了。

  张宣要求不高,85分足够了。所以这些题被翻来覆去做了几遍后,也是了然于胸。

  不过既然来了,还是不能偷懒,要认认真真复习,学生就应该有个学生的样子。

  就在张宣忙着温习课本例题时,小十一找来了。

  只见她笑眯眯地跟右手边这个男生嘀咕几句后,神奇的事发生了。

  右手边的眼镜男竟然走了,把一票难求的宝贵座位让给了小十一。

  张宣瞄一眼这个不请自来的女人,心头好无力。有些意外,却又没太大意外。

  或者说,就算小十一做出更出格的事情他都不会意外。

  早他娘的麻木了。

  一开始两人相安无事,各做各的题。

  只是十来分钟后…

  张宣跟前突兀地多了一张纸条。

  上面写:你刚才为什么一副嫌弃我的样子?

  张宣无语,把纸条收了,不回。

  小十一不介意,又撕下一张纸条。

  写:之前在台阶上你听到没,人家说我是管院这届最好看的女生,你就不动心?

  张宣左眼皮跳跳,好想一巴掌拍死这个不要脸的。

  回: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文慧就在对面,你可以比照比照。

  似乎心生感应,当两人提到文慧时,后者也抬起了头。

  只见她的视线缓缓在张宣和小十一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纸条上。

  文慧何等聪明,看到纸条就想到了管院的传言,马上判断出传言是真的,苏谨妤喜欢张宣。

  不过三人认识,还在一张桌上吃过饭,文慧虽然没有开口打招呼,最后却还是向小十一轻点了下头。接着看书去了。

  默默观察了一会儿名头盖过自己的文慧,想起张宣有意无意、屡次三番用文慧打击自己,小十一眼睛一闪。

  在纸上写:文慧怎么在这里?

  他也纳闷这事,太巧了。由于梦里的荒唐太过逼真,自己一直在避着对方,却似乎避不开。

  真是透着古里古怪。

  张宣遂回:不知道。

  小十一又抬头观察一阵文慧,静了静,写:你是不是对她动心了?

  写完后,小十一对着纸条怔了几秒,手一抓,揉成团放兜里。

  接着另撕下一张纸条,写:张宣,你是有女朋友的人了,你得离她远点。

  又是怔了几秒,手一抓,把纸条揉成团,放兜里。

  再撕一张纸条,写:今天是我19岁生日,陪我吃顿晚饭吧。

  这次小十一没发怔了,还是手一抓,干净利落地把纸条揉成团,放兜里。

  斜对面的文慧察觉到了苏谨妤的一连串细微动作,若有所思地瞟一眼沉浸在自我世界中的张宣,继续看书。

  这时,小十一打开高数,也是开始看书做题。

  只是做着做着,本子上出现了一个猴子素描图,细细一看,那张猴脸还和张宣有几分像。

  醒悟过来后,她瞄一眼张宣,手一抓,小人物素描图又进了兜里。

  洁白的牙齿小咬着下嘴唇,憋着笑继续复习,做题…

  ……

  1月11号。

  离考试还有3天,离放假还有6天。

  一大清早,阮得志就开着面包车从深城赶过来了。

  是来帮张宣搬书的。

  这些书要寄回上村应付年前的“人民文学”采访。

  叫上闲着打摆子的老邓,张宣三人来来回回,先后搬了五次,才把100多本军事谍战类书籍搬完。

  后车门盖上,张宣就问阮得志:“老舅,你们大概什么时候放假?”

  阮得志说:“要农历29去了,只放假三天。”

  接着他又说:“不过你放心,这次我会多请几天假的。”

  张宣点头,这话他信。

  临近过年,要搁海关其他人想请几天假有点麻烦。但有杨国庭那爷子在,别说几天假了,更大的事情都不是问题。

  张宣又问:“老舅,你有办法弄到火车票没?”

  阮得志和煦笑笑,问:“要几号的?要几张?”

  张宣把阳永健的事情简单说一遍,“19号的,四张吧,要是能弄到卧铺票就好了。”

  阮得志说好。

  上午把阮得志同志打发走了,还没来得及休息,中午李梅来了。

  ps:求订阅!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