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267章,定稿,解脱(求!)

我的书架

第267章,定稿,解脱(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欧明哭诉着说:“宣哥,宣哥,我守这个电话都两天了,你终于打来了。”

  听声儿不对...

  想起机场那个暗号,张宣急忙问:“你刚才喊我什么?”

  欧明重复喊:“宣哥,宣哥。。”

  张宣嘀咕:“哦,我应该没危险对吧?”

  欧明快哭了,“宣哥你没危险,我有危险,我快饿死了。”

  张宣问,“你不是带了钱吗,怎么回事,还哭上了,出事了?”

  欧明哽咽着说:“宣哥,别提了,我上了姥姥的当....”

  接着欧明简单把他到沪市的事情说了一遍。

  因为爱情,因为向往鸿雁传书里的美好,一开始欧明和笔友还是带着憧憬见面的。

  只是见面以后,女方似乎不不太满意欧明,陪欧明逛一天后,找着机会把他的钱财都卷走了。

  后来身无分文的欧明决定去打临工挣回家的路费。可是身处异地,人生地不熟的,一不小心被人关了小黑屋,最后是逃出来的....

  张宣蹙眉:“你的钱不是挂在珠穆朗峰上么,人家怎么取走的?”

  欧明嗫嚅,摸摸大光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我们不是开了房嘛, 不是要洗澡嘛,就丢了....”

  张宣问:“是事前洗澡, 还是事后洗澡?”

  欧明郁闷:“事前丢的, 没有事后。”

  张宣问:“既然是事前, 那以你的谨慎,应该到淋浴间在脱短裤的吧?”

  欧明一脸苦涩:“你不知道, 那女的手段高超,我还没进淋浴间短裤就脱了。”

  张宣忍着笑,骂道:“这真是个臭不要脸的, 也不嫌你的钱有尿骚味啊。”

  欧明一脸囧,慌忙说:“宣哥,这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我的钱丢了, 我现在饿肚子呢。”

  张宣问:“这两天你怎么过来的?”

  欧明隐瞒了被人施舍的那一幕,说:“捡垃圾卖。”

  “你是逃出来的,现在有没有安全没问题?”

  “你放心, 我一口气奔了几十分钟, 这里人多,我会小心的。”

  “那就好,不过你还是要小心观察四周, 一有不对, 你就往大饭店、酒店之类的地方跑。”

  “宣哥, 我晓得个。”

  张宣认真问:“你现在哪,我看看能不能帮到你。”

  感觉有戏,死马当活马医的欧明瞬间看到了曙光, 眼睛睁得溜圆:“宣哥,你真在沪市有路子?”

  “嗯,有一点。但不打包票, 我尽力试试。”

  张宣应一声,找到笔和纸就催促道:“你说说地址。”

  欧明说:“我在沪市静安区威海路这边。”

  张宣问:“多少号?”

  欧明不懂, “啥子,什么多少号?”

  张宣说:“门牌号,我说的是名牌号,你去附近找个人问问, 速度, 我等你回复。”

  “好, 你等下啊。”

  两分钟后, 欧明拿起公话听筒说:“宣哥,还在么?”

  张宣回答:“在,你说。”

  欧明说:“我问了两个店老板,他们告诉我这是威海路333弄。”

  张宣用笔记下地址,对他说:“你就在这个电话亭守着,别离开,我等会回复你。”

  欧明点头哈腰,感激涕零:“我不会走的,我都在这守两天了。”

  挂断电话,张宣想了想,给李梅去了电话,把欧明的事情介绍一下。

  然后问:“你有没有办法,那边有认识的熟人没?”

  李梅沉思几秒,随即说:“静安区的话,只能找曹茉了,离她近些。”

  “你是说新民晚报的曹茉?”

  “对,就是她。”

  张宣觉得行:“可以,那你要她帮个忙吧,给我同学送点钱,帮他买张回家的票。”

  李梅应允一声,挂了电话。

  几分钟后,李梅打电话回复他:“我刚和曹茉通了电话,她在开会没时间,不过她已经派人开车去找了。”

  张宣说:“好,你跟曹茉说我谢谢他,下次请她吃饭。”

  李梅笑道:“曹茉预料到你会这么说的。她说不要你请吃饭,饭她可以请你,她要你的一套签名书,包括你正在写的新书。”

  张宣跟着笑了,很是受用:“行,没问题,你把地址给我。

  到时候我给她邮寄一本。”

  记好曹莉的地址,挂断电话后,张宣又给欧明去了电话,再次嘱咐他不要动,有朋友会来接他,到时候听安排就成。

  等到张宣忙完,把听筒放回原位。

  一边等久了的邓达清好奇问:“这是哪个奇葩,竟然相信笔友的爱情?”

  鲁妮听着这话不爽了,侧头拿眼瞪他:“我们以前不就是笔友吗?怎么,你不相信我俩有爱情?”

  老邓垂着眼皮,一脸便秘,不敢说话了。

  张宣不时看看两只斗鸡眼,差点乐疯,没得说,赶紧趁着这个机会胡吃海吃。

  饿了5天,这顿饭吃的舒心。

  饭到中间,张宣问两人:“你们什么时候结婚?”

谷</span>  闻言,老邓没做声,装起来了哑巴。

  鲁妮眉毛一皱,放下筷子望着他。

  张宣右手抚额头,暗骂自己真是傻子,真是哪壶不提、提哪壶。

  是个人都看得出,老邓明显对结婚有恐惧,明显对前任余情未了。

  叹口气,也不知道老邓是真痴还是假痴,那样的女人还有什么惦记的呢?

  除了长得比鲁倪看好些,做妻子样样不如鲁倪。

  再次悄悄瞄瞄两人,张宣把最后一块梅菜扣肉放碗里,吃干抹净。

  最后用纸巾擦擦嘴,赶紧走人吧。

  回到书房,张宣摸摸圆圆滚滚的肚子,缓了缓,稍后又开始工作。

  接下来的日子,张宣很有规律。

  白天工作,晚上一般熬夜到凌晨两点左右。

  早饭就随便将就点,或者干脆不吃。

  中午准时到门口拿饭,晚餐也是一样。

  有时是老邓送饭,有时是鲁妮送。

  还有好多次是得知消息的王丽老师在送。

  …

  这天傍晚。

  张宣在走廊上一边吃,一边小声问王丽:“老师,底下这两人在同居?”

  王丽扶着栏杆甜甜一笑:“可不是,天天过着没羞没躁的生活,看得我都羡慕。”

  张宣半真半假说:“趁着美好青春还在,你也赶紧找一个。”

  王丽没接话,仰头望了会天空,随后问:“张宣,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宣一脸莫名,嘴里有食模糊应答:“什么怎么做到的?”

  王丽转头看着他:“大作家啊,那么大一作家,你是怎么当上大作家的?你是怎么写出“风声”的?”

  这话好听,张宣心里有些小得意:“我说我也是误打误撞,靠的是天赋,你信不信?”

  没想到王丽说:“我信!”

  她说:““风声”这本书我前前后后读了三遍,写得真好,我很佩服你。

  看完书,我就在想,我要是早些年遇到你,估计也会像苏谨妤那样缠着你,爱得死去活来。”

  张宣汗颜:“连你也听说了?”

  王丽掩口笑:“听说了,不止我听说了,教93级的管院老师差不多都知道。

  你不会还以为是秘密吧?

  告诉你,大家在办公室闲得无聊时,都拿苏谨妤和你找乐子。”

  张宣头疼:“为什么是我?”

  王丽幸灾乐祸道:“因为苏谨妤够出色,因为你们的关系够奇特。”

  张宣,“……”

  背过身,专心吃饭,不搭理她了。

  欧明回来了。

  张宣看到他第一眼就是想笑。

  看到第二眼就是心酸,短短几天,欧明就瘦了很多。

  嶙峋瘦骨,甚至可以说是暴瘦。

  见到张宣,欧明就像见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小跑过来,双手紧紧拉着张宣的手,感激地说:

  “宣哥,谢谢你,我老欧这辈子欠你一个情。”

  张宣顺手拥抱一下他,安慰道:“以咱们的关系,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假期还长,你有什么安排么?要不要先回家?”

  欧明叹口气说:“我欠一屁股债还怎么回家嘛,不回家了。

  我联系了万军,我打算去工地上打临工挣钱,等会他会来接我。”

  张宣望着他,想了想,还是提醒道:“打工可以,别去跟着打架。”

  欧明摸摸光头,一副深以为然的样子说:“我不傻,要是喊我打架,大不了我不做了嘛,我不做了还能吃了我不成?”

  听到这话,张宣放心了,带他去外面的大排档好好吃了一顿。

  中午万军来了,三人小聚一会儿后,各自分开。

  万军带着欧明去了工地,打工挣钱。

  张宣回书房,日复一日,继续改稿。

  悄悄地,时间不知不觉走到了7月18日。

  清晨,通宵一个晚上的张宣推开窗,闻着外面的清新空气,听着鸟语花香,心情不由大好。

  全身通透,清神气爽,心情是真的大好。

  就在刚才,他完成了最终定稿。

  无事一身轻,闭上眼睛就是解脱,这是他此刻的心境。

  经过快20天的艰苦奋斗,他已经感觉不到大悲大喜了。在重重压力下,只有一路走来的踏实和满足。

  ps:求订阅!求月票!

  (还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