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328章,三个目的(求订阅!求月票!)

我的书架

第328章,三个目的(求订阅!求月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如流水,转瞬即逝。

9月份到了,莉莉丝也是第一个离开伦敦的人。

张宣跟着去了趟苏格兰东海岸圣安德鲁斯。

说实话,他对圣安德鲁斯这个城镇的感觉很是一般,甚至不喜欢。

怎么说呢,就是色调有种废墟感,落败感。

可能是后世的高楼大厦和霓虹灯见多了,骤然见到这样的灰色格调,有视觉落差。

在学校转了一圈,一起吃了顿饭。

离开前,莉莉丝非常不舍的抱着他,“你先去忙,先去找资料、找灵感,等我放假就来找你。”

“好。”

张宣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头发,最后凑头亲昵一下,也是跟着廖芸和谢琪回了伦敦。

女儿回学校了,廖芸也是松了一口气。她虽然阻拦得了一时,但阻拦不不了一世,于是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第二天也走了。

从希思罗机场回来,谢琪热情地问:“大作家,你呢,你想去哪,我送你过去。”

张宣也不客气,笑说:“送我去伦敦图书馆吧,我去找点资料。”

谢琪说行。

他此番来英国有三个目的。

一个目的是见见莉莉丝。

当他决定不再逃避,决定接受这个女人时,就在心里给她开辟了一片土壤,自然是要来见见的。

第二个是关于“发条女孩”。他去图书馆,要多多翻找科幻类书籍,甚至要买一些回家填充门面,做给别个看。

这样以后别人问起来、你的科幻小说有很多西方元素时,也有解释的根源。

第三个目的就是会会罗琳。

老实话,第三个目的是最不靠谱的。

偌大的城市,在茫茫人海中,想要找到罗琳无异于大海捞针。

不过他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找不找得到都不是那么重要。

94年正是罗琳第一段婚姻破裂期。

她带着孩子返回了英国。

经常在伦敦和曼彻斯特两个城市往返做秘书工作,工资低廉,因为租不起房还向政府申请了低保。

根据破碎的回忆:由于脑海里装着哈利波特的故事,为了把这个故事写出来,罗琳在这段时间,经常跑伦敦图书馆和市政厅图书馆查阅资料。

原因嘛,非常简单,就是为了填充她自己的知识。

所以张宣决定在这两个图书馆守株待兔一段时间,问问图书馆里的职员,是否认识罗琳这么個人?

要是这里找不到,他就决定去曼彻斯特城市的曼彻斯特中央图书馆碰碰运气。

如果伦敦和曼彻斯特都找不到,他就最后去一趟罗琳的老家苏格林爱丁堡看看。

这是他的全部计划。

如果计划里没碰到罗琳,那就放弃“哈利波特”这本书。

其实做出放弃的决策也是无奈之举,没办法的事情。

有资料显示,罗琳的第一部哈利波特是1995年写完的。

现在都是1994年9月份了,说不定人家已经动笔了。

还有一种说法,说罗琳的“哈利波特”很早就开始动笔了,只是断断续续到1995年才完稿。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张宣不会冒着被世人质疑的风险去写哈利波特。

因为这样会得不偿失。

钱嘛,哪里赚不是赚?

没必要在这颗树上吊死。

伦敦图书馆很大,创建于1841年,已经有150多年的历史。

管内收藏超过了100万种物品,涵盖了55种不同的语言和000多种主题。

张宣进到里面就感受到了一种浓烈的书香气,这种文化沉淀非常迷人。他很是喜欢。

张宣目的非常明确,先是找一本科幻书籍,然后来到魔法类书籍区域守株待兔。

因为他知道,罗琳要是来这个图书馆,就一定会在魔法类书籍区域查找资料。

第一天,张宣在图书馆呆到日落时才走出来。

收获颇丰,他快速读完了“魔鬼三角与UFO”。

第二天,张宣赶了个大早,还是去的伦敦图书馆。

今天他换了本书,读的苏联科幻代表作“在我消逝的世界里”。

读完这本书时,张宣感觉脖子有点累,大致扫视一圈附近区域,还是没看到罗琳。

他也不失望,直接出了图书馆。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

张宣上午准时到,下午谢琪准时来接,接着两人就去找个小饭店吃一顿,或者谢琪回家做饭。

有一次谢琪问他会不会做饭?

张宣回答就是:因为从小会读书,家里从来不让干活,两手从没沾过阳春水。别说做饭了,酱油在眼前倒了都不带扶一把的。

谢琪语塞好久,末了只得感叹:你虽然出生在农村,却遇到了开明的父母,难怪有这么大的成就。

每当这个时候,张宣就像小鸡仔似点头,夸她厨艺好,把人家夸得心花怒放或者不好意思为止。

反正就是一句话,想要老夫给你做饭,您梦还没醒呢

车子往前开一段,谢琪问:“今天收获怎么样?”

张宣回答说:“还好,里面馆藏丰富,每天都有惊喜。”

谢琪又问:“那你还要去曼彻斯特吗?”

张宣说:“去,你天天好吃好喝的供着我,改天我怎么也得陪你去看看曼联球赛。”

谢琪高兴地说:“算你有良心。你不知道,为了不怠慢你这个大作家,我天天打电话给国内,问我妈妈这菜怎么做,那菜怎么做,真是操碎了心。”

张宣说:“所以说你是我姨姐呢,天生就会疼人。”

谢琪鄙视地看他一眼:“把后半段收回去,我可不敢疼你,你这胃口也太刁钻了。亏你第一天还说不挑食,我单纯地信以为真了。”

为了明天还能吃到好吃的,张宣只是笑。

路过一家酒吧时,谢琪忽然问:“你去过酒吧吗?”

张宣看着外面的酒吧说:“没去过。”

谢琪找个地方把车停好,“走,我带你去见见世面。”

张宣问:“你经常来酒吧?”

谢琪摇头:“我对酒吧无感,不怎么来。

不过你既然来了伦敦,就应该各种生活都体验一下,这样能开拓你的视野和丰富你的写作内容。”

张宣赞同:“有道理。”

进了酒吧,两人啥事也没干,就安静找个卡座喝酒,看一群老外在舞池里摇曳。

张宣暗暗观察了会谢琪,发现这女人似乎真的不怎么喜欢酒吧氛围,有男子来找她搭讪,基本不带搭理的。

中间有两个女人来找张宣跳舞,被张宣拒绝了。

谢琪开玩笑:“刚才这两女人的长相不错,你不应该拒绝。”

张宣跟她碰一杯,“酒吧里的女人再优质、再漂亮我都不想有交集。”

“哦?”

谢琪笑着看他:“为什么?歧视人家?看不起人家?觉得人家不干净?”

张宣答非所问:“我在羊城听到一个故事。

有一个女留学生从国外回来,一连相亲9次都没成功,你知道为什么吗?”

谢琪猜:“外在条件不好?”

张宣摇头:“很好,算的上美女。”

谢琪再猜:“要求高?”

张宣又摇头:“和她相亲的对象家庭条件都非常不错,她每次都看上了男方。”

谢琪问:“男方都拒绝了她?”

张宣点头。

谢琪视线在酒吧里穿梭一圈,明悟:“她是个酒吧女,爱逛酒吧?”

张宣笑说:“也不是。那女的是个直性子,男方问她在国外谈过男朋友吗,她说谈过一个。

听到这个回答后,男方立即跑了。”

谢琪惊讶:“9个男的都是同一个理由。”

张宣嗯一声。

谢琪问:“为什么?年纪到了,谈恋爱不是很正常吗?”

张宣看着她眼睛:“谈恋爱是正常,但是和老外谈过的女生,很多国内男同胞都接受不了。”

谢琪想了想,前倾着身子问:“有精神洁癖?”

“对。”张宣如是回答。

谢琪饶有意味地问:“你呢,你有这样的精神洁癖吗?”

张宣十分坦诚:“当然,我也不例外。”

谢琪逮着他上上下下打量一番,临了似笑非笑道:“你这是给我打预防针呢,让我别带坏莉莉丝?”

张宣摇摇头:“那不用,我很信任莉莉丝。”

谢琪说:“你很自信!”

张宣喝着酒,翘起二郎腿说:“和自信无关,我只是实话实说罢了。”

谢琪跟他碰一个:“确实是实话实说,我这表妹我理解,想要它移情别恋很难。不过你也有让她迷恋的资本。”

銆愭帹鑽愪笅锛屽挭鍜槄璇昏拷涔︾湡鐨勫ソ鐢紝杩欓噷涓嬭浇澶у鍘诲揩鍙互璇曡瘯鍚с傘/

张宣问她:“你呢,你怎么不在这边找一个?”

谢琪晃了晃酒杯说:“我的心不在这。”

张宣讶异地瞅着她,末了歉意地说:“不好意思。”

谢琪笑着摇头,又跟他碰一杯,默默地喝酒。

就这样无声无息喝着,一不留神,外面天色已然全黑。

张宣问:“还能开车吗?”

谢琪说:“我们打车回家。”

张宣放心了,对这女人的好感又增加了几分,这是一个比较自律的人。

回到家,谢琪开始紧锣密鼓地做饭。

而张宣呢,进了房间,开始写作,写“发条女孩”。

这已经成了他的习惯,每天不管有多晚,不管多累,都要坚持写5000字往上。

对于这一点,谢琪非常佩服他的毅力,有时候看他忙到很晚时,还会给他做夜宵吃。

次日,英国下着小雨。

伦敦在海风的吹拂下,有点清凉。

吃过早餐,已经把车提回来的谢琪问他:“今天还去伦敦图书馆吗?”

张宣沉吟几秒,说:“今天不去伦敦图书馆了,换一家,去市政厅图书馆。”

闻言,谢琪没说话,直接把车开了出去。

今天之所以换目标,是因为张宣最近已经向图书馆的职员打听过,确实有罗琳这人。

他们对罗琳有印象,说这个女孩很内敛,一般和人说话时,从不敢看人眼睛。

图书馆职员还告诉他,说有一段时间,罗琳天天来伦敦图书馆查找资料。

张宣指着魔法类书籍区域问:“是不在这块地方找?”

图书馆职员确认地点点头,说是的,以前天天在这里能看到那个内向的女生,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最近有一段时间没看到了。

市政厅图书馆没有伦敦图书馆大,张宣还是同往常一样。

进去找科幻类书籍看,才刚来,他不急。

一连两天,张宣就这样不急不慢地过来了。

第三天,当张宣已经和图书馆职员有了一定程度的熟悉后,准备问询时,他突然愣住了。

心想卧槽,要不要这么巧的?

我正好想问曹操,曹操就来了?

前生罗琳作为全世界都知名的人物,张宣自然认得出真人。

ps:求订阅!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