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494章,同文慧买礼物(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494章,同文慧买礼物(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

  张宣应声,洗澡刷牙一气呵成。

  吃完东西,张宣带着团队去了行政大楼,开会。

  中午跟大老板吃饭,。

  下午又结伴一起去了浦东新区的世纪大道。

  前生张宣来过这里,那时候这里是“沪市国金中心商城”的地盘。旁边就是著名的东方明珠。

  而东方明珠才刚刚建成不久。

  望着东方明珠,绕着地理位置极其优越的10万平土地走一圈,老男人心里此刻非常自豪。

  在内心有一种无人诉说的成就感。

  在张宣看来,就算自己的商业综合体中心最终一败涂地,这块地也足可以够老张家吃好几辈子的了。

  而商城开在这种地方,会失败吗?

  除非脑子秀逗了。

  不,就算脑子秀逗了,商城失败的概率也极其小。

  这个黄金地段,不敢绝对地说是沪市最好的地块,但也绝对是沪市最好的那一小撮之一。

  张宣笑容满面地问范芳丽:“我选的这位置怎么样?”

  范芳丽认真地道:“得天独厚。”

  张宣又问她:“有压力吗?”

  范芳丽脸色绯红:“有压力,但我相信自己,相信团队。”

  张宣听了很满意,转身拍拍她肩膀说:“有压力是好事,要学会化压力为动力,我很看好你。”

  “是,张总。”

  “哎,我还是更希望大家叫我大作家。”见她压力山大,张宣半真半假说。

  范芳丽只是跟着笑,不敢真随随便便这么喊。

  要知道现在整个银泰地产有几百号人。但只有李梅、王丽和阳永健这三人敢在不严肃的场合称呼张宣为大作家。

  其他人有一个算一个,没人敢僭越。

  “大作家”这称呼在大家眼里代表什么?

  代表荣幸,代表亲近,代表信任,代表是年轻张总核心圈里的核心人物

  最近在公司一直以“冷血、铁腕手段”示人的裘雅,面对这李梅、王丽和阳永健三人时也是屠刀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裘雅不傻,要是敢对这三人动刀,那张宣会怎么看她?

  是不是把这三个亲密之人动了,下一步就要拿张宣这老板开刀了?

  裘雅心里跟明镜似的清楚,自己的权利来源年轻张总,要是没把张总伺候好,下一秒就该她滚蛋。

  都是聪明人,每一步行事都是心里权衡过的,做到步步有谱。

  在浦东新区的世纪大道逗留一番,一天一夜没合眼的张宣有些困了,同李梅、范芳丽等人招呼一声后,也是回了hp区。

  住宿的酒店就在南京路。

  这一觉睡得舒服,从下午四点睡到晚上10点才醒。

  醒来后吃了李梅准备好的晚餐,接着继续写作。

  他娘的,老男人感觉最近有点魔怔了,但自己确实乐在其中。

  这种酣畅淋漓的写作感觉,只有当初写“风声”时才有。久违了,虽然累,但很幸福。

  第二天,沪市的天气变了,晴天变成了阴天,还刮起了风。

  想到后天就要开学,张宣琢磨着该给双伶买个什么礼物?

  手镯有了,戒指也送过了,这次送项链?还是送耳钉?

  老实话,双伶自然圆润的气质非常适合佩戴耳钉,他很喜欢。

  上辈子看了一辈子,亲了一辈子都还没腻。

  那就耳钉?

  有耳钉能增加床上的乐趣。

  比如咬耳垂啊,嗯哼,还可以舔...

  尤其是双伶偏着头,眼神迷离的样子,特别有味道。

  那就这样愉快地决定了,买耳钉。

  走在路上,这般思绪着的张宣老感觉有人在侧面看他。

  再试一试,感觉没错,就是有人在看他。

  张宣偏头望过去,愣了愣,原来是文慧。

  这都能碰到?

  来两次沪市就碰到两次的?

  要不要这么离谱?

  文慧不是一个人,旁边还有一男一女两个同龄人。

  不过张宣的注意力并不在这上面,而是放在一个劲跟文慧说着什么的中年男人身上。

  这中年男人留长卷发,像一个搞艺术的。

  文慧虽然保持克制,表现得很有涵养,但熟悉她的张宣明白:这姑娘已经很不耐了。

  两人对视一眼,见她没有要打招呼的意思,张宣也没走过去。

  他隐晦地瞥一眼人群中的陈燕后,直接去了前面的珠宝店。

  陈燕会意,以路人的身份不着痕迹地走到了文慧身边。

  10来分钟后,陈燕回来了。

  张宣一边低头看首饰,一边问:“怎么回事?”

  陈燕说:“那个中年人好像是日本一家演艺公司的星探。”

  张宣诧异:“星探,你确定?”

  陈燕说:“确定。”

  张宣诧异:“你怎么知道人家是日本的?”

  陈燕说:“口音。”

  张宣多看了眼她:“知道是哪家演艺公司吗?”

  陈燕摇头。

  张宣又问,“结果怎么样?”

  陈燕说:“被拒绝了。”

  闻言,张宣一点都不意外。

  文慧这样的家庭,文慧的性格,怎么可能看得上娱乐圈?

  只是他有点好奇,日本的演艺公司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过他也就好奇一下下,这事跟他一毛钱关系都没,还是买耳钉实在啊,后天晚上可以过个新潮的夜。

  细细看了一路,就一款比较符合心意,但还是不太满意。

  怎么说呢?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里作用,可能是那些大牌还没有入驻沪市的原因,他就感觉这些款式很土。

  又逛了小会,还是没有看上的,有点郁闷了。

  “你在给双伶买耳钉?”

  正当他把手里的耳钉退给营业员、准备回羊城自己的商城买时,旁边忽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音如其人,质朴干净,不用看就知道是谁。

  张宣抬头:“你也来买首饰?”

  文慧爽利一笑:“对,打算给我妈买个镯子。”

  张宣瞄一眼文慧旁边的一男一女,开口道:“那你买,我先走了。”

  见他抬腿要走,文慧想了想说:“如果这里的耳钉你不满意,我可以带你去个地方看看。”

  张宣眼睛一亮,侧头问:“哪里?”

  文慧转身走在前头:“跟我来。”

  “成。”张宣跟上。

  路上通过介绍,老男人这才知道旁边的一男一女是文慧的表姐表弟。是她小姑的一双儿女。

  文慧带他去的地方是南京东路432号,老凤祥珠宝店。

  她介绍说:“这里是整个沪市最有名的珠宝店,应该能买到你喜欢的。要是这里没有,还有一家“老庙黄金”也不错。”

  盯着“老凤祥”三个字打量半晌,张宣瞬间记忆上涌,一下子就想起来了这个老品牌。

  心里暗道,刚才怎么就没想到它呢?

  不愧是沪市最有名的珠宝品牌,张宣在里面逛一圈就挑中了5款耳钉。

  而其中的一款幸福四叶草黄金耳钉和一款心形钻石耳钉,让他最满意。

  不过价格都比较贵。

  但在张宣眼里,这价格就如粤省人挥挥小手说的:毛毛雨啦~,洒洒水啦~

  张宣比对一番,问文慧:“你觉得哪个更好看?”

  这时营业员笑着搭话:“先生,您女朋友气质好,黄金显富贵,钻石表爱情,这两对耳钉戴在她身上都应该特别好看。”

  听到这话,旁边的表姐弟懵逼地对视一眼,脑子里一排问号。

  张宣对营业员笑笑,看向文慧。

  文慧接过黄金耳钉和钻石耳钉认真品鉴,然后对着镜子试戴一番,最后说:“确实都好看,我觉得双伶应该都会喜欢。”

  张宣听懂了:“你的意思全买?”

  文慧巧笑着说:“你又不差这点钱,买两对给双伶换着戴。”

  张宣觉得在理,转头对服务说:“帮我包起来。”

  “先生您真有眼光。”营业员接过幸福四叶草黄金耳钉和心形钻石耳钉,欢天喜地忙活去了。

  这时文慧问他:“你怎么在沪市?”

  张宣开口:“在家闲得无聊,来这边散散心。”

  想起上次在百货的不期而遇,文慧显然没信他的鬼话。

  张宣问:“你什么时候从美国回来的?”

  文慧摇摇头,“记不得了。”

  张宣:“……”

  这姑娘的报复心也忒强了点吧?

  见他被自己呛到气结,文慧会心一笑,说:“我昨天晚上回来的。”

  张宣好奇问:“之前那中年人是?”

  文慧说:“一个日本的星探?”

  张宣充分发挥表演天赋:“啊?星探?还日本的?”

  “嗯。”

  文慧轻点头:“是日本一家叫星尘传播事务所的星探,我们在美国街头碰到的。”

  张宣恍然大悟:“然后对方看你形象气质好,就追到中国来了?”

  文慧笑而不语。

  等待最是无聊,张宣顺嘴问:“你这是第几次拒绝人家?”

  文慧说:“第5次。”

  张宣赞叹:“锲而不舍,人家还挺有韧劲的。”

  闻言,文慧麻麻利利笑了:“再有韧劲我也不会考虑。”

  张宣悄摸竖个大拇指,“就冲你这话,等会我请你们吃晚餐。”

  文慧拒绝了:“还是我请你吧,我还欠你一个人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