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553章,你想干什么?

我的书架

第553章,你想干什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张宣带领大家合唱,一时间年会现场弄得跟大明星开演唱会似的,气氛好到爆炸。
  很多女性员工看着台上的张总,眼里闪烁着无限光芒。
  虽然她们口里喊着“张总,我爱你”、“张总,再来一首”,但都有自知之明,都知道自己跟大老板没那可能。
  不过也有条件特别好的女人心里忍不住想,长久夫妻做不了,要是运气好,来一次露水鸳鸯也是不枉此生啊。
  节目表演完了,员工奖也颁发完了,接下来是会场众人期待已久的抽奖环节。
  人人有份,凭借工号抽奖。
  特等奖是一辆商务车,中奖者可以选择要商务车,也可以选择按市场价拿钱。
  一等奖都是冰箱、彩电等大件
  抽奖花了很长时间,抽完后,就是最后一个环节,年会宴席。
  这个环节身为公司大老板的张宣属实有点怕。
  这不,端起酒杯才说完祝酒词,一众高层就端起酒杯过来、开始带头使坏了。
  几十桌,排着队来敬酒,张宣筷子拿起都没吃菜的时间。
  好在旁边的陈龙和彭志勇是此道中的高手,帮着挡了不少酒。
  但就算这样,张宣还是喝得有点多,最后不得不借助裘雅的掉包手段,喝白开水了事。
  “张总,我敬你。”刚才的迪斯科女领舞摆弄这妖娆的身段,好不容易轮到她了。
  如今人家也是公司的中层管理了,身材是真的不错,手一掐估计都得掐出水来。
  以过来人的经验看,这女领舞非常适合出演新白娘子传奇里面的水漫金山剧集。
  “谢谢。”张宣很客气地同人家喝了一杯。
  女领舞算是开了一个先河,众多女同事纷纷端起酒杯向帅气多金的张总开炮。
  一时间张宣苦不堪言,身上不大功夫就有了几十上百种香水味儿。
  喝酒不算,还要趁机合影。
  胆子大的,还要搂下咱们张总的胳膊合影,以示亲密。
  不好拒接,来者不拒,张宣腿都站僵了,笑容都快成麻瓜了。
  等到把最后一波人打发走,裘雅悄悄打趣:“张总,今晚时机最佳,要不要安排?我看女领舞有意。”
  张宣笑笑,低声问:“我同学什么时候进来的?”
  说到正事,裘雅小声说:“第一个节目结束的时候,她们好像是从白云区方向过来的。”
  不错,裘雅这女人观察入微,一句话把他想要问的都解答了。
  白云区?
  那文慧应该是从白云机场过来,也就是说她去了一趟小姨家。
  那应该不是特意过来的,而是路过顺便来看看?
  这才符合文慧的性格。
  要是今天有邹青竹在,那特意过来看就一点不奇怪。
  张宣稍微打量一番,没见到文慧和赵蕾的人影,问:“她们人在哪?”
  裘雅意有所指地说:“会场位置不够了,我安排她们去了酒店吃。”
  张宣秒懂,这女人会来事啊,不想让阳永健撞见。
  不过他身正不怕影子斜,懒得解释什么。
  裘雅刚走,阳永健就走过来了。
  只见阳永健问:“你刚才在找谁?”
  张宣说:“找你啊,我看你在忙着应酬,就没去打扰你。”
  阳永健明显不信:“得了吧,我没那么有魅力。”
  不过在这个场合,她也不多说这话题,反而端起酒杯,认认真真说:“老同学,恭喜你,这杯我敬你,祝你一年更比一年好!”
  “好。”还是第一次收到阳永健的祝贺,老男人这杯没用白开水,而是用了真酒。
  一杯喝完,阳永健就说:“你脸都红了,少喝点。”
  “我知道。”张宣打个酒嗝,其实他早就到顶了,只是碍于今天这场合不好直接开溜。
  不过好在李梅是个有眼力见的,见他快不行了,就带着一众男高管跟过来敬酒的员工拼了起来。
  中途,绕了一圈的裘雅回来了,“走吧,我扶你去休息。”
  “那行,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张宣亦步亦趋地跟了出去。
  来到外边,吹一吹冷风,迷迷糊糊的他顿时清醒不少,但走路还是有些飘,今天喝了白的,喝了红的,还喝了啤的,混在一起后劲特别大。
  裘雅问:“今晚是在这边休息,还是?”
  张宣直接说:“回中大。”
  裘雅会意,搀扶着他往外边继续行去。
  中途遇到了裘博仁和陈敏夫妇,打个招呼后就各自散。
  陈敏回头望着这对人影,有些不甘地感慨:“可惜了,你女儿不争气,抓不住机会。”
  裘博仁却看得开:“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要强求。”
  来到停车场时,早已等在驾驶座的赵蕾立马下车拉开后车门。
  张宣对裘雅挥手示意一番后,也是坐了进去。
  迎面就碰到了车内文慧的目光,“你喝多了?”
  “嗯,有点。”张宣回。
  喝多了,何止喝多了。
  随着车子的移动,张宣就开始犯晕,一开始还能正经地靠着椅背。
  慢慢地,慢慢地就把头倾斜到了文慧肩膀上。
  文慧本能地有些抗拒,想伸手推醒他,可是看到他脸上拧巴的表情时,又忍住了,瞥一眼前面开车的赵蕾,最后她把头偏向窗外,不了了之。
  赵蕾的车技很好,比陈燕开的更快更稳,很快进入了海珠区。
  当车子在一个拐弯路段拐弯时,张宣干呕一声,随即猛地睁开眼睛喊:“停下车。”
  前面的赵蕾时时刻刻都在关注着大老板,闻声,驶过弯道就把车靠边停下。
  “呕...”
  张宣推开门,一个加速度冲下去,弯腰顿在路边狂吐。
  赵蕾也是赶紧下车,走过来搀扶着他,一边扶着一边帮他轻拍后背。
  文慧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推开门下来,把盖子拧开等到他吐得差不多了后及时伸到他跟前。
  张宣接过水,对两人说:“不用管我,外面风大,你们先回车里去。”
  其实风大不风大都无所谓。
  但呕吐的味道重,他不想俩女人犯恶心。
  用水漱口,直到把一瓶水漱干了才算完。
  回到车内,文慧黑白的眸子透亮着纯粹,关心问:“好些了吗?”
  “嗯。”张宣有气无力地靠在椅背上,问前面的赵蕾:“有口香糖吗?”
  “有。”赵蕾伸手一倒腾,很快就把一盒新的口香糖递给他。
  拿一片,撕开,放嘴里,顿时好受多了。
  车子继续开,到了公寓二楼时,文慧向后看一眼,见赵蕾没跟上来就问:“饿不饿?”
  晚餐本来就没吃什么主食,尽喝酒了,他没有虚伪,而是实诚道:“饿,胃都空了。”
  文慧点头:“你先去洗个澡吧,等会上来吃饭。”
  “好。”张宣本来想说声谢谢,但临了改成“好”。
  送她到三楼走廊,见她开门进去后,老男人也是回二楼洗澡,漱口。
  可能是心理作用,每次晕车或喝酒吐了时总感觉口里会有异样,导致他洗完澡后,又连着漱口三次才善罢甘休。
  对着右手哈口气,闻到的尽是些牙膏清香气,他满意了。
  三楼,他上去时,文慧已经炒了两个菜,一个辣子炒肉,一个青菜。
  简简单单,味道却极好,张宣连干了两碗饭。
  他吃完时,文慧还在淋浴间没出来,想了想,老男人第一次干起了家务活,把碗筷洗了,把桌子擦干净。
  文慧出来看到他正在一丝不苟地擦桌子时,情不自禁笑了笑,说:
  “真是难得,认识你快3年了,第一次见你主动干家务活。”
  “是吧,那是你跟我相处的日子短了。我这人还是有很多优点,你以后要是长时间跟我相处,你就....”
  话没说完,张宣就意识到不对,直接把话中断,抬头看文慧。
  此刻,文慧已经默默换鞋出了门,去了外边走廊上。
  长时间相处?
  什么叫长时间相处?
  自己想干什么?
  哎哟!张宣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自己,看你个嘴没遮拦的。
  卫生搞完,他也是开门走了出去。
  外面北风很大,刮得走廊上的文慧衣衫猎猎作响。
  见他下楼,文慧安静跟上。
  进到二楼后,张宣今夜有点睡不着,开始看电视。
  文慧则直直地去了次卧。
  只是小半晌后,又见她从卧室走了出来,来到他跟前站着,定定地瞧着他。
  张宣眼睛斜了斜,无奈地起身去了书房。
  见此,文慧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随后隐而不见。
  也不知道她看到哪里了?索性把“冰与火之歌”第三卷全部拿出来给她,坐下继续看电视。
  只是这回他把声音调了到很低很低。
  接下来的日子,张宣每天上午都要去工地转转,去商城转转。
  看到一天比一天火爆的生意,他内心有一种满足感。
  年关他娘的就是好啊,天天跟捡钱似的。
  张宣问李梅:“昨天多少?”
  李梅说:“差不多85万人次,销售额是5090万,接近人均60块。”
  张宣砸吧嘴:“平日里人均17到22之间浮动,要过年了大家果然舍得花钱。”
  站在四楼,望着下面的人流,李梅说:“其实人均还是低了点,比我预想的低了点。”
  张宣跟着往下看:“别拿你在澳洲的生活同国内比,这60已经不低了。搁我老家,得干5个工才能挣这么多。”
  李梅说:“这是过年,是我们国家最重要的节日,我的期待是破6000万。”
  张宣没有盲目:“有点难,不过离过年还有8天呢,也许后面会有爆发吧。”
  经过商量,商城过年都不打烊。李梅等一众高层从现在起,要坚守到元宵节过完才能有时间调休。
  没办法,现在一天顶平时三、四天,公司一众人都跟打来了鸡血似的。
  在商城逛一圈,张宣又去了裘博仁、陈敏夫妻设计团队那里坐了会。
  喝一口茶就问:“沪市的设计图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出来?”
  陈敏看着这位错过的女婿,说:“年后吧,大概还需要一个月时间。”
  张宣点头,嘱咐说:“酒店第一阶段施工进入了关键期,得麻烦你们多用点心,质量第一。”
  陈敏慎重表示:“放心,我们会时刻注意。”
  张宣没再说什么,反正有陶歌联系来的监理在,他心里着实没那么多担忧。
  ps:求订阅!求月票!
  (还有…)
  呃,好多人在催,催没用,得讲逻辑,得按大纲走。
  那些单女主的爱好者,就别来挑事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