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570章,唾手可得!(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570章,唾手可得!(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见张宣看向自己,阿佳妮很礼貌地微笑了下。
  老男人回以同样的微笑,算是打了招呼。
  知道现场很多人在观察自己,张宣淡定地坐下来,不在乎,一脸的轻松写意。
  见张宣看过来,很多人都热情礼貌地跟他打招呼,尽管之前没有交集,都客客气气。
  一个小时后,秀场开始了。
  不同于后世的T台秀,这年头的模特步和展示方式都有些差别。
  这让看惯了后世雷厉风行走T台的张宣有些不习惯,直到过了好几个模特后,神经才慢慢调整过来。
  至于那些让现场名流叫好的时装,他觉得还行,至少比纽约时装周有感觉。
  前生同米见看过纽约时装周,没这氛围。
  这可能跟定位不同有关,
  都说巴黎时装周是最难进的。它对于一些小品牌不友好,对看秀的人筛选严格,这么说吧,现场这些人,放外面都是顶个顶个的精英。
  而纽约时装周就不一样,这是最商业化的时装周,愿意支持小品牌,秀场也愿意向普通人开放。所以很多华人品牌,如李宁、波司登等,为了造势,都会花钱进驻纽约时装周。
  正因为巴黎时装周格调高,现场的每件时装都充满了品牌设计和艺术造诣。
  可惜的是他就一大粗线男人,同现场很多男人一样,看着看着就把注意力转移了,看模特和女明星去了。
  他找到了陶歌,这姐们就比他专注多了。
  秀场到底是女人们和真正懂艺术设计的人的天堂,张宣这个门外汉看得就是一热闹。
  本以为这秀场就会这样毫无波澜地过了,没想到后面纪梵希在酒店举办的酒会让他一下成了大忙人。
  很多人都对这位年轻大作家产生了兴趣。
  纪梵希最初是守在他身边,帮他介绍。但是后面当一些女明星陆续走马过来时,他娘的这老头子跑了,把他卖了。
  女人都是好奇动物。她们和这位大作家接触一番,发现虽然是年轻了点,但气质谈吐很好,再加上张宣身上的BUF光环加成,让她们越来越好奇。
  这可是10亿英镑啊!这可是每天都躺着进大把钞票的优质股啊,张宣今晚魅力十足。
  同络绎不绝的人打招呼、假装真诚地说客套话,这可把他累坏了,口干舌燥不说,笑容僵硬不谈,很多女明星若有若无的贴身靠让他大感吃不消。
  欧美女人身材本来就普遍壮硕,那成果累累真的是逼人。
  碍于场合还要装绅士,还不能尽情地看,哎哟!好难受。
  旁边端着红酒杯的阿佳妮一开始还没看出来他哪里不对?后面看久了似乎看出来了。
  阿佳妮也没想着乐善好施地去帮忙,而是心知肚明地选择看戏。
  似笑非笑,真的是心知肚明。
  在她看来,这年轻的大作家有好几个招女明星喜欢的优点。
  一是年轻,长相好,面部轮廓分明,属于东西方通吃的那种。
  二是未婚,这一本万利的买卖让很多女明星看到了捷近,让很多女明星趋之若鹜。
  三是他够有钱,够有才华,够有名气。
  四是对于未知的好奇,有少数女明星在想,和这样的东方男人来一次,会不会有不同体验?
  张宣看起来不强壮,但由于常年累月练习拳击,线条明朗,脂肪率低,给人的观感非常好。
  再次送走一个女明星,张宣同旁边笑着的阿佳妮相互看了看,打算凑过去跟她说话、以摆脱没完没了的纠缠时,右手边来了一个人。
  张宣侧头,款款而来的人是苏菲玛索。
  苏菲玛索先是同阿佳妮问候一番,接着转身对向张宣:“你似乎很少参加这种酒会?”
  两人曾一起喝过咖啡,聊过天,算得上熟悉,张宣问:“表现的这么明显吗?”
  苏菲玛索笑说:“刚才过来那么多女明星,怎么都没久呆?”
  张宣叹口气,“我太年轻了,吃不消。”
  苏菲玛索很惊讶,没想到他会把内心的想法直接说出来,微笑道:“那我是不是该走了?”
  张宣手上的红酒喝完了,顺手换一杯,说:“你今晚很漂亮。”
  Billie早就跟她说过,这大作家似乎对她有意思。
  纪希梵好像也看出来了,还特意把两人的酒店客房安排在一起。其目的不言而喻。
  所以听到张宣这话,苏菲玛索没有太过意外,这也是那么多女明星碰壁后,她还过来的原因。
  她对这个年轻大作家也有点好奇,也非常有好感。
  必须要好感啊!
  全场这么多大牌女明星都被这男人委婉拒绝了,其中还包括英国的希娜伊斯顿,却唯独对她情有独钟,换谁都有好感。
  毕竟明星混的是名利场,就算刚开始没虚荣心,混久了也会慢慢同质化,也会有有虚荣心的。
  她苏菲玛索也不例外。
  “谢谢夸赞。”苏菲玛索举杯跟他碰一个。
  接下来两人找到了共同话题,聊了有20来分钟,越聊越融洽,越聊越兴奋。
  面对这个前生自己一直很欣赏的女明星,喝完第二杯红酒的张宣忽然鬼使神差地说:
  “有时间吗,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见他眼神里有异样,苏菲玛索愣了愣,原地踟蹰小许后,笑问:“去哪?”
  张宣说:“这里太吵了,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聊。”
  苏菲玛索低头笑了笑,跟他走了。
  旁边的阿佳妮望着这一幕,心下了然,刚才想跟自己说话的男人被截胡了。
  酒会是在大厅举行的,张宣没有直接带她去楼上的客房,毕竟人多眼杂,太直接不好。
  说实话,他现在也是摸不清自己的心态。
  面对这前生高不可攀的偶像,现在似乎有机会得手,他有些蠢蠢欲动,又有些徘徊。
  蠢蠢欲动的理由就不多说了,面对这一情况,这是任何男人都可能拒绝不了的诱惑。
  他就是一个久穷乍富的俗人,他也拒绝不了。
  徘徊是因为,因为自己没打算跟人家纠缠。
  来到一处安静没人的地方,张宣转身凝视着苏菲玛索。
  苏菲玛索没做声,微抬头看着他。
  几秒后,张宣一个跨步,直接低头吻了过去,跟西方女人不要讲那么多客套。
  人家既然跟你来了,就代表了很多意思。
  苏菲玛索早有料到这一步,却没想到会这么直接,微微怔神过后,也没躲避,两人直接纠缠在了一起。
  不愧是感情戏充沛的演员啊,两人无师自通,灵魂非常融洽。
  某一刻,张宣一只手按在苏菲的大腿上...
  苏菲玛索睁开眼睛瞅了瞅他,也没反抗。
  5分钟后,两人分开对视几秒…
  10分钟后,两人再次分开对视几秒…
  一番热闹,苏菲玛索被挑逗地有些动情了。
  只见她大口大口呼吸着,最后整理一下胸口的衣服,“我头发有些乱,我先去房间打理下。”
  老男人秒懂,这是人家的委婉之词,邀请他去房间。
  可去楼上房间还要穿过酒会大厅,人多眼杂,只能一个一个上去。
  “好。”说着,张宣再次凑头亲昵了一番。
  忘情地第三亲密过后,苏菲玛索离开他怀抱,出现在了酒会大厅,随后绕一圈,找个机会不声不响离开了。
  大概过了十来分钟,张宣也出现在大厅,不曾想,迎面就碰到了阿佳妮。
  阿佳妮略带深意地举了举杯,喝一口就让开了位置,示意他过去。
  面对这位法国第一美人,被识破心思的老男人有点尴尬,不过也就尴尬了一下下,随后顺过一杯红酒回敬一口。
  见他站着不动了,阿佳妮眼神扫一眼出口处,饶有意味地打量他。
  张宣:“......”
  张宣走近一步,低声说了第一句话,一句不那么客气的话:
  “你似乎很喜欢看戏?”
  闻言,阿佳妮仰头望一眼天花板,憋笑说:“你不应该在这浪费时间,应该趁着苏菲的热情未消追上去。”
  张宣还是没动,装傻:“追上去?”
  阿佳妮眼神落在他嘴唇上。
  张宣眼皮子跳了跳,赶紧再次喝口红酒,把嘴上的残留痕迹冲淡掉,这次他不装了。
  直接问:“还有吗?”
  阿佳妮睁大眼睛盯着他嘴唇,微笑点头。
  张宣继续喝一口红酒,上下抿了抿嘴唇,“现在呢?”
  阿佳妮说:“你真是一个矛盾体。”
  张宣问:“为什么这么说?”
  阿佳妮说:“你很排斥这种酒会,却又很享受这种酒会。”
  张宣默然。
  排斥确实排斥,受不了波涛汹涌。
  享受也确实享受,都是凡夫俗子,谁也不比谁高尚。
  阿佳妮笑问:“你还不走?”
  张宣说:“好不容易认识你,先跟你聊会天。”
  “看吧,你就是一个矛盾体。”
  阿佳妮说了自己的看法:“你对苏菲明明动了心思,却又临阵退缩了。”
  嚯,这就是法国第一美人吗?
  张宣可不是那种挨打不还手的人,“那你看出来了没,我对你是什么心思?”
  阿佳妮笑道:“如果我再年轻20岁...”
  话到一半,她不说了。
  但张宣听懂了。
  要是她真的年轻20岁,那老男人肯定会转移目标。
  张宣跟她碰一个,喝一口说:“把联系方式给我,咱交个朋友。”
  阿佳妮跟着喝一口:“下次。如果下次有机会见面,我主动给你。”
  “成。”张宣把红酒杯放一边,走了。
  随后跟纪梵希说叨一番,离开了酒会大厅。
  不过他没有去楼上,而是选择下楼出了酒店。
  走到大门口,张宣掏出手机给陶歌打电话。
  “你在哪?”
  “啧,你猜。”
  “不猜,你在哪?”
  陶歌没回,直接把电话挂断。
  张宣蹙眉,再打,又被挂了。
  就在他拨打第三次时,背后传来了陶歌的声音:“你这是要走了?”
  “嗯。”
  “不上去约会了?”陶歌问。
  张宣:“......”
  陶歌说:“你这样把人家晾着,有失男人风范。”
  张宣掀开眼皮:“你看到了?”
  陶歌摇头:“没人看到,但你俩躲了那么久,很多人都会想入非非。”
  张宣松了一口气。
  没看到就好,想入非非谁在乎?
  陶歌围着他转一圈,抄个双手揶揄道:“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说不得苏菲玛索还会因此对你心生怨念。”
  张宣没理她,准备给赵蕾打电话,让她去房间拿行李。
  没想到陶歌直接摆手:“不用了,我看你下楼后,就已经安排她们去拿了。”
  接着陶歌走在前头:“你俩今天狗胆包天,你们就等着明天看报纸吧。”
  张宣:“......”
  回伦敦的飞机上,陶歌优雅的眼神在他身上乱晃,最后忍不住发声:
  “苏菲玛索的味道怎么样?”
  “听不懂。”
  “她离开时,我在门口碰到了她,她衣服上的第三粒扣子不见了。”
  “……”
  “比姐的好吗?”
  “忘了。”
  “忘了我的?还是忘了她的?要是忘了我的,回去我让你找找感觉。”
  “陶歌女士,这是飞机上,请注意下影响。”
  “啧啧!竟然跟姐说注意影响。”
  “……”
  陶歌侧身,附耳低声问:“跟姐说说,这可是苏菲玛索啊,唾手可得的大美人,为什么放弃了?”
  张宣白了眼,没做声,偏头望着飞机外的白云。
  他之所以放弃。是因为他想到了米见,想到了双伶,想到了莉莉丝,还想到了文...
  都是有血有肉的男人,很多时候,都会被繁华世界中的诱惑迷住,但他还是坚持住了。
  错过了小犹太,也错过了品尝苏菲玛索的机会,以后要是面对坂井泉水和孙艺珍,估计能心如止水了吧?
  哎,人呐,果然是随着成就越大,面对的诱惑就越多。
  要搁前生,搁自己一个大学教授,能要到小犹太的手机号码吗?
  能让苏菲玛索动心吗?
  不可能!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
  所以虽然没能尝尝这些偶像的味道会有遗憾,但也顶多就是遗憾。
  面对今生截然不同的道路,他不会为吻了苏菲玛索而后悔。
  更不会为错过了和她一夜欢好的机会后悔。
  回到伦敦时天色已经很晚了。
  莉莉丝回了圣安德鲁斯大学,不在伦敦。
  谢琪因为他要买足球队的事情,已经去了曼彻斯特,打算先同罗琳会晤,取取经。
  回到别墅后,洗完澡的张宣本想给双伶和米见打电话,可算算时差,顿时放弃了。
  国内正是深夜。
  这个晚上,张宣做了个梦。
  梦到了苏菲玛索一脸幽怨的眼神,还梦到了阿佳妮那白如雪的身子骨。
  哎哟,这、这是传说中的娥皇女英啊…
  带着一脸震惊,张宣猛地醒了过来。
  缩头往被窝里一看,还好,就自己一人。
  还好,裤子干干净净,稳住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敲门声。
  不过敲门声只是象征性地,陶歌敲了两下就直接走了进来。
  她扬了扬手中的报纸,眯着眼睛说:“大作家,您了不得啊!”
  ps:求订阅!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