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601章,情难自禁(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601章,情难自禁(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文慧又问:“这个月31号去美国领奖?”
  张宣说:“对!”
  文慧由衷地祝福:“恭喜你!”
  张宣情不自禁走过去挨着她坐下:“谢谢。”
  文慧问:“你要去美国领奖吗?”
  张宣说:“不知道,时间不太够,看能不能办到签证吧?
  如果办不到,就让陶歌去代领。”
  想起美国总统的催更他的事情,文慧巧笑着说:“会的,美国总统会告诉他们特事特办,说不得还会跟你见一面。”
  张宣跟着玩笑说:“那我这面子有点大,有点足。”
  说完,两人近距离互相看着,莫名地都怔了怔。
  然后两人陷入了沉默。
  稍后,文慧身子不着痕迹往墙壁靠了靠,眼神从他身上落到书本上。
  顷刻间,刚才还充满欢心笑语的教室顿时寂静无声。
  自从去年生日那次后,两人已经有半年没距离这么近过了。
  张宣定定地望着她的书本,忽然鬼使神差地伸手拿开一点。
  文慧迟滞几秒,胸口起伏了下,右手又把书本轻轻挪回原位。
  张宣有点儿愣,再次伸手。
  文慧这回没惯他,直接拿起书本砸在他的手心,力度不大不小,砸得老男人有些吃痛。
  但又不是特别痛。
  被打醒了,悻悻然的张宣厚脸皮说:“哎,没意思,你是真把我当贼了,说好的友谊呢。”
  文慧脸上淡然如水,小嘴儿微嘟,没吭声。
  气氛有点诡异,再次陷入了沉思。
  20来秒后,张宣规规矩矩坐好,再次发挥两人的默契,一没事人样子地问:“双伶她们呢?”
  文慧说:“去了图书馆。”
  张宣好奇:“你怎么不去?”
  文慧没理会,低头认真看书做题。
  见到这样,张宣没有再打扰她,起身,拿着书本出了教室。
  听到前面的关门声,文慧紧绷的身子缓缓松弛下来。
  暗暗松了一口气后,放空心思的文慧在座位上呆愣了许久。
  最后想到什么,挪开书本,低头看向了自己胸口。
  细细检查一番,没发现有纰漏后才继续备考。
  走出教室,刚才还风轻云淡地老男人恨不得拍自己一巴掌,把自己拍死算了!
  他娘的,自己真的是飘了!
  瞧自己刚才干的什么**事儿?
  难怪“人世间”续写不下去了,内心不知不觉已经飘了,属实飘得厉害。
  下楼梯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通过刚才的事,自己不当人,确实对那姑娘起了歹念。
  如果说莉莉丝和希捷,自己裤子一松,没忍住还情有可原。
  毕竟她们前生今生和自己都有直接地、或间接地牵绊。
  尤其是希捷,他是发自内心的感动和欣喜,不说现在爱得有多深沉吧,但至少不后悔。
  可文慧...
  哎,文慧这姑娘确实够惊艳,也确实是能打动自己内心的那款…
  这般杂乱无章地在校园里逛一圈,最后调整方向去图书馆。
  见到他来找自己,喜上眉梢的杜双伶二话不说、收拾好书本就跟他出了自修室。
  不顾图书馆来来往往的目光,杜双伶挽着他的手臂,笑逐颜开地问:“你怎么想到来接我了?”
  张宣说:“我有好事想跟你分享。”
  杜双伶期待地问:“什么好事?”
  张宣说:“做好心里准备。”
  杜双伶很佩合,立在原地笑意盈盈地深吸口气。
  张宣看着她眼睛:“我获奖了。”
  “什么奖?”
  “星云奖!”
  听到星云奖,杜双伶声音不自觉抬高了几分,抓着他手臂颤抖地再次发问:“什么奖?”
  张宣严肃地说:“发条女孩获得了星云奖。”
  杜双伶探头,语速奇怪地再次确认一遍,“是真的吗,真的是真的吗?”
  张宣用确定的语气说:“当然。”
  “呜...!”
  心花怒放的杜双伶伸手圈住他脖子,整个人激动地贴在他怀里,瞬间高兴坏了。
  “亲爱的,你好厉害!”女人微微仰头,长长的眼睫毛都充满了幸福因子。
  “厉害吧!”张宣低头凝望着她,心里很满足。
  “厉害!”杜双伶含情脉脉地说。
  路人都诧异地观望着两人。
  一个女孩悄声问同伴:“星云奖是什么奖?你听说过吗?”
  同伴摇摇头:“不知道,没听说过。这位大作家前不久不是获得了雨果奖么?
  看他女朋友那么高兴,这星云奖肯定不差。”
  女孩回头欧望一眼杜双伶:“真羡慕啊。”
  同伴笑问:“你羡慕谁?”
  女孩说:“羡慕他女朋友。”
  这时另一个同伴玩笑说:“我看你这骚蹄子是发春了,想代替那杜双伶躺人家身下了吧?”
  女孩反驳:“如果有机会让你躺人家身下,你会不会拒绝?”
  另一个同伴说:“我会拒绝。”
  女孩追加一句:“要是让你长期躺他身下呢?你还会拒绝吗?”
  另一同伴顿时语噎,权衡好久才说:“那也要看怎么个躺法,如果单单做他情人,我得考虑一下。”
  女孩问:“妻子呢?”
  这时第一个同伴插嘴道:“你这问题就不实际。要是做妻子,估计我们中大没几个女生拒绝得了。”
  话到这,三位女生齐齐回望一眼杜双伶,纷纷感慨人和人之间的命运差距太大了。
  拥抱小会儿,杜双伶放开他,再次挽着他胳膊说:
  “今晚我们去外面吃,叫上慧慧和青竹一起,好好庆祝一番。”
  “嗯,听你的。”
  不久后,一辆奔驰载着四人去了海珠区最好的酒店。
  张宣全程都在打电话报喜,给阮秀琴同志报喜,给老杜家报喜,给老舅报喜。
  杜双伶发挥了女主人身份,同文慧和邹青竹凑一起商量着点菜。
  商量一番,三人点了清蒸东星斑、腊酒煮小花螺、白灼大明虾,最后还来了一个雪蟹。
  张宣头都晕了,合着这三位姑娘尽挑海鲜点?
  不过仔细想想也能理解。
  文慧和邹青竹的厨艺好,一般家常菜她们自己就会做。
  来这种大酒店吃,自然不会点些外面经常能吃到的菜。
  尤其是文慧的淮扬菜,可比一般饭店里的口味好多了。
  不过张宣不同,就如同每次吃湘菜喜欢干锅鸭一样,粤菜每次必点烧鹅。
  点完烧鹅,他往下翻一页菜单,末了问:“你们敢吃蛇羹么?”
  杜双伶和文慧立即点头。
  邹青竹有些害怕,“我没吃过,不敢吃。”
  张宣怂恿:“试试,挺好吃的。我虽然怕蛇,但吃起蛇来可毫不手软。”
  见三人用鼓励地神色看着自己,邹青竹挣扎一番,还是妥协了:“那行吧,那就试试吧。”
  四人要了6个菜,没要酒,点了饮料。实在是近期红酒喝得有点多。
  杜双伶和文慧很喜欢吃东星斑,弄起老男人不敢多下筷子,转而对白灼大明虾使劲造。
  邹青竹口味不一样,这姑娘一直在和雪蟹死磕,一个人连着磕了三只。
  见状,张宣大手一挥,又要了一大份雪蟹。
  由于大家关系太熟了,邹青竹也没觉得不好意思,只是笑嘻嘻地道:“不要心疼喔,回头我给你做好吃的。”
  张宣豪气地大手一挥:“放心吃,大胆吃,管够!”
  吃完最后一块东星斑,杜双伶和文慧不约而同瞧向了张宣。
  哎哟…这两位得罪不起。
  张宣赶忙叫来服务员:“再来一条东星斑。”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露出标标准准的笑,走了。
  等到门关,杜双伶脸色红晕地表示:“吃完这一顿,我以后再也不来这酒店了。”
  “啊?”张宣问:“为什么?”
  文慧接话:“因为我们三个不好意思再来了。”
  张宣听得大乐。
  有钱就是好,无拘无束,想吃啥就吃啥,气氛爆好。
  回去的路上,张宣一边开车,一边问后座的邹青竹:
  “青竹同志,假如我们合伙开个这样的大酒店,你还觉得丢人不?”
  邹青竹还是摇头:“不。但做菜是爱好,要是弄成职业,指望这讨生活就没意思了。”
  张宣叹口气:“你这话倒是有几分哲理,看来大学毕业后就吃不到你的菜了哎。”
  邹青竹说:“怎么会哦?我今后肯定在羊城定居,到时候你和双伶随时都可以来我家串门。”
  杜双伶说:“他的意思是,你成家后就不方便了。”
  邹青竹回答道:“不会,他在部队,一年都回不来几次。”
  闻言,张宣同杜双伶、文慧对视一眼,纷纷看向邹青竹。
  文慧问:“你想通了?”
  张宣在,有些话不能明言,邹青竹含糊点头:“想通了。
  反正也没有遇到自己特别喜欢的男生,那还不如选一个对自己好的、宠自己的。”
  张宣竖起大拇指夸赞:“你这才是大智慧,这辈子肯定惬意。”
  邹青竹自我笑笑:“我是太平凡了,无奈之举吧。”
  这话一出,三个女人顿时聊成了一锅粥。
  他也偶尔插一嘴,很快就到了中大。
  ......
  “快了,快了,时间马上到了。”
  女生宿舍,罗雪把电视调到中央台,抬起手腕看看时间。
  还有2分钟。
  今天是5月25日,是播放张宣纪录片的日子。
  上个月的雨果奖,前几天的星云奖,让张宣再度成了众人口中的话题人物。
  如果说,当初“发条女孩”获得雨果奖时,还有很多人酸。
  那么星云奖一出,那些眼红的人不敢再张扬了。
  现在所有媒体报道论调一致,不吝赞美。
  连着斩获国际上的两个文坛大奖,张宣已经向世界证明,他就是当之无愧的文坛大咖。
  论销量,别人比不过。
  论奖项,别人也只能仰视!
  中国媒体就不说了,报道虽然侧重面各有不同,甚至五花八门。
  但有一个基调不变:为国争光。
  ps:求订阅!求月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