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重生大时代之1993 > 第611章,米见,今晚跟我回家吧?(求订阅!)

我的书架

第611章,米见,今晚跟我回家吧?(求订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姐夫?”
  陶芩拿着听筒还有点懵。
  这几年家里给自己姐姐介绍了那么多优质对象,可陶歌没一次现身。
  久而久之,家里都放弃了给她介绍对象的想法。
  但现在黄鹂却突兀地告诉自己:姐姐有喜欢的人?
  而且还是同黄鹂喜欢同一个男人?
  黄鹂是谁?
  是圈里子出了名的大美人,眼光也挑剔的可怕。
  现在却和姐姐抢男人?
  听起来怎么这么梦幻?
  这么奇葩?
  这么荒唐?
  一时弄不清楚究竟的陶芩原地呆愣了2分钟后,放下听筒,最后按捺不住好奇心、还是决定去一趟安长俱乐部。
  脱下军装,洗个澡换上便装,陶芩开着一辆吉普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安长俱乐部。
  直奔8楼,直奔黄鹂和欣欣所在地。
  一见面,陶芩就问黄鹂:“说吧,人在哪?”
  黄鹂伸手指指隔壁包厢:“在里面。”
  陶芩问欣欣:“我姐也在里面?”
  欣欣摇摇头:“陶姐不在这里,不过黄鹂中意的人确实在里面。”
  “哦?”
  陶芩还以为黄鹂是诳自己过来,没想到还真有这回事?
  她可以不信黄鹂的话,不信陶歌的话,不信李文栋的话,但相信欣欣的话,因为后者在圈子里的口碑极佳。
  陶芩接过欣欣递过来的红酒,喝一口问:“我姐是不是真的有喜欢的人了?”
  欣欣点头又摇头:“不敢百分百肯定,我和黄鹂只是猜测。”
  说着,欣欣把自己和黄鹂的猜测说一遍,临了问:“你觉得有多大把握?”
  “是他?”非常意外的陶芩放下酒杯。
  “确实是他。”欣欣说。
  “报纸上说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我以前因为我姐挂职去伦敦还特意关注过他,那现在又是怎么一回事?”陶芩十分迷糊。
  “这大作家就在隔壁宴请女朋友的室友。”欣欣如是说。
  “他女朋友还是学生?”陶芩有些小惊讶。
  欣欣说:“张宣不也是学生吗?”
  “也是,他的成功都让我忽视了他的学生身份了。”
  陶芩点点头,又问:“哪个学校的?”
  欣欣回答:“应该是北大,李哥开车亲自接的人。”
  陶芩不敢置信:“李哥亲自接的人?”
  欣欣说对。
  听闻这话,陶芩思虑半晌,稍后道:“既然李哥这么浓重,那是不是意味着陶歌和黄鹂都只是一厢情愿?”
  欣欣听笑了,瞧瞧黄鹂,没有选择落井下石。
  见到自己的猜测是对的,陶芩转头看向黄鹂:“你以前这个也看不上,那个也看不上,怎么一眼就相中了一个陌生人。”
  黄鹂说:“这可能就是缘分。”
  “真稀罕!”
  陶芩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什么样的缘分让你都想下场抢男人了?这要是传出去保准是大新闻。”
  黄鹂微抬下巴:“先别呛我。人就在隔壁,你先去看看,看看是不是你姐喜欢的那款?”
  陶芩问:“李哥在里面?”
  黄鹂说:“之前在里面呆了一会儿,现在在9楼。”
  陶芩沉吟几秒,当即起身去了9楼。
  见到陶芩,李文栋诧异问:“你不是天天喊忙吗,今天怎么有时间?”
  陶芩一把坐在李文栋对面,说:“黄鹂打电话让我来的。”
  李文栋秒懂:“看来你都知道了?”
  陶芩盯着李文栋眼睛,非常认真地问:“黄鹂说的是不是真的?
  陶歌是不是真的喜欢上了那位大作家?”
  李文栋顿了顿,随后说:“这事我也不清楚,你该去问你姐。”
  闻言,陶芩直勾勾地看了李文栋一分钟之久,接着右手一伸,拿起桌上的听筒说:
  “李哥你要是不告诉我实话,我就让我妈去问她。”
  李文栋苦笑不得地按住座机,叹口气:“你姐喜欢张宣这事,应该是真的。
  只是...”
  陶芩追问:“只是什么?”
  李文栋说:“我和你嫂子分析,张宣对陶歌应该没有男女之情,所以...”
  陶芩接话:“所以即使我姐这么骄傲的人,也没有选择介入张宣的感情中去,对吗?”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通透,李文栋说:“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
  按陶歌的性子,越喜欢,就越不会介入其中。”
  见猜测变成了现实,陶芩沉默了,有些恍惚,还有些难以接受。
  堂堂银角大王的女儿,却喜欢上了一个不该喜欢上的人,当起了感情看客?
  陶芩抬头问李文栋:“李哥,我姐大概什么时候开始的?”
  李文栋从抽屉里抽出一支雪茄,点燃吸一口道:“这个就难说了,大概率是日久生情吧。”
  陶芩换个话题:“我姐不动,黄鹂姐出马有希望吗?”
  李文栋摇头,铁定地说:“没可能。”
  陶芩前倾着身子,“底下之人相较于黄鹂姐如何?”
  李文栋琢磨一番:“一静一动,难分高低。
  但以男人娶妻的眼光看,静若处子的米见可能更受待见。”
  陶芩嘴巴微张:“这么好看?”
  李文栋饶有意味地说:“都说风流才子、风流才子。
  没有几把刷子也不可能让张宣这种才华横溢的人倾心。
  没有几把刷子,你姐会按兵不动么?甘愿当看客么?”
  陶芩蹙眉:“不对,陶歌就不是这种愿意屈居他人之下的人。”
  李文栋意味深长地说:“因为你姐没把握得到他的心,所以就算得到人也没意义,还可能不欢而散。
  还有...”
  陶芩问:“还有什么?”
  李文栋说:“还有你姐可能是真喜欢。”
  陶芩再次陷入了沉默。
  她自己现在也处于热恋当中,对爱情这种致命毒药深有体会。
  爱情这鬼东西吧,一旦来了,控也控制不住。
  它管你条条框框咋样,管你身份背景如何,都没卵用,所以很快明白了李文栋的话中话。
  本来兴致勃勃而来,陶芩此刻却有种说不出的难过。
  对,就是难过。
  为她姐姐难过。
  同李文栋一番交谈,陶芩已经不把黄鹂的事放在心上了。
  因为结果似乎已经注定。
  .....
  外面围绕他发生的一切,身为当事人的张宣压根不知道。
  当然,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因为阮秀琴同志的原因,他的相貌不俗不假,能吸引异性的注意也不假。
  但老男人很清楚,要是搁前生,陶歌也好,黄鹂也罢,甚至让他动了贪欲的文慧,都不会看上他。
  张宣明白,要是自己如同前世那样平凡,文慧生日那天,自己敢亲文慧的话,招来的肯定不止一个巴掌那么简单,绝交是必定的。
  这也是他今生虽然功成名就了,有蠢蠢欲动的资本了,却还只愿意招惹那些在自己一无所有时喜欢自己的女生。
  双伶是这样,米见是这样,莉莉丝是这样,希捷还是这样。
  这是一种心里局限,他还没打破这种局限。
  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他甚至经常暗示自己不要去打破这个局限。
  …
  张宣很大气。
  这场请客不仅点了一桌上好的菜,还要了罗曼尼康帝和柏图斯红酒。
  之所以点名选了这两种酒,是因为纪录片里出现过这两种红酒,是因为他想让米见有面子。
  是因为他想让这些姑娘们知道米见在自己心里的地位。
  想法很俗,但这么贵重的红酒和菜肴端上桌时,没人会觉得俗。
  由于同陶歌、李文栋、陈建国不久前吃过饭,张宣这一顿吃的比较少,喝酒的同时大部分时间都在跟大家聊天。
  以前没近距离接触过张宣,陆诗韵她们都觉得距离这种传奇人物很遥远,这种享誉世界的人会让她们情不自禁高山仰止。
  但张宣一番幽默地插科打诨之后,众人被他的那份自信和随意感染了,双方的距离拉进了许多。
  米见从进门开始,脸上就一直带着淡淡的笑意。
  她很喜欢看到张宣放下架子和舍友们打成一片,很喜欢看到他功成名就时还保持初心,还是原来的那个他。
  不过唯一让米见无语的是,张宣时不时会给她夹菜,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自然随心?
  但这种场合,米见都不会拒绝他,安安静静吃着,有多少吃多少,来者不拒。
  就算张宣有一次把菜送到了嘴边,米见也只是扫他一眼,就在众人的目光下张嘴吃了下去。
  那双筷子是张宣用过的,众女心里不约而同出现了这个念头。
  看来两人的关系进展要比自己等人想得还深,这是众女随之而来的第二个念头。
  这顿饭吃了很久,足足有两个多小时。
  钟睿睿来自乡下农村,第一次喝红酒只觉得好喝,所以多喝了几杯,但喝着喝着就把自己喝醉了。
  一起喝醉的还有两个,情况都大同小异。
  见状,李文栋很贴心地问:“要不要到这里休息一晚?”
  众女看向米见,有些跃跃欲试,但最后还是谢绝了好意。
  没办法啊,一个宿舍的人空了,学校肯定会知道。
  按说有张宣背书、有安长俱乐部背书不会有什么事。
  但这些女生也都是见机识趣的人精,当下能不麻烦就不会去麻烦张宣,保留一个知进退的好印象相当重要。
  走出安长俱乐部,张宣对米见说:“今晚跟我回家吧。”
  闻言,其她5个女生都齐齐望着米见,都想知道平时一直很矜持、很注重个人修养的米见会做出什么样的抉择?
  是跟男朋友回家?
  还是如同大一那样,对学校里任何有异心的男生都避而远之?
  宿舍5个女生好奇。
  一旁的李文栋也好奇。
  就连后面假装像路人一样路过的欣欣、黄鹂和陶芩也好奇。
  面对这么多双眼睛,米见右手捋一丝细束发到耳后,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好。”
  接着她又说:“不过我们得先送诗雨她们回学校。”
  “当然。”张宣心里大喜,当即转头对李文栋说:“李哥,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头见。”
  都关系这么好了,客气的话就懒得说。
  “路上慢点开车,回头见。”李文栋站在路边目送三辆车子离去。
  张宣等人走后,陶芩看一眼黄鹂,对李文栋说:“李哥,我也走了。”
  李文栋问:“你是回工作的地方,还是回家?”
  陶芩拉开车门:“回家。”
  说罢,吉普车走了。
  又送走一人,李文栋和欣欣都望向黄鹂。
  黄鹂折身回了安长俱乐部:“李哥,我今晚不走了,到这住一晚。”
  李文栋和欣欣相视一眼,说行。
  ...
  北大宿舍。
  钟睿睿虽然喝醉了,但意识还是很清醒,扑到床上就问唐小霞:
  “小霞,我们今晚消费了多少钱?”
  闻言,包括陆诗雨在内的人都看着唐小霞。
  这里就唐小霞是京城本地人,也是宿舍家庭条件最好、见识最广的人。
  唐小霞在心里算算,最后无奈地说:“别看我,我也不知道。
  今晚最便宜的菜都是200多,贵的上千。
  而红酒就更不用说了,我也不知道具体价格,反正作为世界名酒,便宜不了就是。”
  众人面面相觑…
  随后一个姑娘忽然开口:“你们说米见和张宣走到哪一步了?”
  唐小霞想了想回答道:“走到哪一步其实已经不重要了。今晚张宣看米见的眼神想必你们都清楚,米见这辈子都别想逃脱这位大作家的手掌心。”
  陆诗雨说:“要我是米见,我都懒得逃。”
  这话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在她们眼里,米见固然国色天香,可遇到一个这么有才、多金的男人宠着自己,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毕竟女人再好也是要嫁人的。而能嫁给这么一位各方面都出色的男人,是很多人都羡慕的姻缘。
  也正因为如此,当米见今晚选择跟张宣走时,5人都没太大意外,相反很乐意看到。
  回到家。
  陶芩给陶歌打电话:“你在哪?”
  陶歌说:“我在温玉这里。”
  陶芩做到沙发上:“我在老家,你回来趟,找你有点事。”
  陶歌翘起二郎腿:“有事你电话里说,我懒得动了。”
  陶芩说:“我今晚见到了张宣。”
  陶歌问:“哪里见到的?”
  陶芩:“李哥那,还有米见和她的一干朋友。”
  陶歌顿了顿,直接挂断电话,起身就走。
  温玉跟上,“我送送你。”
  陶歌转身:“不用,我只是去张宣屋子里拿下行李。”
  温玉反应过来了:“你是说米见今晚会过来。”
  陶歌点点头:“十有八九。”
  接着她又说:“可惜那屋了,装修那么好我一晚都没住。”
  温玉笑笑:“我帮你到附近找一套?”
  陶歌拒绝:“算了,免得引起米见误会。”
  就在两人拿到行李折返时,胡同巷子口出现了一束强光,然后就见一辆奔驰从远处驶了过来。
  ps:求订阅!求月票!
  7月第一天,求下保底月票,很重要,各位大佬帮帮忙!
  (还有…)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