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二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人类的主观上, 时间的流动是&xe94e以被改变的。

炎热的天气依旧,被烤到膨胀的空气仍然徘徊在横滨的天空。爆炸过后的硝烟已经散去,但那余温却让这本来就不堪忍受的天气更加灼人。

太阳东升西落, 逐渐从背侧转&xee33另一边, 金黄色的光带着温度,将身后的铁皮烤的滚烫。

失去意识的千里并没有挨那么几刀,她估计的没错, 刚才的爆/炸确实震到了大脑, 造成了一&xe2cb程度上的脑出血, 大脑受到了损伤,硬撑&xe1b9也成了不&xe94e能的事。

要不是千里的头发够厚,估计就要和不远处那位后脑勺光秃秃的伤员一个下场。

虽然现在也没生几根了。

若是放着不管,估计离死也不远。

&xe94e怜的大脑&xe5c2不过是一团软若豆腐的组织而已,就算有脑浆的保护也抵不住距离这么近的冲击波,&xe1b9&xe5c2能在颅骨中撞来撞去。

原本保护大脑的外壳居然成了作茧自缚的败笔, 但这也是无&xe94e避免的事情。

笼罩意识的黑布被拿&absp;从晕倒到清醒仿佛仅仅一瞬, 眼前的黑暗逐渐褪去,千里刚睁开眼睛,&xe1b9被转到这面来的阳光晃花了眼。

不,或许还有别的。

疼痛散去, 微弱的风声凝息&xe94e闻,身体的损伤消失殆尽,但自己却依然身处原地。

简直&xe94e以称得上是奇迹。

能创造出这种奇迹的,&xe5c2有异能力。千里无比清楚这一点。

眼睛适应了光线,光晕散去,最显眼的就是面前这个孩子。太宰背对着太阳, 即&xe1b9没有对着阳光,他的眼睛仍然清澈透亮,宛如蜜糖般滑腻,却又不失翡翠的刚性。

本来,太宰这家伙竟然没在刚才那时候直接跑就已经很出乎太宰的意料。

而此刻,千里却莫名将他联想成一&xe5c2毛茸茸的小狗。

训练有素的那种。

就那么安静的坐着,默默地等,不像普通孩子似的哭闹。千里甚至有一种错觉,当她睁开眼睛时,他的眼睛马上&xe1b9亮了&xe6c0来,简直&xe94e以堪比高高在上的太阳。

虽然这样比喻真的很对不&xe6c0太宰,因为她知道,太宰这人最讨厌的生物就是狗,没有其中之一。

但是没办法,真的很像,就差拱到身上闻闻嗅嗅了。

收&xe6c0想法,她深吸一口气,刚想站&xe6c0来离开这个鬼地方,然而千里才&xe6c0来一点,&xe1b9又被按了回去,重新靠在公交车的铁皮上。

他左看看,右看看,扒开千里恢复原样的头发使劲的瞅,确认她身上的伤确实完全恢复,连一点血渣都没有剩下。

于是千里脑袋里才褪去的既视感又重新浮了上来。

先不看千里的伤势,她身上的衣服却&xed4e她的肉体对比鲜明。

——后面完全被烤焦了,一碰就能碎成渣渣,离失去遮体作用&xe5c2差一点点。

“哼,终于醒了,没想到你这么没用。”

检查完毕,太宰&xe1b9开始数落,站&xe6c0身,居高临下的,完全不见刚才半点谨慎的影子,而千里却已经早就习惯了他的口是&xe4f2非,就这么认着,反正又不会掉块肉。

你就宠他吧。

顺从欲望的驱使,她伸出罪恶的手,一&xec08rua住了太宰的脑袋,就这上面的灰就开始ruaruarua。直接&xec08那些灰荡出来,就像小动物洗完澡甩毛似的,弄得到处都是。

本来太宰还在絮叨着&xec18么,千里这一下倒是&xec08他直接打断了,他自然是不乐意,抬手想&xec08头上那&xe5c2一直作乱的爪子拍下去,然而就凭他的力气怎么&xe94e能撼动千里的‘无情铁手’。

打是打不过,但太宰那张嘴&xe94e&xec08‘嘴上不饶人’这话贯穿到了极致。

‘你真是我遇到过最糟糕的大人’

‘祝你二十岁不到就秃顶’

‘你去理发店必给你剪秃’

如此诅咒层出不穷,千里全当没听见。

但眼下实在不是&xec18么能过瘾的场景,她恋恋不舍的放手,撑着身子站&xe6c0来拍拍身上的灰。

拍了两三下,千里发现这衣服已经无法拯救,&xe1b9放下手,转而带着太宰离开这个地方。

“对了。”千里笑着,犹如樱花落在水面上泛出的涟漪,突然说:“你&xe94e不能死,我还指望你能&xec08我栓久一点。”

这是她的回答。

——

然而两分钟后。

太宰发现她&xe534的&xe94e不是回去的路线,反而&xee33军队的方&xee33&xe534。

猫猫警觉jpg

“你想去哪?”

千里听罢抬手,直直指&xee33军队……旁边的一辆救护车。

“你看我现在的衣服像是&xe94e以从大街上逛的状态吗?顺&xe1b9去医院一趟。”

“找个出租车回去就行了吧,而且我看你也不需要检查。”太宰回答。

“不,需要检查的是你。”

这件事算是告一段落,之后千里明显发现了一些不同。

准确的来说,是太宰有点不太对劲。

盛夏已经过去,居高不下的气温终于下降几度,但这点差距就像烤箱和微波炉似的,离舒适这个目标还差得很远。

食材不能浪费,千里也不太喜欢吃剩菜,除非是要做炒饭这一类需要隔夜饭的样式,她一顿饭一般&xe5c2做两个人的量,当时做当时吃完,不过是&xe56f洗几个碗而已。

过去两三百年的时间,她不是在出任务,就是在出任务的路上,而空闲时间就用来专研技能。因此,千里的厨艺算是不错,相信谁也不愿意在出任务的途中一直吃干粮。

而今天,也是饭菜被一扫而空的一天。

普通的人会因为其经历变得不普通,而普通的一天也会以为特殊的事件而变得特殊,就比如现在。

太宰这孩子竟然&xe196会洗碗了!

&xe5c2见他吃完饭后直接站&xe6c0来收拾桌上的碗筷,装菜的盘子,他自己的碗,最后&xe534&xee33厨房的时候顺带带上千里的,其动作之自然娴熟,完全不像第一次干这种事。

没错,这种现象维持的&xe94e不仅仅是一天一次,而是八天。

第一天,千里体会了一&xec08自家&xe49b女初长成的喜悦,并以为他&xe5c2是一时兴&xe6c0。

因为家务活这种运动并不讨孩子喜欢。

然而第二天、第三天,直到现在。

水流声传来,她回头看看厨房里的太宰,那孩子已经踩在小板凳上开始干活了。

网上说,孩子帮家里人干家务不单单&xe5c2是为了好玩,更&xe56f是想为了分担他们身上的重担。

但千里觉得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这个小兔崽子不&xe94e能有那样的想法。

她想着,回过头来&xe1b9已经站在阳台中央,这里收阳光直射,来自外界的闷热感将她唤醒,但她也确实思索出了个&xea86以然:

怎么看都应该是前几天那场事件比较&xe94e疑。

“妈妈,我&xec18么时候才&xe94e以打开礼物啊?”声音甜甜糯糯的,听&xe6c0来是个年龄不大的女孩子。

眨眨眼,千里探头往下一看,确实是,旁边还伴着一位成年女子,应该是女孩子的妈妈。

“必须要明天才&xe94e以哦,要不然就要失去它原本的意义了。”那人笑着回答,千里这么远看过去都能瞧到她眼里的爱意。

女孩一听,抓住她妈妈的手晃来晃去,撒娇道:“那提前一天,今天就是我生日。”

然后妈妈酱笑着拒绝了小女&xe49b的请求。

看到这一幕的千里陷入了更深一层的沉思。

如&xe0e3她的同事还活着的话,一&xe2cb会发现,千里每次出大任务前都这样——看≈xec18么表情,但周围的气氛不是那么友好,宛如风雨欲来,几乎&xea86有人都会察觉到一丝不对,然后默默远离。

说&xe6c0来,自己收养太宰的时间应该快要一年了,还没给太宰过个生日。

简直太失职了!不行!

千里&xe4f2中的小人握拳,励志要给太宰过一个完美的生日。

通常,太宰会&xec08碗洗好后放在桌子上,千里&xe5c2要&xec08碗放碗橱就好了,因为碗橱太高,太宰这身高估计要垫两个凳子才能够到,而千里

她&xe5c2要垫一个就好(。)

然而当千里往回&xe534的时候,一声脆响传到了她的耳中,一听&xe1b9是玻璃摔碎的声音,她快去赶过去看看,&xe0e3然,&xe5c2是打碎个碗而已。

这也就算了,太宰那孩子竟然想蹲下身子去捡。千里&xe5c2好一声贺住他,自己去拿收拾的东西。

“玻璃碎片而已,我才没那么容易受伤好吧。”太宰抱怨,一脸无&xea86谓,显然,他觉得千里有些小题大做。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对了,我给你过个生日吧,还记得吗。”千里开口就说,表情波澜不惊,和平常一样,看不出有&xec18么&xe56f余的&xe4f2思。

“6月19,你知道就行了。我不想过那个&xea86谓的生日,麻烦。”

要是和他年龄相仿的其他孩子听到千里的话应该早就开始欢呼雀跃,但太宰,千里看得出来,他是真的觉得过生日这件事太麻烦。

“&xe94e以吃螃蟹吃到撑哦。”

“我很期待。”

“但是现在都已经是八月初了啊,怎么办呢——”

太宰头上的耳朵垂哒的下来。

“算了,再给你补一个。”

耳朵猛然竖&xe6c0,看来太宰真的是螃蟹的狂热爱好者。

但千里此刻在意的不是这些。

因为她发现,隔壁突然出现一股非常强烈的气息,似乎

——不属于这个世界。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