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二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千里此刻在意的不是这些。

因为她发现, 隔壁突然出现一股非常强烈的气息,似乎

——不属于这个世界。

那气息带着异常浓烈的标记意味,与其说是人类, 不如说更像是野兽。

仿佛是一个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 人类在他面前如同蚂蚁一般渺小,仿佛只要动动食指就可以捏死的存在。

用千里的价值观来表达的话,这生物绝对可以单独算一个s级任务, 那可是连有二三十年资质的契约者都不敢轻易挑战的任务。

但对于千里那几个资质相当长久的人而言, 所谓的s级任务只不过是日常而已, 他们与其他契约者有着不可跨越的实力鸿沟,因此形成了一种垄断局面——a级任务的大部分、全部的s级任务都被千里等人接走。

有了丰富的资源,千里等人与其他人的差距越来越大,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规定时间内,如果没有完成公共栏上的所有任务,所有人都会被处以降级惩罚。

最高级是五级, 降到零就会处/死。

从某种方面来说, 千里等人也算是所有人的守护者。只要他们在最后时限内把所有任务都完成, 就不会有人受到惩罚。

总的来说,要是搁以前,千里不会把s级任务放在眼里。

可现在,没了那些附加属性和能力, 除了异能力之外,千里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遇到这么强大的生物可是非常难办的哦。

当然,这前一句话完全是在扯/淡。谁见过一个十四,不,十五岁就能把港口黑/手党首领揍个半死的人。

话说回来,这种强大的异世界生物怎么会出现在小林家。

千里思索, 想不出个所以然,倒是太宰看出了她的心不在焉。

就在这时,那种气息毫无征兆地消失,好像他从未来过一般。

算了,这股气息似乎也没有恶意,终究到底也不管自己的事,还是眼前的事比较重要。

回过神,千里看看面前这孩子期盼想小眼神,尽管面上不显,但心里却冒出一朵朵小花花。

果然还是有更重要的事情!

但千里不想找麻烦,不代表麻烦不会主动找上门来。

“台风降在下午三点登录,请所有居民关好门窗,非必要情况不要外出。”

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的电视台通报。

台风最近似乎异常青睐这块地方,大型小型不断,一溜烟地往这跑。上片乌云还没有尽数散去,下一场暴风雨就又飞过来与它融为一体。

原本湛蓝的天空被染上洗不掉的灰色,难看的像一块破布。

公园中央那棵老树已经不再年轻,在台风的侵袭下轰然倒塌,翠绿的、残缺的树叶撒了一地,也没有人处理,谁会冒着台风去收拾一棵老树的遗/体呢。

无数树木步了这颗老树的后尘,这几场台风给横滨居民带来的唯一好处

风雨居来之时,千里已经到了楼下。这两天台风不断,家里的食物基本被消耗完了,只能抓住这一两天的出去买点东西。

路上没几个人,街旁两边的商铺大门紧闭,找到一家正在营业的相当难,可费了千里不少功夫。

这不,当她到自己家楼下时,指针马上就要指向两点三十。

上方的灰色愈发愈浓,甚至沾染上了不详的黑色,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狂风骤起,直接将千里的头发糊了一脸,整的她一脸木然。

一栋又一栋高楼阻挡着风的攻势,让它只能在缝隙中翻涌,不满地发出呼呼地咆哮。

双手都拿着东西,千里实在不想在外面多呆,于是她解放双手,用异能力让手中的塑料袋浮空,随后去摸兜里的钥匙。

当她触碰到钥匙独有的金属质感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今天出门有点急,钥匙没被吹飞真是万幸。

要不然就只能撬锁了:)

然而千里刚把钥匙插/进去,一道红色的光线突然射过来,目标正是自己向前伸出的手。她心觉不对,迅速向后退了一步,连钥匙都没来得及□□。

就在她后退的一刹那,那道光如同闪电一般袭来,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千里面前。

后退的及时,那道光与千里的手臂相擦而过,她想的没错,这道光确实不对劲,就连盛夏的太阳都没有如此高的温度。

她是没事,但未来得及□□的钥匙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钥匙柄被这道红光轰了个稀碎,就连钥匙孔在的那片地方都被融化,而钥匙与周围的金属融为一体,整个松松垮垮地挂在门框上。

站在两米之外,千里都能感受到红光上残留的余温。

整个过程静寂无声,若刚刚站在那里的不是千里,这右手臂可能就要跟那钥匙一个下场。

但千里总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不,应该说是这种武器让她觉得眼熟。

随着红光的消散,千里来不及多想,便顺着红光射/来的方向看去。

结果却意外地看到了奇奇怪怪但是有些眼熟的生物。

台风逼近,树干被风轻而易举地吹的倾斜,不像是树,倒像是几颗风雨无依的小草。除了钢筋铁骨支撑着的高楼大厦还佁然不动,剩下的都是一副东倒西歪的样子。

一瞬间,风停了,仿佛世界被按下的暂停键,然后下一秒,暴雨倾盆而至,从天而降的水将对视着的两个生物浇了个彻底。

千里没有用异能力挡住刹那间就把自己淋湿的雨,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离自己不远的那只西方传奇生物,即便从上而下的水帘让视野变得模糊不清,因为她清楚地知道那东西有多么难对付。

金色的长发,双马尾,一张从人类审美上说是相当可爱的脸蛋,但她的外表显然不是千里注意的地方,能让她识别出面前生物身份的是

——龙族特有的粗大尾巴,头上的角,已经一双充满着敌意的金红色瞳孔。

更奇怪的是,她竟然穿着一身女仆装,现在的龙都已经沦落到这步田地了吗。

“你是什么人?!”

她似乎很激动,身后的龙翅挥动,让她整只龙固定在半空,居高临下地看着不会飞的千里,典型地示威姿态。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吧。”她不动声色地回答。

这一族她确实打过交道,但绝对没见过面前这只。

而那条龙身后似乎还有个人,千里用余光观察,发现这个人自己竟然认识。

是姗姗来迟的小林。

小林似乎在追赶上面那条龙,到了她身后才停下,扶着膝盖平复呼吸。

上面那条龙依旧顾忌着千里的存在,她发现了追赶过来的小林后便缓缓降落到她身前,呈现保护者的姿态。

看来前几天的那股强大的气息是这条龙所发出的,可刚才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发现那股气息,是形态变化导致的吗。

一人一龙没再说话,打破僵持的是看不懂现在状况的小林。

“托尔,你在干什么。”

“我要杀掉这个人。”她指着千里说。

“诶!?为什么?”小林惊讶地问,她实在想不到一个十五岁的少女是如何惹到一条龙的。

这条龙,也就是托尔,她深吸一口气,似乎是在做最后的确认。

“没错。”她说。

“她身上有龙的气味,交错纵杂,年代久远。”

千里一听便知晓了、

而小林却不明白,按一般的动物来讲,人身上有同类的气味不应该更受欢迎才对。

“这是她杀过龙的证明。而且……”

愤怒使她的瞳孔愈发愈亮眼,充斥着金黄色的双眼是雨幕中最鲜艳的色彩。

“你究竟杀过多少啊!”

她猛地张开双翼,比台风还大的风压顿时向千里袭去。

但千里没说话,也没有采取行动,尽管正面接下这风压会把她整个头皮揭下来。

龙的气味很难留在别的生物身上,除非是伴侣,或者

——杀掉他们的凶手。

那些气味会渗入凶手的骨髓,浸染持刀者的灵魂,陪伴他们生生世世。

直到同族亲手讲她送入地狱。

“千里!”

听到有人呼唤自己的名字,千里抬头一看。

是太宰。

真是的,干嘛要露出那种表情啊。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