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第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任务编号666已完成】

【计数中……】

【据统计,您已完成系统对个人下达的所有任务】

【按照惯例,您将被送往做出抉择前的一分钟,之后所发生的一切将不再受本系统干涉】

充满着冰冷的系统音在千里脑中回响,阐述着惯例的释放宣言。这是获得‘解放’的时刻,就像一直被迫执行义务劳改的囚犯终于到了出狱的时间一样,本应是值得欢呼雀跃的时间。

但这位名叫泽木千里的少女脸上却没有灭有呈现出一丝一毫类似于正面的情感。甚至连眼神都没有因为系统的话而动容一下,只能看见有什么细密的东西在那比冰蓝更深一层的眼眸深处涌动。浅色可以将更多的太阳光反射出去,相同地,那其中所蕴含的东西也更为明显。

那细密的,正在涌动的东西是仿佛无尽平原般的麻木。

是滴水声。

像钟,极其富有规律,一滴一滴地往下流动,聚集,然后滴落到脚下这片巨大的深红色之中,轻而易举地与它们融为一体。而这水滴的源头,便是千里头顶上那块隐约可见森森白骨的伤痕。

红色将她整个人浸了大半,衣服原本的颜色早就无法辨别。难以令人忍受的血腥气从她身上散出,不仅如此,这腥气似乎弥漫于整个世界,若是有个普通人突然见到这幅景象,被震惊到三天吃不下饭就已经算是意志坚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令人作呕的红色涟漪以这位少女的脚底为中心扩散出去,在平静的血水之中形成一圈又一圈螺纹状的波纹。直到遇上什么阻碍拦住了去路。

——是尸体,无数的尸体。有人类的,也有动物的,那大概是各位‘宿主’的宠物,更多的是奇形怪状的东西,像是没有皮肤的肉块和生满触手的昆虫,很奇怪的形容,但事实就是如此。

还有远处那座巨大的肉山,遮天蔽日,却已经开始散发腐朽的气味。

血液还在渗出,这些在不久前失去生命的东西在无声的呐喊。

红色将这世界笼罩进去,大地、天空、光芒、甚至呼吸的空气、吹来的风,它们都是红色的。而她,唯一直立着的少女,是这片荒芜红色中唯一的守望者。

这是最后的任务,是所有\"宿主\"都会走向的终点,——一次必死的任务。虽然这只是极少部分宿主才会知道的绝密情报。

系统会保证这幅躯体不老不灭,直到他们被榨干最后一丝价值,也就是现在。两百年还是三百年,早就没办去记得这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了,繁忙的工作让所有人精疲力荆

千里本打算在这次任务中死去,可是她却活了下来。

有些讽刺。

看见那些已经死去的人类了吗,看到那一张张渗满了绝望的脸庞了吗。

他们渴望着‘生’,却死去了。而千里,她渴望着死,却没能如愿以偿。

存活先例?或许有吧,但是没有人知道。

迫于契约的限制,系统没办法做出任何的出格行为,眼下也只有将她传送回去。

【传送开始】

千里抬头,鲜血顺着额头的弧度流入眼眶。

而入眼的是一片刺眼的白色。

……

既然如此。

来自灵魂的震荡感让千里感到些许不适,意识的模糊之中,她下定了这样一个决心。

既然如此,她一定要活下去。

但对于一个毫无目的的人来说,活下去又谈何容易。

——

镭钵街。

意识回归,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奇怪感觉,就像一个杯子中的水在兜兜转转中被转移到另一个杯子中去,她大概就是那滩被摇晃到失去本身形态的水。

身体与大脑的联接逐渐清晰,紧接着涌上来的便是愈发愈明显的疼痛。但千里早已在长达几百年的任务中习惯于忍耐这样的触感,更何况,现在的痛感不过如此,而让她更为难受的是来自这具身体的羸弱。

千里皱了下眉头,名为不悦的情绪一闪而过。

没有力量的感觉让她十分不爽。

痛感的来源是一处刀伤,位于右腹部,伤口不浅,但也没有到危机生命的地步。但接下来可就不一定了。

“……最后的机会,给你们十秒钟,从我的面前消失。”她很不高兴,不想多废话,喉咙也有些疼痛,或许是‘之前’的呼救呐喊所造成的,但并不碍事。

“开玩笑也要有个限度,搞清楚啊小姑娘,现在落在我们手上动弹不得的小可怜可是你啊1听到千里的话,他们呆愣了几秒钟,狂笑一通之后便给出了这样的回答。丝毫没有思考在小女孩身上发生的转变。

“搞什么啊,敬酒不吃吃罚酒。”他们似乎没有心情陪面前这位小女孩玩闹下去,说着,抬起了手中那柄银白色的利器。

还沾着她血液的白色刀刃再一次千里袭来,而这次瞄准的,是她的心脏。

这在镭钵街已经是一种见怪不怪的现象了,人命什么的在这里从来没有那么值钱,偶尔有外面的人过来给他们收尸都算是不错的。

……

三分钟后,一位负着伤的女孩面无表情地走出这条阴暗的小巷子。只留下两个失去意识的少年,那柄短刀呢,自然是归为己用。虽然失去了系统加成的一系列数值,但那些技巧依旧储存于自己的头脑之中,用它们对付两个少年绰绰有余。

那刀刃落下的前一分钟,便是她做出抉择的时刻。

当时的她只是个生活在镭钵街的普通人而已,面对两个少年的围攻自然是毫无反抗之力,更别说他们手上还有武器。在生死危机时刻出现的系统无异于天籁之音,面对那份条件苛刻的‘卖身契’,生的欲望让千里毫无犹豫地接受了。至于被袭击原因是什么来着……

算了,已经忘了。

女孩眨了眨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跟随模糊记忆的引领走向‘家’所在的方向。

反正现在只有她一个人。

过去的两三百年里,千里认识的,亲密的,有过一面之缘的,无一例外地都死在了系统所下达的任务里。

全部。

……

过多的填充使那些记忆愈发愈遥远而浅薄,待千里准确地找到那处栖身之所时,已是傍晚。

这里没有植物,破旧的房屋锈迹斑斑、交错繁杂,在这橙红色的世界中投下阴影,像尖牙似的徘徊于道路之中,莫名地透着一丝诡异。落叶被少女踩在脚下发出声声脆响,但这声音却没有让这气氛消耗半分。

就像巨兽的嘴巴,

门扉吱呀作响,千里推开门,望着里面的陈设无言地沉默了。

这两三百年,除了初出茅庐的时候,千里可从来没有在任务之外的地方委屈过自己,吃穿用住什么的全都用积分兑换就好,实力越强,所能接受的任务便越高级,相应的,所给予的报酬也就越多。

千里既然有实力从最后一个任务中生还,那么她的水平可想而知。

而现在,看看这上面只有一块破布的床板吧,没错,就是一块破布。倒也不是不能将就一下,毕竟有些任务的环境可比这还要恶劣的多,她并不想回忆在零下一百多度的严寒地带睡一晚上的感受,即便是有系统道具相助也并不好过。

但是第二天。

啊,腰好疼。

昨天的晚饭下落不明,今天的早饭也是,千里几乎翻遍了这个小平房的每一个角落,但是连一点可以果腹的东西都没有发现,无奈之下,她只好皱着一张苦瓜脸出去找吃的。

然而当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那脸上的表情便在瞬间变得波澜不惊了,甚至有些汗颜,其原因非常简单——

几个大约十七八岁的小混混拿着各种武器光明正大地站在离这里不远处的道路中央,说是武器,其实也就是各种棍棒罢了,而为首的便是昨天那两个被留在小巷子中的少年,看起来就是一副不好招惹的样子,周围的人纷纷绕道而行。

其目标非常明确,那俩孩子看到自己简直就是两眼放光。

现在的孩子,报复心都是这么强的吗。千里暗暗想到。

至于事件的结果,千里将失去意识的少年们统统扔进了一个小巷子中,顺便搜刮干净他们身上的财产,来解决这几天的早饭问题。

杀了他们?别吧,他们罪不至死。

很久之前的千里也没想到如今的她竟然还要为了生计问题而苦恼,那点钱很快就会被消耗干净,但在这之前,泽木千里打算找一个来钱的路子。打工什么的肯定无法满足她的需求,没有学历的她也自然没有拥有一份高薪职业的机会。

于是乎,千里打算从自己的长处入手。

——

深夜是遮蔽罪恶最好的掩饰物,但天上的月亮始终抱着冷漠的态度去观看这世上发生的一切。

一抹极快的身影从树与树的间隙中闪过,速度之快,甚至没有惊扰到蝉鸣。那是已经接了一个活计的泽木千里,对于这具还没有经过专业训练的身体来说,能做到这样的潜行术便已经是极限了。

她当然可以做得更好。

生命的逝去可以是如鲜花凋落般缓慢,也可以是犹如流星般转瞬即逝。泽木千里会选择后者,无论是生前犯了多少罪孽的恶人,都有资格在死后获得永恒的安眠。

当然,惹到她的人另说。

豪宅的影子若隐若现,千里一个加速上前,很快潜伏进距离目标极近的草丛之中,几乎只是一个投掷的距离。就在这时,一股玄而又玄的感觉突然袭来,神经脉冲以迅雷不及耳之势占据整个脑海,甚至让千里的脑中空白了一瞬。这是她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等她回过神时,目标却已经躺在刚刚经过的地方,再无声息。

“……”

好家伙,她的人头被抢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