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经历了数百年硝烟洗礼的泽木千里想要尝试安宁的滋味,就是普通人的那种,为了生活琐事而苦恼,也为了生活琐事而感到幸福的滋味。书上是这么说的,虽然她并不能理解这些内容。

她曾无数次在任务途中停下脚步去凝望那些‘平凡的人类’,透过狭小的缝隙窥见他们的生活,没什么理由,只是想看看。

而现在,千里也有机会成为那芸芸众生的一员。实现这一点很容易,但她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书上这么说过:如果你想获得生活与情感上的安定,最好的方法就是寻找一个牵挂。

少许月光幽幽荡漾在那两汪冰蓝色的泉水之中,偶尔随着湖心的颤动略过几丝涟漪,千里睁眼注视着孩童渐渐平稳的呼吸,伸手将其额前的几缕碎发拂去,她不必担忧这样做会不会打扰到太宰的安眠,因为千里深知他并没有睡着。

人类陷入睡眠的呼吸状态与清醒时差的可不仅仅是呼吸的频率和深度,他还差的太远。

千里并没有细想这孩子如此行为的原因,这并不代表她对小孩这类生物没有警惕心,而是她相信凭一个小孩子的本事还不足以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掀出什么风浪来,这么想着,她又将思绪又重新放回到那本书的内容上面。

实践出真知,她决定试一下,反正又没什么损失。不得不说,这孩子出现的时机可是恰到好处。

又过了半晌,那双冰蓝色的眼睛已经合上了许久,在没有窗帘遮挡的银白光芒之下,刻意放缓呼吸的孩子缓缓睁开了没有一丝朦胧的双眼,随后再无动作,只是怔怔地看着上方空无一物的天花板。

他不懂这个名叫泽木千里的人为什么决定收留他。

明明一点好处都没有,不是吗。

这对年龄尚小的太宰来说是一个深奥的问题,他无法思索出问题的答案,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对人类这种生物并没有太多信任感。

第二天早上六点整,泽木千里准时睁开了双眼,看来那套生物钟已经结结实实地刻在她的灵魂之中。

今天的睡眠质量比平常差了点,醒了四次,大部分都是因为面前这个正睡得正香的罪魁祸首……她说过的吧,如果他想的话,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会对他心生怜悯之意,而她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谁能拒绝那双向猫似的眼睛呢。

更何况她也没料到其他人的存在对自己的影响竟然那么大,这么想着,千里伸手揉了两把那头棕色的卷毛,随后便起身去洗漱,顺便联络马上就应该到达的家政公司。

事务繁忙的很,没有帮手的千里只能一个人去料理这些,说真的,摆出一副和善的样子真的很累人埃

待千里与家政公司协商好后再度打开房门时,便看到洗漱完毕的太宰正努力地踮着脚望向窗外的场景,不由得暗自失笑。

或许是被楼下的喧闹声吵醒了吧,这样打扰一个孩子的睡眠,自己可真是罪过。

“哟,这是你弟弟?父母出差的日子很辛苦吧,又要照顾自己又要照顾孩子,可真不容易。”身后跟来的家政人员如此感叹了一番。千里也便只能附和几句。

毕竟这属于‘必要的社交’。

这时候的她倒是与昨天将他捡来的模样大不相符。太宰眨了眨眼睛,没有说什么,现在的他对人类社会的交往只有一知半解的地步,很显然,他需要一个引领者。

与他们唠了几句后,千里便上前去轻声安抚昨天捡到的小孩:“不用担心,他们很快帮我们将这里弄好之后就会离开。啊对了,这里目前只有一张床可以睡,只能委屈你暂时和我睡在一起了,可以吗?”

十分温和的语气。

其实真正觉得有点委屈的是千里自己,就连分开睡她都能被对方的翻身声惊醒好几次,更别提睡在一起。想到这一点的她深切的为此感到担忧,并决定尽早将‘再买一个新床’这项事宜提上计划。

与过去不同,千里目前正处于一个相对‘和平’的时代,没错,小范围的武力冲突在千里的眼中根本算不上是战争。因此,她也不想用那种极端的教育方法去教育孩子,在性命很少受威胁的背景下,没必要。

总之——让一个孩子睡沙发,算了吧。至于让千里睡沙发?才不,明明是自己花钱买的,为什么不能睡?

而太宰,他没有拒绝的权利,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于是点点头便答应了下来。

得天独厚的外貌优势让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

凡是都要学会去透过现象看本质,而有时候,‘现象’这种表皮不过是阻碍视线达到本质的包装纸罢了。泽木千里深知这一点,同时也明白太宰治这个小孩并不像普通孩子那样简单。

真正的小孩子怎么可能会露出那样空虚寂寞的表情呢。

但无论是软萌可爱的猫还是会呲牙的豹子,现在都只是幼崽罢了。虽然千里想要寻找一个可以作为牵挂的人类,但这也要对方愿意才行。

要不然就会变成什么奇奇怪怪的play了呢……咳,醒醒,他还是个孩子。

家政公司效率不错,但效率再高也架不住东西多,天知道让一个空荡荡的屋子充满该有的东西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等到那几个人一脸‘我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的模样离开这里时,已经是傍晚。

落日残阳。

那抹无比明亮的颜色被海水切成了无数条,悠悠然然地荡漾在水波之中,逐渐溶解开了,将海面染成和自己一样的金黄色泽,偶尔有海鸥从那之上飞过,吊起一条鱼儿便头也不回的飞走,一切都像极了一副动态的油画。

但如果现实也像画一般美丽……那该多好。

待他们将屋子整理完毕,千里才发现根本没有空下的地方来装下另外一张床。本来还有个客房的地方来着,但自认为不需要那种东西的她擅自将其改成了书房,现在想想,确实是考虑不周。

看来太宰真的只能跟千里在一张床上睡一段时间。

小孩子所需要的睡眠时间要比大人要多得多,更何况他们两人今天起的还挺早,大概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太宰便已经一脸睡意地打着哈欠了。所幸第一个被收拾出来的屋子就是卧室,床垫什么的也已经准备齐全,千里便让他先去睡,而自己继续留下查看之后的搬家进程。

虽然心理年龄已经有一两百岁的泽木千里现在也只是个身高堪堪一米六二的小屁孩而已。

说到这,泽木千里对自己的身高还是很满意的,即便身高对一个人的生活并不会带来什么影响,但俯视一个人总比仰视要轻松吧。

而现在,按照这个地方的礼仪……貌似应该去探访一下邻居?

这时候刚好是日本一般社畜下班的时候,至于为什么要说是‘一般’的社畜呢,因为更加社畜的社畜已经前往加班的路上。不用下班就不用上班,不用睡觉就不用起床,这才是社畜的最高境界!

而刚刚下班走到间门口的小林便看见一位有着冰蓝色眼睛的少女静静地伫立在自己家门口,傍晚的时间总是转瞬即逝,还没等人们多留意,那温暖的橙黄色便在不知不觉之间被深蓝色取代。

比肩稍长一点的乌黑发丝在夜风的抚慰中下轻轻摇摆,偶尔有几缕起来遮住那犹如象牙一般白皙的脸颊,但不一会就被那只手抚到后面去了。冰蓝本是极浅的颜色,却也更为容易反射一切光线,就像现在,它们仿佛发着淡淡银光似的,静静地随着月光而流转。

还有那抹和眼眸一样淡的笑容。

看着这幅画面,小林却像是脚背上被顶上钉子一般动弹不得,她从未见过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反观自己,也只有这头偏粉的红头发稍微亮眼了一些。

这位少女就像画一般美好宁静,似乎连烟火气都没带多少……如果忽略她手上那一扎啤酒的话。

……

十分接地气的东西出现了!

——

少了唯一可以活动的人,泽木千里的家里安静非常,只有一个小男孩均匀的呼吸声不断地持续着。半晌,确认房间里除自己以外再无他人,那鸢色的眼睛便睁开来,清明一片。

——

就像突然被凉水泼了一脸,小林抬起双手用力拍了拍脸颊,试图让刚刚有些傻兮兮的自己缩回去,随后便重新走向自己的目的地。

“你好,我是你新搬来的邻居,泽木千里。”简略而有礼的介绍。

而小林只是短暂的应和了一句,看似冷淡,而脑子里想的确是:

美少女说话了!!!

“啊不不……”刚才的回答怎么想都有些失礼的意思,于是她又重新回答:“……我叫小林。”

虽然还是只能挤出干巴巴的几个字。

最后,小林呆呆的看着手中的那一扎啤酒,似乎还没回过神来。

这是刚从冰柜里拿出来的新鲜货,冷气遇上外面的热气后便化成水珠一滴一滴从包装袋上滴下来,砸到已经好几天没时间打扫的地板上。

小林的第一个念头竟然是:这几天可以不用出去也能喝到啤酒了。

而第二个想法便是:啊对了,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还听到隔壁在装修来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