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屋子里被人翻过。

刚回到公寓中的泽木千里敏锐地感觉到这一点。

陈设没有发生改变,房间内的一切都与出去之前一模一样,尽管如此,千里还是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气味。

房间内的气味与出去的时候截然不同。

熟悉的味道星星点点地弥散在整个空间中,这位‘入侵者’毫无自觉地将自己的气味抛洒在各个角落,厨房下方的柜子,客厅茶几下的抽屉……而味道停留最久的地方便是保险箱周围那块地方,他似乎对这里颇为留恋。

而这些味道就像装扮齐全的女子飘飘而过时所遗留下来的香水气息,张扬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千里甚至可以想象的到那气味的形状——那是黑白世界中一片又一片无形的异色,而这个熟悉的味道……她好像前不久才刚刚闻过。

是昨天刚买的那瓶沐浴露。

因为店员的眼神太过诡异,一心只想让这孩子好好吃一顿饭的她来不及多想,伸手随便拿了一瓶沐浴露结账就走,回来用时才发现这玩意的味道竟然这么冲。

再说,也不可能有普通人可以突破自己的感知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到自己家里来,她可就在隔壁跟邻居唠嗑呢。

没错,就是这么自信。

那么罪魁祸首就很好辨认了,能留下这样浓郁的味道的只有两个人,千里自己和她前不久一时兴起捡回来的孩子——太宰治。

但这时便出现了一个问题:那孩子真的会如此愚蠢吗。

人或许无法察觉自己身上独有的气味,但绝对可以闻得到喷在身上的香水气息。而这孩子怎么可能察觉不到这一点。即便如此,他还是在保险柜那停留了那么长时间。

而此时的太宰还在卧室中的床铺甘睡着,与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

千里走入卧室,尽量将脚步放轻,几步便走到窗边,转而抬头凝望外面的夜景。她将自己的背后暴露在那孩子的眼前。

是她傻吗?不。千里只是想给这孩子一个机会。

一个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机会。

少女还没有保持这个姿势多长时间,刚刚还在床上睡着的孩子突然动了,他以极快的速度抽出早就隐藏在枕头底下的水果刀,翻身而起,三两步便将那利器的尖端抵在千里的后腰之上。

脊椎的缝隙相对于其他关节来说更为脆弱,在那柄水果刀的辅佐下,即便只是靠着一个孩子的力气也可以让一个成年人不死即伤。

前提是那孩子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手法去下手。

而身后的太宰显然是个新手。这是千里得出的结论。

她没那个实力躲开吗,怎么会。千里完全有那个机会转身抢走他手中那柄像玩具一样的东西并在下一秒将这个忘恩负义的小白眼狼踹回到床上去。

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是什么样的感情促使她原地不动的呢,怜悯吗,于心不忍吗。

不是,都不是。

是好奇心。

远处有一个光点缓缓闪过,在这根本看不到星星的夜空之中留下了独一无二的痕迹。晚上七八点钟,正是一个城市真正苏醒起来的时候,楼下车水马龙,学生们的嬉闹声隐约透过玻璃渗进来。

却传不到市内两个人的耳朵里。

她只想看看这孩子接下来的反应罢了。接下来还会怎么样呢,要挟自己将家里值钱的东西拿出来,不许报警什么的?无论如何,她很久没有被别人拿刀架着威胁过,这对千里来说确实是一个相当让人怀念的体验。

也更是一种傲慢。

“别动,举起双手。”他一边这么说,一边吸了吸鼻子。

这警察抓犯人似的开场白不仅让千里失笑,但她依旧照做了。

“把保险柜的……钥匙给我。”

“钥匙可不在我身上。”

千里耸肩应付了一句,甚至还有闲心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装出一副害怕的样子更加符合现在‘普通人’这个人设。不过她所应付的也确实是事实。

“难得起了怜悯之心捡了个孩子回来,到最后竟然是这么个结果埃啊对了,我可以采访你一下吗?”

后腰的刀尖又向前逼近了一步,他显然不想接受千里的采访。本来只是隐约的刺痛感在他的动作下愈发鲜明,但千里就像没感觉到这痛觉一样,摆了摆高高举起的双手,一脸无所谓的继续说。

“现在的感觉如何啊,小白眼狼。”

千里这样做纯粹是因为无聊吗,其实也并不全是。在与太宰交流这两句话的时间中,她察觉到了些许不同寻常的热气正一股一股向上攀爬着,似乎还夹杂着若有若无的喘/息声。

她想要求证。

身后的孩子正十分努力的压抑着来自□□的生理反应,但这只是无用功罢了,房间内的寂静足以让一切细小的响声暴露,就像向清水中投入一块石头一样明显。

虽然千里无法看见太宰的状态,但将这些线索串联起来也足够得出结论。

他发烧了。

这也是他留下破绽的原因之一,严重的鼻塞使他无法察觉到气味的存在。但不得不说,这小子确实是个人才,除了气味之外,他将所有证据消除了个一干二净,否则自己在短时间内可无法看清一个事实。

这家伙可不是什么猫崽子,而是一只幼豹。

“慢慢带我去钥匙所在的地方。”他并没有理会千里的挑衅,但却也遮掩不住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仿佛已经握不住手中的水果刀,千里可以明显感觉到后腰处那尖状物在以极小的幅度上下摇晃。

“可是钥匙在保险柜里埃”

说完这话后,千里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后又忍着笑意解释道:“抱歉,没有瞧不起你的意思。”

太宰:……

刚搬家不久的千里怎么可能会有值钱的东西,最值钱的……可能就是钱了吧。

然而这番话显然激怒了后面那位小白眼狼,利器又向前前挤了一步,微微刺破了表皮,星点的血液从衬衫中渗透出来。

但也就是这样而已。

太宰其实并没有想要伤害千里的意思,即便是威胁也只打算到此为止。

他只在这里住过一晚,吃过三顿饭,只感受过几次来自人类掌心的体温。只是这样而已,只是这样而已……

名为太宰治的孩子却已经开始想象遥远的未来了。

他开始想象每天早上睁开眼时所能见到的场景,或许是那人的睡眼,或许是那双冰蓝色的眼睛,他开始想象如何在那人的陪伴下走过未曾涉足的街角,他开始想象每天被那双手抚摸时的场景……

然而当太宰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开始厌恶起这样的自己。自认为已经看透名为‘人类’的丑恶动物的他……怎么还会对未来抱有这样不切实际的期待的呢?

太宰想要逃走。而迫使他逃走的正是他自己内心对自己的厌恶和面对美好事物的恐慌。

而这种念头在高温的促使下达到了巅峰。

至于他为什么没有直接溜走的原因……可能是想亲手打破心中的那点奢望吧……自己心中的那点奢望。

但可惜,他并不能如愿以偿。

一个正发着高烧的孩子对于千里来说不过是个只会喵喵叫唤的小猫崽罢了,虽然很想知道事情的发展,但她实在没有兴趣去欺负一个正在被病痛折磨的小可怜。

至于他的所做所为……其实并不算什么,早些时候她可是干过更加过分的事情,毕竟人到了危急时刻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正是因为如此,她也不会轻易相信任何人。

“算了,到此为止吧。”

不顾后腰上那柄可以威胁性命的玩意,千里三两下便制服了这位正在发着高烧的小白眼狼先生,并将太宰手里的小玩意丢到了他绝对够不到的地方。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还没等太宰那颗小脑袋转过弯来,便已经被按在了不远处的墙上。

墙纸还没有贴,那张白净的小脸蛋免不了沾上成片的□□。

千里叹了口气,空出一只手摸上他的额头,果不其然,滚烫的很。此刻的太宰已经失去了挣扎的力气,满脸通红地将整个身体的重量落到面前的墙壁上。

然后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好吧。

决定好人做到底的千里决定将太宰送到医院去。

——

横滨市医院儿童科。

一间病房有三张床,千里两人所在的位置是靠窗的那一个,所幸其他两位病友睡得比较甘甜,拯救了千里早就被外面孩童的哭喊声摧残到麻痹的耳朵。

好家伙。

千里看着温度计上显示的体温默了一脸。

四十度三,没烧成傻子算这孩子有福气。

想到这,再看看太宰烧到发红的脸蛋,已经认了命的千里伸手将他头顶上的凉毛巾翻了个面,顺便将那因为身体上的不适而紧皱的眉头抚平,随后靠在椅子上盯着那不断滴落下来液体的输液瓶发起了呆。

没想到还垫了一笔医药费的钱,啧,败家小白眼狼。

在反观那孩子,他舒展着眉头,睡得正香。

她是傻子吗,以德报怨。

不,她只是觉得……无所谓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