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时间在无尽的历史长河之中不过是沧海一粟,相当于流星划过天际时后面拖着的光尾而已,不,或许只是还未燃烧殆尽的尘埃罢了。

总之,太阳依旧准时为地球带来光和热。

而那位有着鸢色眼眸的孩子也在这时候睁开了双眼。

“呦,你醒啦。”这气息之间的变化当然瞒不过千里,只不过她的视线依旧停留于手上的书籍,一点也没施舍给他,她翻着书,懒洋洋地打了声招呼。

没有床位给她休息,于是千里索性没有睡觉,一晚上不睡而已,对她来说倒是没什么事。

“身体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十分官方的问话。

反观那孩子,他没有回答,坐起来眨了几下眼睛,似乎很疑惑自己现在的处境。

太宰以为自己在做了那些事情后会被丢回去,丢回第一次相见时的那片废墟。

可是并没有,倒不如说恰恰相反,此刻的他正十分舒适地躺在一片雪白的床铺之上,左手吊着吊瓶……嗯,就是屁股有点疼。

这就要拜那支退烧针所赐了。

有什么办法呢,这小白眼狼的体温到半夜都没降下来,为了不让他烧成傻子,千里大手一挥,斥巨资让护士小姐姐给他狠狠地来了一针。

不光如此,太宰还听到千里的声音竟然响起在这洁白都房间之中,犹如夏天突然想响起的蝉鸣一般突兀。

这声音让他的心脏不禁猛地一跳,鸢色的眼睛不禁吐露几分惊讶,像是被吓到似的,他将头转到声音的源头。

太宰此刻最想看到的东西是什么呢虽然很不愿意承认,但他此时想看到的……是那双冰蓝色的眼睛。

他想问为什么。

那个人明明只大太宰几岁,可是太宰却完全无法将千里与那些仿佛脑子进水的幼崽们相提并论。没错,所谓的同龄人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一群脑子在海里泡久了的蠢货,他可以轻易的看透他们,并为他们愚蠢的思想感到悲哀。

可惜他并不能如愿以偿,那本厚厚的书籍将两人完全阻隔。

也是,普通人的话……现在应该完全不想看到不久前才拿着刀威胁自己的罪魁祸首吧。

但他却感受到了荒唐的负面情绪——那是失落。

这一认知让太宰紧抓了床单。

千里手中的书啪地一声合上,两人的视线终于实现交接。

出乎太宰意料的是,她的眼中并没有对自己的厌恶……但却也少了一丝温意。

前两天可以轻易得到的温暖消失掉了,现在,那两抹冰蓝色再也看不见温度。这让本就寒冷的色调变得更加冰凉。

但太宰也知道这些都是他咎由自龋

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很危险。这念头就像雨后春笋般冷不丁地冒出来。

“为什么?”

但他却听见自己喃喃出声,却无法阻止。

所以究竟是为什么呢,将他捡回来也好,在他做了那种事情之后还将他送到医院也好。

究竟是为什么呢?

太宰始终相信:利益才是驱使人类采取一系列活动的始因。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无法理解千里的行为。

“为什么?你指哪方面?”手上的书被她抛了个来回,千里的心中也冒出几个问号。

瞧瞧,这是一个正常小孩在大病初愈的状态下应该问出的问题吗。

“将你捡回来还是把你送到医院?嗯……或许两个都有?”

看来是了。

千里将太宰的神情尽收眼底,即便他没有回答,她也可以做到心中有数。

微表情心理学可是他们的必修课,因为谁也不知道刚刚还在一起战斗的同伴会不会在下一秒突然给你来一刀。提前知晓对方的想法以及掩盖自己的情绪绝对可以让自己活的更加长久。

但下一秒,千里便抛出一个看似完全不相关的问题。

“你读过书吗。”她说。

太宰微微一怔,随即点了点头,回答:“以前看过一些。”

“是这样的,我曾经看到过一本书,上面是这么说的。”千里说着,身子一斜便撑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随后将目光投向不知何处的虚无。

“它说:如果你想获得生活与情感上的安定,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一个牵挂。”

他见过这个词,却对这个词一知半解。但是这并不妨碍太宰明白这个词所代表的地位。

太宰似乎明白了什么,开口欲言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好半天才吞吞吐吐说出来一句:“……本来是我吗。”

他不想相信这样浅显的理由,但千里脸上那淡漠到空无一物的神态却又让他无法确定。

说起来,从认识到现在,太宰始终没有看清过千里身上的任何东西。

尤其是这个人还能勉勉强强可以被称做是自己的‘同龄人’的情况下。

“是的没错,本来应该是你。本来……”

千里直起身子,将手中的书随手一放,又把实现从遥远的虚无中拖出来,转而将其又投放到那孩子的身上。

“但你的行动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为什么是我?”

好家伙,前两天没看出来,这小伙子问题怎么这么多。

虽然解释起来有些麻烦,但抱着‘以后可能会再也不见’的想法,千里还是耐下性子回答了他的问题。

“你的眼睛很漂亮。”她说。

这名明明是夸奖的话,但受到这份赞美的太宰却别开了头。

见到他这种反应的千里却挑了下眉。

没想到还是个不禁夸的。

“没别的意思,你不要想太多,更多的是巧合。在我有那种想法的时候,你恰好出现在我的视野之中,于是我对你发出了邀请,就是这样。”

但她此刻并没有想要将话题延续下去的意思,既然已经知道了对方了想法,那么自己直到现在所做的事情可以称得上是仁至义荆

甚至还有点亏。

太宰是个十分聪明的孩子,在千里这样无遮无掩的回答之下,他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但却也不是没有办法。

虽然没人教过太宰,但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运用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是这双眼睛。

他相信千里的第一句话并不是谎言——她很喜欢这双眼睛。

——

“至于第二个问题,就当是我好人做到底……”

然后她卡壳了。

因为那双十分漂亮的鸢色眼睛在此刻充盈了一层如冰片般薄薄的水光,正微微在其中跃动着,恍恍惚惚的犹如夜空中正在闪烁的星星。

然后它们滴落了下来。

他在流泪。

然而这幅表情在在千里眼中存在的时间很短,在察觉到眼泪落下来的瞬间,太宰微微瞪大了双眼,随后躺回去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了一个茧,最后留下的就只有微微的抽泣声若隐若现了。

当然,这也不失为是一个可以遮挡神情的好办法。

在千里心中,他是个相当有潜力的孩子,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至少在这一瞬间,他骗过了千里。

“……”千里沉默。

明明自己才是受害者来着。

脑中情绪刚刚闪过,临床的孩子就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哭嚎声,连带着靠近墙边的那位小病友一起奏响了十分令人难以忍受的双重奏,再加上家长们连忙嘘寒问暖,就像是炸弹爆破的过程中掺杂了清晰却又完全无法忽视的蝉鸣,瞬间让这噪音的难听程度增加了一个层次。

千里皱了皱眉头想: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爱哭吗?果然还是吃的太饱了。

再看看哭声幅度与他们完全不一样的太宰,千里突然觉得太宰简直可爱了太多太多。

这便完全分散了千里的注意力,让她更加无法注意到太宰的伪装。

过了好半天,那两个小孩子才安静了下来,但与之对应的是,那时不时想一下的抽泣声仍然在继续。

“好了好了。”千里揉揉太阳穴,说道:“以往的事情我不会追究……所以消停一点。”

抽泣声并没有停止。

千里:“我可以给你一些钱。”但他能不能护住这些钱就不管她自己的事了。

声音依旧没有停下,甚至惹来了探班护士的注意。

“你弟弟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吗?”

“……不,只是在闹情绪罢了。”她看着护士脸上的微笑沉默了一会,开口。

废了一番功夫,千里才将护士小姐姐忽悠走,毕竟千里现在的外表也只是个十多岁的孩子而已,编造关于‘家长’的谎言是必不可少的,自然是废了一番功夫,然而就算过了这么长时间……

好的,太宰还没有消停下来。

所以他的眼睛里是藏了一座太平洋吗。

“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吧。”她认输。

……

究竟是什么让自己纵容这个孩子到这种地步的呢。

回到家中的千里开始思考这一问题。

讲真,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的是几年前的千里,她就会在无计可施的那一刻站起身溜走,绝对连头都不回。

嘶……果然还是环境的因素吧。她想。

不同的环境造就不同的性格,造就不同的人,同样的,环境的改变也可以改变一个人。

人类可以变成尖利的刀刃,也可以柔成覆盖万物的流水。

安宁的时代同样也赋予了她不同的品质。至少现在的她是这样认为的。

“我可以再问一个问题吗。”

柔软的声音再度响起,是太宰。

没错,千里又将他带回了家,但这次与之前不一样。

这次可是太宰自己提出的要求。

“你所说的牵挂……是可以将一个人拴在这个世界上的东西吗。”他问。

“……或许吧。”

她其实也不太明白。

百年的血与火,终究将‘生’这个字染上了不一样的颜色。

对现在的千里来说,有些过于难以琢磨了。

而太宰,他如此告诉自己。

留在这里只不过是因为需要更好的生活条件而已,可千万……

不要陷进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