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天气正好的午后,此时的千里正忙着整理行装,顺便将两人的床铺稍微整理一下,虽然收拾房间十分麻烦,但为了保持成年人的尊严……

意思意思吧。

相比于同年龄的小鬼们,太宰算是个比较好养活的孩子。准确的来说,他甚至不像是一个孩子。

平时不哭也不闹,想要什么也不会闹别扭,虽然目前这个阶段的他还没有特别明显的物质需求。但抱着‘别家小孩有我家小孩不能没有’的原则,太宰在这里的生活还能算得上是美滋滋。

但也不能说完全没有令人头疼的地方。

就像现在,今天是千里将他领回来的第二个星期。她又双叒叕一次从他的枕头下掏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有时候是一块玻璃碎片,有时候有明显破损的刀片,甚至还有几根保存的相对完好的绣针。

而那锋利的边缘绝对经过了人为的打磨。

再一次,千里默默地将枕头放回了原处。

这或许就是这个时代的孩子独有的乐趣?作为家长还是不要管这些了吧。书上说过,孩子的兴趣需要家长的引导,但家长也不能因为一时的麻烦选择将孩子的兴趣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

缺少正常实践经验的千里自认为很有身为家长的自觉。

至于危险性?啊?这些东西可以对她造成威胁吗?

在这小子下定决心行动的那一刹那,千里便可以将他顺着窗户扔到楼下去。

呵,正所谓你爹终究是你爹。

而太宰呢,他正躺在沙发上,双手高举一个三阶的魔方,手指轮转之间不到两分钟的功夫,那魔方便被复原。这是他上午才得到的新玩具,但显然并不能消磨多久的时光。

对此感到无聊的他随手将这个塑料方块扔到旁边的茶几上,随后双手一仰申了个懒腰,些许疤痕从衣服的遮挡下逃离出来,然而还没等呼吸几口新鲜空气,便又随着孩子的动作缩回去。谁能像到这些疤痕竟然会出自一个十岁孩子的身上呢?

魔方在茶几的玻璃面上翻滚了几圈,在数声清脆的碰撞声后,太宰感觉到些许睡意。

这里有些过于温暖了。

明明不讨厌这样的感觉,但本能依旧小声的在耳边叫嚣着逃离。

可是不行。

更何况他还有必须要确定的事情。

此时,尚且年幼的太宰还是不明白‘牵挂’的含义,因此他决定亲身感受一下。

温暖的气温逐渐将他整个人包裹住,就像是引人坠入深渊的诱惑一般让人无法拒绝,眼皮就像千斤重似的,疲倦感如同潮水一般席卷上来,逐渐将整个大脑占领。

反正也不会浪费多少时间吧。他想。

显然,困意正浓的太宰并没有能力预想到接下来几年,乃至几十年的事情。因为命运从来都是那样难以琢磨,时不时一个一百八十度转弯便跑到另一个方向上去了,正所谓‘人算不如天算’。

“我出门了。”

千里象征性地说了一句,而太宰也在迷迷糊糊之中象征性地应了一句。完全没有‘被□□’应该有的态度,脸皮厚到不行,不过他这样的态度恰好也合了千里的意,要知道,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拥有有趣的灵魂……还有那双透彻的眼睛。

门扉被合上,房间重归一片寂静。

相同地,对于太宰来说,泽木千里也不像是个仅仅十四岁的少女。

先不谈明明只有十四岁的千里却拥有老年人的作息,至少他从来没有看见过那双冰蓝色的瞳孔之中倒映出过任何东西,自己也好,他人也罢,唯一的不同便是那淡到白开水似的温度罢了。

这让太宰稍微感到些许挫败。

所以这怎么能算得上是牵挂呢?他百无聊赖地想。

然后慢慢地睡了过去。

千里是个……上能九天揽月,下能五洋捉鳖的奇女子,其实也并不是,这样的描写只是为了凸显她身为女主角的牛逼之处。但是,再怎么牛逼的奇人,也是要去社会上闯荡一番的。

其实就是去买点东西。

悬挂在高处的艳阳用一种强大的姿态宣誓着自己的存在,但它终究只能遥遥地凝望着地下这群可爱又可悲的生物们,而更为亲近他们的风便成了舞台上唯一的主角。

发丝,衣摆,还有光线,都被这风吹向了同一个方向。

同时也吹来了一股香味,是黑胡椒与芝麻的香气,或许还夹杂着烤鱿鱼的焦炭味。

一位十四岁的少女为此停下了脚步。

或许可以将买东西的事情往后放上那么一放,反正不着急。千里这么想着,转而抬脚迈进了餐馆之中。

幸平餐馆,这家店好像叫这个名字。

“欢迎光临!请问您是一个人来的吗?”中气十足的呼喊声。

发出这声呼喊的是一位红发少年,一口大白牙亮眼的很,看起来没比千里大多少的样子,但那金色的瞳孔倒是让千里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倒是他看到那双冰蓝色的眼眸愣了一会,也不怪他,毕竟千里这个瞳色确实不多见。

餐馆里人声鼎沸,几乎爆满。这家店的外表明明看起来相当普华无实,没想到却有能力垄断这一片的客流,看来是个纯正的实力派。

而那曼妙而久久不散的香味绝对是造成这种情况的重中之重。刚一进门,那股令人迷醉的香气便犹如炸弹似的爆发开来,更加多重的嗅觉享受让人更加无法逃离这间美味陷阱。

待千里落座之后,那位年轻的小服务生便轻车熟路地开口:“客人是第一次来吧,那样的话我推荐今天的特品哦——幸平流特制炖牛肉!牛肉可是今天刚进的货哦,绝对新鲜。”说着竖起了大拇指,看起来十分有说服力。

而千里自然选择听取他的意见,虽然这道菜的名字听起来长得很。

“老爹!再来一份炖牛肉1话音刚落不久,不远处的厨房便传来一声应和。

原来这里还是个家族企业。千里这么想着,然后又听他问道:

“话说……就你一个人吗?”

“嗯,有什么问题?”她听到自己平淡无波的语调。

但这人倒也没介意,继续说:“听老爸说,这两天的横滨可不太平,客人您还是少一个人出门比较好。”

千里听罢嗯了一声,眼睛一转,随即问道:“怎么说?我住的地方位置比较偏远,家里人也不太关注网络上的东西,消息不太灵通。”

“还是港口黑手党与其他组织的事情吧,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少出门肯定是对的。”

才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有个拥有暗红色头发的大叔端着菜缓缓走来,也是,炖菜这一类东西大多数都是早就做好备用的,相对于需要现做的菜,这种菜的上来的速度自然是快一些。

千里抬头便看清了这位大叔的相貌,他脑后吊着根小辫子,面容上看起来和旁边一直招待自己的小服务生有几分相似,想必这就是他刚刚口中的‘老爹’了吧。

“幸平创真!你这臭小子不好好干活在这跟客人瞎唠些什么呢。”

然后放下盘子上来就是一个暴栗。

“不,是我一直在问一些问题。”千里虽然这么说,但不得不否认,自己的大半注意力都已经被眼下的菜肴所吸引了。

光是闻着这味道便已经让人有点把持不住,现在看到这卖相……被炖到软烂的牛肉均匀地分布在盘中,和已经成半透明状的白萝卜掺杂在一起,只露出半截在浓郁香醇的汤汁外面。这……

你们先说着,我先开动。

在两人拌嘴的背景音下,千里将一勺炖牛肉送入口中。

哦我的老天鹅,我以前吃的真的是人类吃的东西吗。

虽然这个想法夸张了些,但千里脑子里第一个冒出的想法还真就是这个。

但是老天并没有眼力见,正所谓‘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就在千里正专心享受美味的同时,不远处突然响起一声清脆的枪鸣。这声音就像给这世界按下了暂停键一般,一瞬间的功夫,谈话声,嬉笑声,全部都消失了,甚至连一直从鼻尖旁流动的香味也停滞不动。

当然,除了泽木千里,她可是见过大世面的人。遥想五十年……或许是六十年前,□□在她眼前爆炸的时候,千里可是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虽然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能防御柞□的手段了,但这可不代表她可以被区区枪声吓到。

但显然,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过来,而比他们的反应更快的是愈来愈密集,愈来愈近的枪声。直到——

一颗子弹打碎玻璃,一头扎进最远处的墙壁上。

新一轮的呼喊声在这小小的房间中爆发,有人想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却又被时不时射进来的子弹逼退,一时间,大多数人都选择躲在桌子下面。这餐馆的老板以及他的儿子也在其中。

“老爹,你觉得这次的维修费要多少钱。”

“嗯……应该不会比上次多了吧。”

他们两人倒是看起来不是很担心的样子,显然是个经常遭受荼毒的老手了。

不管怎么说……打扰别人吃饭可是要遭到报应的哦。

谁也没看见,那名拥有冰蓝色眼睛的少女已经消失在这个餐馆之中。只有桌上的餐具整整齐齐地摆在那里,似乎随时等待着食客的归来。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