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七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座城市常年笼罩在黑手党的阴影之下。

人只要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便会‘有利可图’。无数人类因为利益的驱使彼此竞争,同样地,一些人也会因为共同的利益而结合起来,构成人数更多的‘组织’,从而将个人之间的战争演化成各个组织之间的战争。

而港口黑手党,正是横滨地下组织中最为庞大的一支,没有之一。也正是因为各个组织间微妙的平衡被打破,于是乎,其他组织便在一定程度上开始协作,争取将港口黑手党这个马上就要登上‘地头蛇’宝座的组织拉下台来。

这复杂多变的局势使横滨成了连异能特务科都无法轻易管理的地方,逐渐地,横滨这块区域便成为了‘特别行政区’一般的存在。

而这会儿恰好是组织战争间最为激烈的几年,一开始还给当地警察一点面子,发生交战的地点通常是在郊区或者哪个深山老林里,然后便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猖狂,看看现在,在大街上明目张胆地来几发已经是家常便饭。

所以说横滨最近的迁出率的上升还有迁入率的下降绝对跟你们有关系吧!

千里并不是一个爱管闲事的人,照她的性情来说,不管你是威胁了当地政府啊还是在哪引发□□了啊,都跟她没什么关系。前提是不打扰她的正常生活。

众所周知:浪费粮食的行为是十分可耻的,打扰别人吃饭的行为是相当恶劣的,而让好吃的食物沾上灰尘的行为是——不可原谅的。

虽然那盘炖牛肉还没有遭遇那些不幸的事,但要是按他们这么闹下去的话,也不过是早或晚的时间而已——在放下餐具的间隙,千里已经可以看见那摇摇欲坠的墙皮。

反正……她现在的心情并不是很好。

绝对强大的实力永远是肆意妄为的资本。总之,这些行为恶劣的家伙并没有等来神明的审判,而是等来了——一位将面容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少女,黑色的墨镜和口罩将上头那片皮肤捂了个彻底,让她整个人呢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误入战场的女学生而已。

或许还要加上‘花粉过敏’这个标签。

然而当这位‘女学生’发出像男人一样的声音之后,他们发现,事情明没有自己想象的那样简单。

“就是你们,专挑别人吃饭的时候蹦迪吗。”虽然很想用‘你们这些小辈’这句话,但总觉得太过中二(。)

虽然这样也不逞多让便是了。

——

在场港口黑手党成员之一:广津柳浪。隶属所在组织旗下‘黑蜥蜴’百人长,其异能力名为;落椿,可以将指尖触碰到的物体用斥力弹飞,而此次武装冲突也正是以他为首。

而今天,他感受到了被武力支配的恐惧。

提问:如何击败这种需要依靠触碰才能起效异能力者?

回答:很简单,只要不让那个特定部位触碰到自己便好。

在短短几秒的围观之后,千里便大致上掌握了这位百人长的异能力。那事情就会变得相当简单了,在绝对的速度之下,一切挣扎都是徒劳之举。

其实这也是千里手下留情后的结果,如果她想的话,即便是他用手触碰到自己,也不会有那个等待异能力生效的时间,因为在能力生效之前,那个触碰点便会消失。

毕竟谁也抓不住灵光一现。

但即便是如此,千里这样的速度在一众人眼里也是望尘莫及,他们只能举着还在冒烟的枪支怔怔地看着刚刚还能以一敌百的百夫长被一位看起来还没有成年的少女几脚踹进了墙里,然后再也没把自己从墙里抠出来。

他们根本看不清事情发生的全过程,只能看见稀疏的残影连着外套的翻飞声一起零零碎碎地闪过一帧又一帧片段。

还没等这些人反应过来,那人便又说话了。明明是个身高只有一米六左右的女孩子,却操着充满雄性魅力的磁性声线,再加上完全看不清的面貌,怎么看都透着一股子诡异感。

“完全不够看啊,唉……”她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叹息,明明只是声音,却像惊雷似的劈近每个人的心中,几乎是同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战,同时也彻底地认清了现在的局势。

他们被一只食物链顶端的家伙盯上了。

“接下来是哪一个。”

有人仿佛大梦初醒,举起了枪支,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梭子打了出去,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千里自然是没有事,但是……这位将子弹打出去的可怜孩子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然后广津老爷子身边有了他的位置。

正常人面对危险时的第一反应是逃跑,而军人的训练则是为了克服这种本能,他们将这种本能演化为:消灭面前的危险。

于是乎,在接下来的一片枪林弹雨之中,这片街道出现了极其和谐的一幕:无论是港口黑手党还是别的什么组织,无论他们穿的是黑西装还是迷彩服,都在墙上整整齐齐地排成横行,成为横滨街头靓丽的风景线。

安心吧,他们罪不至死。

至于店里那些人,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这次的动乱比以往结束的快上那么一些。

待幸平父子从餐桌下探出头时,便只能看见一张干干净净的空盘子了。炖牛肉已经被扫荡干净,只留下星星点点的残渣,而那名有着冰蓝色眼睛的少女不紧不慢地用纸巾擦了擦嘴角,不见半分狼狈之色。

一时间,他们两个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对了。”千里突然想起来家里还有个没吃饭的孩子:“给我再打包一份。”

“……喔1这是幸平创真反应过来时的应和声。

——

小孩子是一类需要睡很长时间的生物,就比如说太宰。

而当他中午醒来的时候,身上已经多了一件不薄不厚的小毯子,不光如此,阵阵香味从不知名的地方飘散出来,就像一位火辣女子在酒吧里灯红酒绿照耀下的容颜一样。

总之,就是很富有诱惑力,他才不承认自己是被这股子香气给弄醒的。

如果吃掉的话,她会生气吗。

太宰这么想着,他知道乱动别人的东西是个不好的行为,可他依旧——打开了餐盒的盖子。

顿时,来自肉类的香气想炸弹一样迸发出来,轻而易举地突破孩子的味觉防线。

一次性餐具的包装袋被撕开,没过几秒钟,那看起来十分动人的牛肉块就被塞到了嘴里,然而这勺子对于一个十岁的孩子来说还是大了那么一些,一口气直接塞下的后果便是——

咀嚼变成了一件十分艰难的事。

这并不影响炖牛肉的美味,准确的来说,这美味倒是让他愈发愈心切起来。

“好吃吗?”

正与这块牛肉奋斗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千里的到来,于是便被这从耳畔响起的声音下了一跳,脑袋一转便对上了那双冰蓝色的眸子,太宰的手不受控制地一松,那勺子便向下落去,然而却并没有落到地面。

它被另一只手捞了回来,并塞回到了小男孩的手中。

炖牛肉被吞了下去,真的是吞,也没被噎着。

他似是被吓呆了,只是怔怔看向那两抹冰蓝色,没有说话。

而千里见他没有回答的意思,也没有介意,转而便起身去干自己的事情。

“……你不生气吗。”

太宰突然说。听到这话的千里停下了刚迈出的步子,转头盯着太宰的脸猛瞧……也没瞧出个所以然来。

她不是很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嘶……难道自己已经过时到接不上现代人的电波了吗。

“当我去拿别人的东西时,他们总是变成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但只要不让他们发现就好了。”见千里不回答,他又补充了一句。

虽然依旧是前言不搭后语,但此刻的千里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并不由得失笑。

“有什么关系,这是买给你的。”

“……我的?”

“嗯,买给你的。看你睡得正香,就没叫你,反正早就错过午饭时间了。”她拉下旁边的椅子坐下,又说:“对小孩子来说还是睡眠比较重要吧,哦对了,要不要来点米饭。”

“那你呢?”他并没有在意那些,而是又问。

“什么。”

“……你吃过饭了吗。”

他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吃人嘴短罢了。

但以前也没见他嘴短过。

太宰若无其事地转过头,抬起手中的勺子去搅合那盒还在隐约散发着热气的炖牛肉。

“……噗。”

原谅她,没忍祝

反观那孩子,他听到这不小心泄露出来的声音后便像个炸了猫的猫一样猛地将头抬起来,然后便落入到一片柔软之中——那是面前这位少女的手,与以往的温和不同,那双手正狠狠地揉搓着太宰那头已经被修剪整齐的头发,并将其搓成了一个鸟窝。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性格的孩子吗。”见他表情不太对,千里连忙改口:“当然吃过了,要不然你以为这是哪里买的。”她说。

“你是不是产生了什么误会,自你打算来到这里那刻起,便是我家的小孩了。”千里抬手,笑着说:“所以大可以任性一些。”

太宰眨了一下眼睛,没说话,只是回过头去,又吃了一口面前的美食。

“好吃吗?”千里问,此时的她倒是一点也没有不久前那副可怕的样子。

“……还行吧。”他回答。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