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第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港口黑手党,医务部。

港口黑手党作为一个以暴力为盈利手段的组织,其内部的医疗环境自然是无可挑剔,医疗器械运作的的声音常年在这里回荡着,或许还有一直散不下去的消毒水味。它们总是在不知不觉间麻痹人的神经,让人类陷入不知自己身在何处的麻木之中。

失去了半天意识的广津柳浪终于睁开了双眼,然而印入眼帘的便是雪白一片的天花板。这位为港口黑手党奉献多年的老成员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一手触摸到脑袋上那层厚厚的绷带才彻底清醒。

于此同时,迟到的记忆如同海底中沉浸的泡沫一般涌上来,破碎成富含信息的片段点点化开。

良久之后,他想:横滨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号人,竟然能让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这也不能怪他如此看得起自己,广津柳浪在港口黑手党摸爬滚打这么多年,要说没几分本事那谁都不信,能让他毫无反抗之力的人物到现在也没出现过几个。

这件事必须上报给首领。他想。

于是乎,现任的□□首领知道了这件事,但是不单单是如此。

——森欧外,现任港口黑手党首领……的专属医师,也是首领最为信任的手下之一。据跟他打过交道的人来说,是个相当谦逊又不失分寸的人,也难怪能混到那个位置。

但人心中的黑暗总是掩饰在那副笑吟吟的皮囊下面,谁又能知道在跟你谈笑风生的那个人心里想的会不会是如何抹掉你的脖子。

反正不管怎么说,森欧外也在恰巧的时机知道了这件事情,但至于他是何种想法就没有人了解了。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他时常在空闲之中登上大楼的顶部,与那位金发孩子一起看着这座城市——横滨。

时间总是在一切正在进行的事物中缓缓流逝,视觉、听觉、嗅觉……一切感知世界的手段也不过是测量时间运行的标准而已,当每个人正在感受这个世界的时候,时间也就随着这些东西流到不知名,无可挽回的地方去了。

又是一个月过去,而泽木千里又在养孩子的道路上遇到了新的难题。

若是有人打开千里手机上的搜索记录便会发现上面都是:孩子睡不着怎么办、为什么小孩会失眠、小孩子失眠正常吗?

没错,据千里这位‘专业’人士的观察,太宰治这只小兔崽子晚上都平均睡眠竟然只有几个小时。好小子,不是在装睡就是在盯着天花板发呆,怪不得白天睡这么多。

简直就快赶上某些学医的大学僧了。

这可不行,正所谓,有问题,问度娘。

然而度娘所给的答案大部分都是一个意思:你家孩子是不是抑郁啦。

为此,千里曾十分认真地对太宰提出了要不要去看心理医生的建议。

然后被驳回了。

确实,这小子看起来也不像是心里有问题的样子。

……或许吧。

于是乎,某一天晚上。

“……事情的结果就是这样,灰姑娘和王子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说罢,千里缓缓合上了手中已经念了一大半的故事书,悄咪咪地试探:“睡着了?”

太宰身上的被子盖至脖颈之下,只余一个圆滚滚的脑袋在外面,鸢色的双眼早就在某个人的要求下合了个严严实实,再加上均匀而深长的呼吸,怎么看都是应该睡着了的样子。

然而正当千里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好家伙这本该睡着的人竟然说话了。

“并没有。”倒不如说是毫无睡意。

“话说你真是没什么讲故事的天赋。”顺便还补了一刀

“……”刚把他捡回来的时候可没发现这小屁孩这么不会说话。

但是千里大人宽宏大量,决定不跟这只小兔崽子计较。

好的,讲故事计划失败,看来度娘说的也并不全对。

“那么大一个城镇竟然没有一个女性和灰姑娘穿同样大小的鞋子吗?总感觉自己被当傻子耍了。”他悠悠地补充了一句。事实上这些童话故事就是哄小孩子玩的。

但在某些方面相当缺少常识的千里并不知道这回事,其实,几乎是在不久前,她才知道有童话故事这种东西的存在。

因此,千里抱着探讨学术的态度回答了这个问题:

“谁知道呢,说不定那个穿上水晶鞋的人根本就不是王子要找的那个人,真正的灰姑娘还在默默地忍受着那些人的不堪。”

“然后在他们的欺压下挣扎到死吗。”太宰睁开了眼睛,转头看向千里。

“也不一定,她可能会为自己的生活做出其他努力,但这就不是这个故事该有的情节了。”她将这本并没有什么卵用的故事书放到一旁,伸手揉了一把太宰蓬松的头发,而这孩子显然是一副不太乐意的样子,但还是由着千里动作,没太挣扎。

这种感觉,其实并不算讨厌,太宰想。

“不管怎么说,现在是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该睡的时间。”

话是这样,但事实证明,哄孩子睡觉这个活对千里来说可是比以一敌百要困难的多,在她的一通操作之下……好家伙,今天谁都别想睡。

经历了这番惨痛教训的千里在第二天花高价紧急入手了一套富有安眠成分、对身体还算有益的药用熏香,要知道,挑选一款适合儿童用的熏香也是件麻烦事,这才算将千里的这份顾虑打消了大半部分。

开玩笑,她还不想让自己家的孩子英年早秃。

然而生活总是由各种零散的碎片构成,稀稀散散地装在一个玻璃瓶里,琐事化作碎片沉浸在底部,而那些又酸又涩的东西却总是想要彰显自己的存在感,总之,令千里苦恼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

作为一个上没成年,下却有小,还没有学历的苦逼大龄【心理】少女,千里对家政情况可谓是万分的担忧。讲真,她也就是与系统绑定的前十年遭遇过这么穷的情况,一旦太宰生个病身为家长的自己却治不起那岂不是间很尴尬的事情。

其实,相对于普通家庭来说,千里已经算是相当富有,可惜她这个三观还没有与这个世界完全结合的铁皮憨憨并没有认清这一点。

很肤浅地,因为钱。‘永夜’打算重出江湖……一个晚上。

只是接个大单而已。

千里身为一名从系统的虎口中幸存下来的人,可谓称得上是万中无一。如果她想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组织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那样的话就绝对不用麻烦自己跑来跑去辛苦养家。

可惜,对于千里来说,建立组织这件事相对于单独行动来说更为麻烦。更何况现在的横滨早就乱的不行,自己再去掺上一脚……呵,想想就好。

风险与收益总是相对应,而在这种见不得人的事业上更是如此。千里这笔大单子可是相当不可小视,据雇主透露的资料,目标人物可是相当怕死,恨不得雇上百八十个异能力者日夜守护自己的生命安全。

千里见此不禁在心里冷笑一声,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像他这样有钱却又胆小如鼠,嘶……指不定这些钱究竟是哪里来的,或许他在睡梦中都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些受害者的脸吧。

她向来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摩某些人,这并不怪她,因为她见得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目标所雇佣的异能力者是多,但可惜都是些不入流的家伙,以千里的实力来说避过他们的耳目完全没得问题。

如果没出现那件事的话。

是的,千里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翻车了,其原因与第一次出任务时被抢人头时简直一模一样。

其实是亿点点。

又是那种玄而又玄的感觉,以极快的速度直冲天灵盖,要硬做一个比喻的话……简直就像被雷劈了似的。就是这种感觉,差点让千里没隐藏住自己的气息。

——其实已经泄露出来了。

就是这一瞬间过后,有那么三五个人立刻摆出了应敌架势,而其他人还在一脸懵逼地左顾右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但相当有素的训练本能依旧促使他们摆出同样的姿势。

“全员戒备1

要是有人在远处看上那么一眼,指不定就会以为这里要举行什么艺术节目秀,好家伙,那不就是黑/社会般的十八铜人阵吗。

然而看到这一幕的千里决定改变自己刚刚的想法,看来这里面还是有几个感觉比较敏锐的家伙撑场面,至少可以在这一瞬间发现周围情况的不对。

那就没办法了,为了不让这个任务变得更加麻烦,千里只能一个个地将这些知情者敲晕,顺便把他们踹到了一起让其变成‘十八摊’。

至于目标人物被自己吓到屁滚尿流这件事,不提也罢。

任务完成之后,千里还特意去了趟医院检查了下脑子,然而医生说并没有什么问题。

诶呦呵奇了怪了。

于是乎,千里决定回家逗弄一下某个小屁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