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第九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好巧不巧,现在这个时候正好下着暴雨,淅淅沥沥的雨声连着开天辟地的紫色雷电在整个世界中回荡,明明不是个好天气,却叫人昏昏欲睡。不管怎么说,气氛渲染是够了。

千里默默推开了门,却没说一句话。后面的阴影蔓延到前面,在稍长的刘海之下附上一层阴翳,旁人只能看清那抿成一条直线的嘴角,少女周身的消极氛围似乎扩散到了各处,引得太宰忍不住探头望了过来。

还有雨伞边缘处水滴下落声,它们被听得一清二楚。

有人叹了口气,似乎是要将全身的气体都一丝不剩的榨干,不留一丝余地。

门被堪堪合上,沉重的脚步声只想了短暂的几秒钟,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弓下身子抱着头,凌乱的黑发预示着她内心的无措。

太宰深知这样的千里并不对劲,也倒是给足了千里这个‘监护人’的面子,眨巴几下眼睛便凑到了少女的身旁。

良久,千里才开口道:

“有件事,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你说,不说也不好,说了也只不过给你填了些不必要的麻烦而已。”她说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恰到好处的哽咽,像极了电视剧里那种什么苦十分富有消极意味的开头。

“太宰,我今天去了趟医院……我……”说到这里,后面的话却悄然断裂,她偏过头,转向远离太宰的一面。

“抱歉。”她又说,却不再是上面那句话的后半部分。但结果已经显而易见。

“……”

只能说,您戏可真多。

在系统长达百年的鞭策下,千里的演技那——可谓是相当的牛逼,就算让她现在冲进娱乐圈拿一个奥斯卡应该也没什么太大问题。毕竟那可是在生与死的夹缝之中锻炼出来的技能。

另一方面,无论太宰治以后有多么智多近妖,现在的他也只不过是连大脑都没发育成熟的小屁孩……虽然现在的千里也处于这个范围,但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总的来说,现在的千里想要用演技骗过太宰也就是弯腰捡个东西的事情,毕竟阅历在那摆着呢。

但是当他知道自己被骗了之后呢——

暴雨在半夜便渐渐停歇,但空气中漂浮的那些土腥味却断断续续地飘扬到第二天早上,停留在叶片尖尖上的露水滴滴答答地落在底下的小水洼中,不久之后,它又会转化为另一种形态来继续这段路程。

上午九点。

客厅墙上的钟依旧忠实地履行者自己的职责,那极其富有规律的机械声便是最好的证明,可惜的是,这声音确是整个房间中最为清晰的声音了。

现在是太宰一言不发的第十二个小时,没错,自打他知道自己被骗之后,就再也没对千里说过一句话。问他要不要吃饭,好家伙,不说话,但是身体却很诚实。问他要不要洗澡,好家伙,还是不说话,但浴室的门关的那叫一个飞快。

小兔崽子脾气还挺倔,现在的孩子都这么经不起逗吗。千里一边这么想着,一边将最后一口米饭放到嘴里咀嚼,反观太宰,他正慢慢悠悠地吃着正香,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的。

说到太宰,他生气了吗,其实——一半一半吧。

更多的是自信被践踏过后才恍然醒悟的懊恼。

明明其他同龄人,甚至大多数成年人在自己看来都是透明的,透明到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内里的污秽。就是这些肮脏到难以言喻的东西让太宰逐渐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期待。

但是,这个名叫泽木千里的人,却像一个披上了迷雾一般的神秘存在,一时间,太宰承认自己看不清这家伙心里装的究竟是些什么东西。

其实也就是那样吧,他曾这么想。太宰不相信这个世界会出现什么例外,那只是童话故事里会出现的情节罢了,那么蠢的故事可不能当做现实的参考。即使他现在只有十岁,却已经甚至这个世界的残酷。

其实太宰的想法并没有错,从泥泞中诞生的东西怎么可能会洁白无瑕。若是他可以看清的话,就会发现——岁月的铺垫可是完全没有留情,而被这层‘幸运’所眷顾的人只会变得更加污秽。

当一个人可以看透周围所有人的时候,那个人便会生出一种‘自豪感’,无论大校太宰治自然也不能免了俗,更何况现在的他也只不过是一个十岁的孩子,优秀的天赋可以抵消一部分阅历的不足,但也并不是全部。

但是,直到今天。

太宰才终于发现,自己看不透面前这个人,不对,这样的说法其实是错误的,应该这样说——这个人完全可以将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

在千里自己承认之前,太宰完全无法在她的脸上找到哪怕一丁点的破绽来识破她的谎言,这对他来讲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当头一棒。

打个比方,每个人的罐子里都会装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他们不想让这些东西被别人看到,于是便想里面灌了一些有颜色的液体作为掩饰。而你,可以透过这些液体看到那些奇奇怪怪的玩意。

直到有一天,你发现了一瓶墨水。但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一瓶墨水吗,你想。

但事实上,那个捧着瓶子的人想让你看到什么颜色你就能看到什么颜色,但在这个过程中,你却全然无法发觉那罐子里装的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这便是挫败感的由来。但不可否认的是,太宰的心中却冒出一丝丝的好奇,就像春天新生出的野草一般随风飘着,骚的人心底发痒。

他想知道罐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

“我吃饱了。”于是,太宰说。

好家伙他终于肯开口说话了。千里死目。

这段生活上的琐事算是告一段落,但更多麻烦事还在后面挨个排着呢。

那么几套衣服并不经穿,更何况太宰马上就要进入长身体的阶段,于是自认为是一个合格家长的千里决定带他出去逛逛。顺便也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没办法,太宰看起来总是对那些玩具抱着兴致缺缺的态度。

这让她身为家长的自尊心受到了一丝挫折。

大部分商业圈都履行着同一个原则:顾客就是上帝。

但身为上帝的千里与太宰两人在商场听到最多的话语不是‘欢迎光临’,而是——

你们的妈妈在哪。

一开始,千里还会耐下性子编造几句谎话,但当所有耐心耗尽之时,每当接待人员有想要说出那几个字的时候,千里便会面无表情地甩出一张黑卡,其大意显而易见:莫哔哔,老子有钱。

一劳永逸。

要是再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大概就是太宰身上的伤斑了吧,每次搞得接待人员欲言又止不说,他自己也不愿意露出来。这导致千里只能给他买一些长裤长袖的衣服,现在的季节还好,但要是到了夏天……啧。

今天的千里也是为孩子操心的一天呢。

又是傍晚,时间总是在忙忙碌碌中过得飞快,现在回想一下,在记忆中占据最多的就是这幅暖橘色的场景。

千里一手牵着比自己矮了不止一头的太宰,一手拎着大包小包,倒也没觉得费劲,这可不单单是千里自身身体素质的缘故,更是因为——女人在购物这一方面可是有着天生的战斗本能。

这个说法可并不是毫无缘由,毕竟在人类诞生初期,女性就一直负责着采集类的工作,仔细想想,现在的商场似乎和以前的森林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少了个付钱的步骤而已。

“今天回去想吃点什么。”

千里问出来了,人类世上最艰难的问题:今晚吃什么。

“螃蟹。”好家伙,这小兔崽子倒是毫不犹豫。

自从前两天给他端过去那种长了八条腿的节肢动物,这下可好,一口不可收拾。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吧,每天吃螃蟹的话我可养不起你。”当然是骗人的。

“觉得好吃的东西就多吃一点又没有错。”

不过千里可真是宠这个小孩,这要搁在她自己那个背景,千里早就把他扔进森林里历练去了。

学会在各种环境中确保自己的生存才是他们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有那时间想吃螃蟹不如自己去海边抓,没准还能整到一顿纯天然的。

就在这时,一个孩子突然从两人的身边掠过。

他走得很快,看都没看他们一眼,千里只来得及看到一丝蓝色乍然而过,再回头望去,便只能看到被兜帽遮盖到严严实实的背影了。

“怎么了。”

太宰轻轻拽了拽她的手。

“没什么,只是看到了一个眼睛很好看的孩子罢了。”

那是一双钴蓝色的眼睛。千里想。

听到这话,太宰的另一只手不由得紧了一瞬,但握住千里的那只手却一丝未动,再加上他现在并没有再千里的视野范围之内,这小小的动作可没有让她察觉半点不对。

很好看的眼睛。

他忽然想问一个问题:如果她当时看到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另一个眼睛很好看的人,那她也会将那个人领走吗。

只要是眼睛好看的人就可以吗。在看到刚才那个人的时候,千里也会抱着将他领回去的想法吗。

尽是些胡搅蛮缠的问题,他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宰终究没有问出口。

“走吧,我饿了。”他只是这么说。

所有的情绪都只不过是一颗种子而已,但只要能得到足够的滋养,便会成为可以遮天蔽日的苍天大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