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第十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横滨算是一座十分富饶的城市,一座座建筑拔地而起,其中自然免不了各类令人眼花缭乱的商业街区,而这便是那些年轻靓丽女孩们的天堂。也不管到底买什么,毕竟‘逛街’这个词的乐趣一点也不关乎与金钱。

但是一定要努力成为人群中最闪耀的崽。

那些小姑娘喜欢的东西,千里也并不是完全不感兴趣,就例如口红。

虽然她现在顶着一副只有十四岁的皮囊,但这并不能改变里面住的那个已经好几百岁的‘成熟’灵魂,倒不如说是已经熟过头了。再说,她的皮肤是一种象牙般的冷白色,虽然很好看是没错……却顺便连带着唇色一起。

跟同龄的小姑娘比起来,千里的唇色淡的过分,甚至显得有些苍白了,再加上过分白皙的肤色以及纤细的身躯,整个看起来倒是有一副弱不禁风的病弱样子,要是再装模作样的咳嗽几声,便是活脱脱的现代版林黛玉。

千里可不喜欢这样。毕竟哪天突然来了兴致,想活动活动筋骨的时候吓到别人……那影响可不太好。

而口红这种东西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唇色,带来整体气色上的提升,恰好是千里需要的功能。更何况口红这东西的包装也是十分讨喜,小巧精致,又不乏设计感,正是她喜欢的类型。

于是乎,千里的心正式被这个小玩意给蛊惑了。自此之后,它们便占据了梳妆台的半壁江山,每天早上起来抹两下口红几乎成了必不可缺的一环。毕竟没有一个女人不喜欢看自己美丽的样子。

然而,有那么一天上午。

这几天……说来也是挺让人犯愁的,那种脑子一片空白的奇异状况越来越频繁,时不时就要在自己的脑袋里宣扬一波存在感,生怕千里忘了他似的。要不是她的演技还不错,恐怕是连太宰那孩子都能察觉到不对劲。

不对不对……

想到这里,千里疲惫地揉了两下太阳穴,试图用这个动作让自己舒服一点,可惜并没有什么用途。要知道,她昨天晚上才打碎一个咖啡杯,这种冒失行为可是之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用白话来说,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她是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但千里不认识它,它可是对千里熟悉的很。本来睡眠就浅,这一折腾更是要惊醒好几次。那种仿佛被雷劈了的感觉现在还在她脆弱的脑子里回荡,就如同音叉被铁锤猛击而产生的余音似的。

普通人的身体就是这点不太行,时不时就要出现点生理上的问题,千里以前从来不会担心这一点,嗯……她只需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在任务途中被捅个对穿就好。

此时已经是上午八点半,并不是千里平常起床的时间,但没办法,昨天那睡眠质量简直不敢恭维,准时在六千睁开双眼的千里便临时起意决定再睡上那么一会,这一睡便到了现在这个点。

然而这种违反了身体规律的决定并没有使她拥有一个精神充沛的开始,相反,这种行为反而使千里的脑子更加绵软了几分。唯一可以让千里感到欣慰的便是这后边夜的睡眠终于回归了正常。

但这还不足以耽误她身为孩子家长的‘正事’,正当她洗漱完成准备拿起常用的那只口红抹上几下时。

好家伙。

她几乎是眼睁睁地看着那只口红自己打开盖子离开桌面,颤颤巍巍地就向自己脸部的方向飘过来。就那姿态,活脱脱地就是一个得了帕金森的老太太,整只口红马上就要因与空气疯狂摩擦产生爱的火花。

然而如此努力的它并没有如愿到达该到的地方,而是在半空中突然停滞了几秒,然后掉在地上碎成了两截。

啊,那只口红还挺贵的来着。

是的,面对如此不可思议的超自然现象,以上便是千里的第一反应。也是,这人见的东西一多,也便变得处事不惊。

呵,区区一只口红。

……心痛,这可是限量版的,早就没得卖了。

千里心中的小人默默捂住胸口,然而她外面依旧一副‘啊,一切都在我意料之中’的样子。

‘冰蓝色的瞳孔紧盯着地上那根断成两截的口红,睿智的光芒一闪而过,似乎有无数思绪在其中悦动。’

外人看起来大概是这样。

虽然千里心中到达想法大多跟这现象没什么关系,但却也不代表她一旦发现都没有:将现在所发生的超自然事件结合这个世界的背景,答案几乎就是已经摆在面前。

——异能力。

然而还不等千里摆正想法真正去思考这件事,这梳妆间的门便被轻轻地推开,千里抬头一看,原来是太宰,正揉着眼睛探头向这里望来,似乎是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千里姐?”他轻轻呼唤。

差点忘了,这孩子的睡眠和自己一样糟糕。都这个时间了,他被这点小动静吵醒也不是没有可能。

“不,没什么。”千里三两下收拾好那根口红的残骸,随后转身推着太宰的肩膀便走出了房间,并在途中问:“不小心把东西掉了而已,今天早上想吃点什么吗?”

“诶?不是面包夹火腿吗。”

“嗯……我的意思是,你今天早上想在面包里看到什么。”

“必须是冰箱里有的东西哦。”她又笑嘻嘻地补充。

“嘁。”

“真是越来越不可爱了呢。”

笑脸的背后是与之毫无关联地思索,将自己劈成两个人这种事做的倒是越来越得心应手。太宰身后的少女轻眯双眼,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就在两人为今天早饭的内容喋喋不休时,楼下突然响起一道横滨人民十分熟悉的破空声。

——是装了□□的枪。

好家伙都敢在居民区闹事了还怕枪声扰民吗?

紧接着,一声又一声枪响越来越密集地响起来,就如同正在转变的雨,最后逐渐融汇成不分你我的一片,偶尔还掺杂着几声巨响,那时手榴弹爆炸的声音。

应该说,庆幸他们的投掷手技术还没那么糟糕吗,至少她还没听到邻居家也响起这种糟糕的声音。

“太宰,离窗户远点。”千里上前挡在他面前,抬手将他向后拥去。但有一说一,这些人的枪法可不怎么好,活脱脱地人体描边大师,但若要比谁击碎的玻璃比较多那可是一个比一个顶。

话是这么说,千里却反而向那个方向走去,两三步的距离,身后的孩子想伸手抓住少女的衣衫,却只能徒劳地握住那卷气流。

少女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动作,只是站定在那层透明玻璃面前不动。

终究到底,他们也只能算是这场闹剧的看客而已,彻头彻尾的旁观者,而对于那些拿着枪的人来说却是非生即死的博弈。旁客人的反应对他们来说不值一提,因为他们只在乎两个问题:

一是保住自己的性命,换一种说法就是如何挺过这段时间。

二是夺取敌人的性命。

此刻,千里脸上是与刚刚面对太宰时截然相反的阴沉,连本应尽显剔透的冰蓝色都蒙上一层暗色。可惜她身后的孩子只能遥远地看到千里下颚线的一角。

今天太宰在场,算他们运气好,但是……最好祈祷自己不要一不小心打破这里的玻璃。她这么想到。

她不会轻易在太宰面前露出这一面……至少目前这个阶段是不会的。

书上说,太宰这个年龄段正是树立正确三观的关键时期,那么她这个做家长的可一定要做好榜样,要是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可就相当麻烦了。

自己的那套规则并不适合在这里运用,千里深知这一点。所以她决定将太宰培养成一个‘普通’的人。

千里不求这孩子有多么出色,不求他在某个领域有多么显赫的建设与成就,没什么望子成龙的心思,因为她知道,万事万物都要付出代价。……实在是太累了,她不忍心让自己羽翼下的孩子受到这种苦。

毕竟自己又不是没有那个能力护着他。

又一声爆破打断了千里的思绪,她看向爆炸声发出来的方向,脑中思绪一闪而过:

等等……这倒是提醒她了,有空找他们会会也不错。

就当练练手,毕竟这异能力刚刚觉醒,还需要相当长一段时间的练习。

就在这时,千里突然察觉到旁边突然多出来一个人,她低头一看,原来是太宰那小子。

他正想伸手抓住千里的衣角,发现自己的小动作被千里察觉后便顿了顿,随后又悄咪咪地将手放到身后,假装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那一眨一眨的棕色眼睛,嘶……怪可爱的。

“好啦好啦,都是小问题。”千里又绽放了笑容,一边说着,一边推着太宰向里面走去,顺便还拉上了窗帘,将外面那场仿佛永无止境的枪林弹雨隔开。

“我知道了,今天想再加个煎蛋对吧。”

“虽然加个煎蛋是不错,但是我还什么都没说哦。”

日后不久,本地的黑手党们便屡次遭受‘惨痛的教育’,无一人死亡。

但是横滨这块喧闹的地盘倒是难得地安静了一些日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