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第十一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从异能力觉醒之后,千里便再也没有出现过那种类似于‘脑袋一白’的情况,这对她来说倒是件值得庆幸的事。

现在想想,那可能就是异能力觉醒的前兆吧。有一说一,异能力这东西到底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获得的,她到现在都还不得而知。

也没准是一种类似于病毒的东西呢,自出生以来便被感染,然后迎来漫长的潜伏期,最后一下子爆发出来。

现在这个时候正好是上班时间,街上没什么人。而千里便行走在这样的街道上,与稀稀疏疏的人群融为一体。

控制住便可以获得力量,控制不住便会被这种力量吞噬。她这么百无聊赖地想着,一边低头看向张开的右手。

细密的阳光星星点点地从午后云层的缝隙中透出来,直径砸在那只手中,然后又随着少女的移动落向地面。

刚走到公寓附近,千里便看到一抹熟悉的颜色——是隔壁的邻居,小林。她头上那种偏红色的粉倒是十分好认,至少街上没人跟她撞色。

虽然小林的性格并不像头发的颜色一样热情,但也可以勉强算是一个‘善良又靠谱的成年人’,嗯,还心软。

而千里,她认为自己的灵魂更是靠谱无比,可是这个世界的法律却并不认同她外面这幅未成年的皮囊。反正有些事情是需要一些小小的手段才可以做成的,很不方便。

虽然麻烦别人并不是千里所想,但如果有一个成年人愿意时不时帮助自己一下的话,至少有些事情会好办的多。

例如太宰的入学手续。太宰还有两年就十二岁了,可以提前一年进入初中班。

教育的机会对她自己那个时空何其珍贵,因此,她想让太宰获得这个机会。但具体还是看太宰自己的意愿。

她也可以负责初中乃至高中的课程,或许请几个家庭教师也是不错的选择。

两人的距离逐渐拉进,前面的小林依旧暗自己的步调走着,丝毫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来人。

至于她自己……体验一下当今的教育确实是个身十分有诱惑力的尝试,但她过去也只是纯粹的浪费时间而已。

只不过是一个学历,千里随时都可以报名当年的高考,然后去自己想去的大学挂个名。但是学分的问题好麻烦,如果长时间不修的话就要被退学……好麻烦,还是算了吧。

假证什么的不香吗。

“小林?”

千里装作自己刚刚注意到她的样子,刚刚并肩而过的时候打了个招呼,随后便放慢速度一道而行了。

“啊,是…泽木?”

小林偏头一看,便看到了那双令她印象十分深刻的冰蓝色眼睛,但这名字确实想了一会才对上好号。而且,她脸一偏错开了视线。在那种笑容的注视下说自己忘记了她的名字什么的…太有罪恶感了。

“小林今天没去上班吗,真是罕见,平常这个时候都找不到你。”

“碍…因为今天公司里出了点事,所以就直接给了一天假期。”小林说。

如何骗取一个人的信任呢。

“那今天不是会轻松很多?”

“也只是今天而已。”小林说着,抬手捂住额头,眼神里丝毫没有吐露出对这世界的留恋,甚至连之后的声音都透着几分虚弱:“下周日要补上。”

“这样的话,岂不是要变成十二天连续工作了吗?”千里看似关切的询问。

那要看双方是谁了,就例如这两位的组合:一个看似冷淡其实善良的成年人,和一位看似弱小的少女。

“是埃”小林叹了口气,转而问:“先不说这个,你在这个时间段找过我吗。”要不然怎么会说通常这段时间都找不到她。

机会来了。

千里指尖点唇,眼睛向左上方倾斜,标准的‘思考’模式,没过几秒便回答道:“也就是前天的事,本想把刚做好的点心给你尝一下来着,但是你不在,再回过神来的时候点心就被太宰吃完了。”

实际上是自己吃掉的,因为点心这种东西一旦过了时间就不好吃了嘛,至于太宰……他前一天没刷牙,作为惩罚,他只能看着自己吃。

虽然这么说有些对不起太宰,但她现在需要一个理由——一个可以将话题引到‘家庭’上的理由。

“太宰……是?”

小林自认为与这位热心的小邻居还没到那种十分熟悉的地步,可对方的姓名还是要知晓的,这算是最基本的尊重。她全然遗忘了刚刚差点没说出对方名字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无论怎么说,太宰可不是千里的姓氏。

“啊,我好像还没让他跟你打过招呼。”千里顿了顿,又继续说:“太宰是与我同母异父的弟弟。”

阳光倾泻到少女的眼中,将那无际无垠的冰原融化成汪洋大海。而唇上艳丽的色彩又与雪白一片的肌肤形成鲜明对比,耀眼的让人移不开视线。任谁想破头皮都猜不出来面前这位少女与那个凶残的男声神秘人是同一个人。

小林沉醉某人的美貌无法自拔,半晌没有说话,待到反应过来的时候才觉得这个行为有些失礼,连忙撇开实现,随便问了一句:

“话说,这么长时间也没见过你的父母……”

好家伙。小林的表情瞬间凝固。她在说些什么,明明刚刚才知道对方是再婚家庭还问出这样的话。

“他们……已经去世了哦。”

演技爆发的时候到了,千里摆出一副‘虽然很惆怅但是我已经看破红尘’的样子,张口就是胡掰。

而一旁的小林倒是心里咯噔一下,她没想到实际情况要比自己知道的要糟糕的多。

“我的亲生父亲是个人渣,和一些新闻上的人一样,整天吃喝嫖赌,还殴打我和母亲……要不是母亲足够坚强,保护了我,要不然……”她没有继续说这件事,有时候,留下让人心知肚明的悬念反而能起到更好的效果。

“我的母亲知道孩子,也就是我,需要一个父亲,但她终究没能忍耐下去。当母亲与他离婚那年,我五岁。”千里干笑两声,又说:“那个年龄段本不应该记这么多事的,但我实在是无法忘记。”

小林没有插话,一直在做一位合格的倾听者。

“但那个男人依旧胡搅蛮缠……抱歉,我实在不想将他称之为是我的父亲,他除了贡献了一些精子之外什么都没做。”

“我们原先是住在池袋的,实在被他骚扰的没了办法才来到这里定居。然后就是……同年,母亲遇到了继父。继父对母亲很好,他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孩子。”

“我本以为幸福的日子终于降临到我身上,上天终究会把每个人应得到的东西换回来,但是我错了。最后……很狗血,是因为一场车祸。”

“只有我和弟弟活了下来。”

整个经历听起来就像是一部早就被写烂了的小说,但千里脸上的表情无一不说:这是真实的。旁观的人永远无法理解局中人的感受,小林也是如此,她张口,却欲言又止,因为她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话语可以安慰面前这位一脸落寞的少女。

“于是我就再也不信什么神啦鬼啦的那些东西啦,虽然一开始那段日子确实很难熬。”

就这么几句话的时间,两人便到了家门口,自然再不能聊下去,作别之后便回到了各自的家中。

她什么要求都没有提,也不需要提,那样反而是弄巧成拙。她只需要在小林的心中埋下一颗种子便好了。

光荣完成计划的千里关上门,一回头便与太宰直勾勾的眼神对上,平常的他可不会是这个样子,一句欢迎回来便已经耗费的莫大的力气。但今天可不一样,因为他比较期待自己今天带回来的东西。

“你的绷带。”

这可是他的亲自委托,头一次。

她将几卷医用的弹力绷带递到太宰面前,看着他接过。千里没有问这些绷带是用来干什么的,随便想想也就是那些用处。

果不其然,太宰这小子拿起绷带就往屋里跑,一句话都没说,千里倒也不介意这些,收回空空如也的手颇有兴趣地看着。

大约过了二十分钟,房门被打开。

一个漏馅的白皮粽子从里面走出来了。

“……”

千里一憋再憋,然后发现没必要,便噗呲一声笑出了声。而太宰,平常看起来跟个小大人似的,有时候还会蹦出几句相当深刻的话语,但始终没法跟灵魂早就是‘天山童姥’的千里比。

现在的他还是个孩子呢,这不,一抬手就把剩下的那卷绷带扔到了千里脸上,她也没躲,自顾自地笑的开心。

过了一会,眼看太宰的眼神越来越不好,千里这才勉强收住笑容,招招手让他过来。那小男孩一脸不情愿,但也只能一小步一小步的挪过去,现在的他确实搞不来这些。

从某方面来说,太宰确实是个‘心灵手巧’的奇人,她实在没办法想象到这孩子是怎么在一圈绷带上绑了三个结的。

好家伙,故意的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