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第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解开那乱成一个麻团一样的绷带后再好好绑上显然不是件好办的事,但千里从来不缺耐心这种东西。不出二十分钟,那卷本来惨不忍睹的绷带便变得服服帖帖。

完事之后,千里摆正坐姿,一脸严肃地打量着自己的杰作。又转念一想,这遮盖伤疤的目的是达到了,但每天早上都要一圈一圈裹绷带岂不是很麻烦。

于是乎,她又出去了一会,不过十分钟的功夫,回来便伸手掏出几双袖套,让太宰一个个试。

袖套,一件穿起来十分便捷的日常用品……就是颜色不太正常。

怎么说呢,红的像火,粉的像花,蓝的像海,绿的像草,凑起来简直可以画上一幅油画,但绝不适合拿来穿在身上。

面对桌子上一团又一团花花绿绿五颜六色七扭八歪的布料,太宰张了张嘴,又看了看一脸笑意的千里,第一次怀疑面前这个人的品味。他本想欲言又止,但还是在求生欲的迫使下选择了拒绝。

这也不能全怪千里,毕竟店里就剩这么几个款式,至于为什么买回来……

可能是因为比较好玩吧。

她这么想着,一边装出一副‘你愿意就好’的无可奈何,自然是没有被发现。

但自此之后,绷带成了他们家必不可少的消费。

这座城市似乎总是荡漾着明媚与朝气,白天也好,晚上也罢,从来就没有闲着的时候,当然,这样的说法只是对这所城市而言。对于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来说,这份活泼反而成了生活的累赘。

有些人选择在这‘城市的震荡’中坚守自我,努力做一个与世无争的普通人,有些人选择投入其中,成为这场狂欢的一员。

公交车按照一如既往的路线行驶,此刻正值午间高峰,到处都是身着西装的上班族,这狭小的车间也是如此。

有着冰蓝色眼眸的少女隐藏在成年人高大的阴影之下,过分漂亮的容貌引得周围的人频频瞩目。

她倒也没什么反应,一副已经习惯了的样子,只顾抓住旁边的扶手,顺便看看窗外遥遥向后退去的风景。

但也有些人……

少女身后,人与人的夹缝之中,一只手伸了出来,悄悄探向少女的裙底。

但也有些人,脑子里总是环绕着那些没有用的东西,并付诸于行动。

千里当然察觉到了这变态的举动,不过她并不着急,也没抱怨难得穿一次裙子为什么会遭遇这样扰人心情的事。

没有必要,因为倒霉的终究不是自己。

正当这打算向十四岁少女下手的人渣以为自己马上就要得手的时候,也就是千里马上就要废了他的上一刻……有一个人比她更快。

一声痛呼突然爆发出来,在安静的车厢之中显得无比突兀,司机被吓了一跳,急忙靠边停车,车上的人们也不由得将注意力从身前的手机中□□,转而看向声源处。

在一道又一道目光的交汇之下,那人的影子渐渐清晰起来,只见发出惨叫声的人是一个穿着一身板正西装的社畜,看起来倒是十分正经,完全不像是会干出刚刚那种变态行径的人,看来用‘人模狗样’这个词形容再合适不过。

此刻他正捂着已经隐隐肿起来的手哀嚎着呢,下手的人可一点都没留情,他们都可以透过手指间的缝隙看见那道已经凹陷下去的痕迹。看那样子,估计是一点都不好受,连眼泪都快要疼出来了。

这一幕倒是让千里忍不住锁住了眉头。

有贼心有贼胆,却没有承担后果的觉悟,对于这种类型的人,她向来不吝啬名为厌烦的情绪。

而让他受伤的东西也不是什么随处可见的事物——那是个……刀鞘?

看起来像是纯木制成的,没什么过多的花纹,但却能在阳光的照射之下反射出温润的光芒,懂行的一看就能知道单单这一柄刀鞘便价值不菲。这刀并未出鞘,再往上看便只能看到一截长长的刀柄,然后便被持刀之人的身形给遮挡住视野,瞧不见全貌。

这种行为的确可以称得上是见义勇为,只是就这样拿着管制刀具到处乱晃是不是哪里不对。

那人太高了,千里要抬头才可以看得见他的脸。

银灰色的发和满布威严的面容,还有一身传统武士的打扮,看起来就像是个正道人士,当然,所做所为也是。

察觉到千里的目光后,这人便冲她点点头,随后便转身准备离去,仿佛他只是一位偶然路过的假面骑士。可这刚刚才被狠狠教训过一顿的变态先生可不打算就这么善罢甘休。

“等等……你给老子站……”这变态刚喊出半句便不仅倒吸了一口凉气,而那位刚刚见义勇为的男人倒也因为这句话停了下来,但是这份礼貌却被认为成了别的什么,让他下半句话喊得更起劲了。

“你知道老子是什么人吗!我爸可是横滨市财务部部长1原来是家里有个当官的,要不……就他这样的早就被乱拳打死顺便抛尸到隔壁的垃圾场里去。

即便是扭曲到不成原型的疼痛也没有堵住那张嘴,他丝毫没有意识到事情的危险性,依旧在那里哔哔赖赖。这番动作成功让千里对他的厌烦程度成功地上升了一个层次。

按照常理来说,下一句话应该是‘你信不信我找人堵你’之类的,然而刚刚还很有气势的他只喊出了前四个字,后面那些话语就如同深海中缓缓上浮发泡泡一般愈发愈轻,最后融入安静却喧然的空气中。

甚至连刚刚一直响个不停的切切私语都一并停了下来。

而使他沉默的是——那人的眼神,如同孤狼一般,让人忍不住心生敬畏,而这家伙也是这些人的一员。这眼神中所隐藏的东西可多了去,面前那憨憨看不出来,千里可清楚的很。

人身上的气味是无法骗人的,用气味这个词或许不太合适,换一个说法,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无法骗人的。

杀戮者会散发出浓郁的鲜血气息,欺骗者也会散发出谎言独有的味道。但通常,这种味道只能被同类所察觉。道理很简单,只有尝过这个食物的人才会知道它是个什么味道,不管外包装看起来有多么美味,无论它看起来有多么秀色可餐。

真正的滋味只有舌头可以细细品味。

而千里,几乎是在那人气息暴露的一瞬间便察觉到了那种来自灵魂上的微妙共鸣——他眼神里散发出来的不仅仅是来自上位者的威严,还有令千里熟悉的血腥气。无论这个人的目的如何,是为了正义还是为了私欲,都无法掩盖他手上粘着人血的事实。

而且还不少。

不光是如此。

千里又将目光投向了那人模狗样的玩意,暗自审视着。

然后她又察觉到了:他身上到处都散发着谎言的气味,拙劣而让人作呕。

动物相对于人更能敏锐地感受到危险的来临,但这并不代表人类已经完全丧失了察觉危险的能力,想必现在这位连屁都不敢放一个的变态先生最清楚这个事实。

“那真是恰巧,我与你父亲结交良久,还未听说过他有过你这种如此道德败坏的儿子。”武士先生这么说。

再看看那人的反应,似乎根本没有‘谎言会被识破’这个设想,被这么一说便吓得冷汗直流,只能说是果然如此。

千里心中已有计较,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与她无关,而她自己也无心参与接下来的闹剧。

果然还是去买晚餐比较重要吧,幸平那家餐厅最近又出了新品,不如去尝一下。

少女这么想着,离开了这狭小的车间。

猫步轻巧,清风摇曳,等他人再去寻找事件发生的开端人物时,她却早已不见了踪影。

这横滨才安静了没几天,新一轮的狂欢便又拉开了帷幕,只不过参与这场表演的演员可不是上一波,毕竟那些敬业的老演员们还在病床上老实躺着呢。

可正所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城里的地头蛇休息去了,那些平常只能在后面捡东西过活的杂兵也便探头探脑地出来溜达溜达。

这段时期可成了他们的天堂,不过一晚上的时间,暗处的毒。品销售额便破了这几年以来的最高纪录。

而偏偏……交易地点是千里家附近的小巷子。

淦。

虽然已经出门清理了不少波,但这些家伙就像会产卵的蟑螂一样没完没了,她一点都不想回想每晚都有十个二十个人在楼底下鬼鬼祟祟走过的窸窣声。本来睡眠质量就很堪忧,这下子更是让她感觉到身心疲惫。

于是,在镜子前看到自己愈发愈严重的黑眼圈时,千里决定:

寻找当地武装机关的帮助。

什么?把他们一锅端了?算了吧,他们罪不至死。

——

武装侦探社。

才成立不久的武装社团,主要办理的业务是侦探事宜以及各种政府无法插手的武装事宜,恰巧是千里所需要的。

“欢迎光临武装侦探社,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接待的小姑娘相当平易近人,即便看到委托人只是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也没有露出失礼的一面。千里长话短说,三两句便将自己的目的交代清楚,那小姑娘知道个大概后便去请示社长,让她在这里稍等片刻。

而这期间,一个人一直在打量着着她,毫不避讳。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