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第十三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那小姑娘掠过一个拐角便不见踪影,四下再无人打扰,但那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千里身上,这对一个客人来说未免有些失礼。

她来着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委托,不打算惹是生非,但即使是千里也会有一丝丝微乎其微的好奇心,就是这点好奇心促使千里向着目光的源头望过去。

是一个和自己身上这壳子年龄相仿的孩子。

屋子里的办公椅对他来说似乎有些大了,大到可以将他整个人包裹进去,而这孩子也没有浪费这份资源,屈起一条腿便将整个身子陷入其中,看起来舒服的不得了。

他正笑着,即便是察觉到千里投来的目光,也依旧维持着这个微笑。

十分刻意的笑容,似乎是在掩盖着什么。千里想。

是经验,也是直觉,无论如何,这是千里对这笑容的第一看法。她从来不小看一个孩子。

而乱步,自从这个女孩进入这里的那一刹那,就注意到了她身上浓浓的违和感。

具体是什么原因他不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来这里的原因绝对不像刚刚说的那样严肃,在他看来,这种神态更像是街边偶尔路过的猫,无聊了,或者是懒得动弹了,就进屋坐坐,绝不久留。

其实那所谓的‘严肃’确实是千里装出来的样子。既然是委托,那么做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也应该更合理一点吧,至少她是这样想的。

好奇心到此为止,这玩意可有毒的很,至今为止因为它死了多少人……反正他们可是有目共睹。过去的记忆如同网络不良的视频一般闪过了几帧,而她及时按下了暂停键。随后,少女礼貌地冲那孩子笑了一下便将目光收了回来。

唯一的遗憾就是没看到这孩子的眼睛。这念头从脑海一闪而过,随后便如同水滴一般融在无尽的思想洪流中。

无人开口的环境下,四周那些细细碎碎的声音反而成了最有辨识度的存在。听,那犹如蜻蜓翅膀扇动的声音,频率和音调都由它自己控制,是无边无际的自由。

但若是再仔细品味其中内容的话……原来是隔壁电视机中传来的播报声,它们透过墙壁的缝隙传到这里,顺便带来了电流特有的磁音。

梦境终究会坠落到现实。

“插播一条紧急新闻,台风将于今天下午登陆横滨市,请市民关好门窗,不要随意出行,做好防御措施。”

好像是这么说的。

他们没有让千里等多长时间,这条新闻插播后两分钟左右,两个人的脚步声便从不远处的走廊传到事务厅。一个是刚刚那位小姑娘,另一位便是武装侦探社的社长了。

……

好家伙。

两两对视,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世界真校

原来是前不久在公交车上见义勇为的大侠。

……

武装侦探社,他们还真的没有愧对这个名号。即便它只是个刚刚成立不久的小社团,但千里已经可以看到那璀璨辉煌(?)的未来。

不出一个小时就把那帮贩毒团伙的老窝给端了,可真行。绝对比自己去找他们要省事的多。

到家不久的千里刚从沙发上呆了半小时不到便收到了这个消息,随后就不禁为他们的办事速度吃了一惊,在他们那,能有这种速度的绝对是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水平。

横滨可真是块卧虎藏龙之地,千里再次认清这一点。

思绪流转片刻,少女随意地将手机往桌上一扔,颇有些刚刚做完了一件大事后的洒脱之感,对她来说也确实如此。对于一个睡眠障碍者来说,没有比睡眠更重要的事情了,拜他们所赐,她这几天可是相当怠惰。

她阖上眼,即便是这样,这空间中另一个人的存在也在脑海中浮浮现现,信息的获取可不仅仅依靠视觉,它们无处不在。而千里的大脑也早已习惯了各种信息的处理方式,毕竟这可是她活到今天的依仗之一。

例如身下的沙发垫,柔软的如同深不见底的河流,简直要将她整个人吞进去;例如窗外树叶的摇曳,淅淅沥沥的雨声,那是自然给古老人类的庇护,是最天然的催眠曲,例如钟表的滴答,卡车的鸣笛,温暖的温度以及孩子的脚步。

千里睡着了,沉溺于这条河流之中。

而窗外,暴雨已至,硕大的雨点砸下来,响起一片嘈杂的惊鸣。

……

世界似是恨极了人类,疯狂地用属于它自身的力量拍打未经主人允许便拔地而起的建筑,试图用滴水穿石之力腐蚀砖石瓦砾,确实,它有足够的时间来达成这一目的,人类的时间在自然眼中不过是沧海一粟。

水滴与砖墙的撞击让一些细小的声音变得微不可闻,人的呼吸声,还有孩子光着脚在地板上走过的声音,都掺杂在声势浩大的暴雨之中。

太宰总是光着脚在家里晃悠,像幽灵似的,很少发出声音,他经常利用这点做一些恶作剧,就像普通的孩子一样。虽然这些恶作剧从未真正吓到过千里,但为了培养孩子的自信心,偶尔装出一副被吓到的样子也不是不行。

但今天似乎是有些不同,或许是雨声太过嘈杂,或许是室内过于温暖,又或许是因为现在是来之不易的睡眠时间,在世间万物的遮掩之下,这孩子悄悄地走近了。

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如果他现在来上那么一下,绝对会让千里体验一下什么叫做垂死梦中惊坐起,但他没有。

太宰很少见过这样的千里,或者说,他从来没有见过她在沙发上睡着。在他的眼中,千里的作风更像一位严谨遵守时间规律的老年人,当然,只是作息上的,她似乎只在床上睡觉。

而现在,太宰低头看着千里的睡颜。冰蓝色的眼眸被遮盖住,只留下灯光在睫毛处留下的阴影,呼吸浅不可闻,仿佛进入冬眠一般,毫无防备,对自己的接近丝毫没有察觉,看起来就像在墙圈中熟睡的羔羊。

只要手起刀落便可以将她扼杀于此,那样做的话,便可以将这里所有的东西占为己有,若是有人过问的话,随便搪塞过去便好,只要做的干净,装的像样,没人会怀疑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

他低着头,很认真地思考着这种可行性。

如何将人一刀毙命,如何清理现场,甚至如何欺骗那些无能的警察,都在脑中过了个遍。若是有个蹲在监狱里的囚犯可以窥见这孩子的脑内所想,一定会为自己过去的行为懊恼不已。

别误会,想的绝对不是什么改过自新的好念头。而是懊恼他自己的犯罪手段还不如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

这些可完全不是十岁孩子所能思考的东西,但无论是思路还是情景都毫无阻碍地涌现出来,宛如潺潺不绝的流水一般。这些东西就像在未出生时便融入灵魂的血水,如今便镶刻在骨髓之中的黑暗。没人知道造就这些的究竟是什么。

但他后来也确实获得了这样的一个评价:天生的黑手党。

这是地下世界对一个同伴的最高赞誉。

先不说以后如何,现在的太宰却并没有选择将脑中场景转化为现实的打算,即便水果刀就在十几步不到的地方。

算了,他还不知道所谓的‘牵挂’到底是什么东西呢,也不知道这个牌子的绷带是哪里买的,不知道那个人掌心的温度究竟与室温相差在哪里……‘幸平’的饭菜也不错,他也不知道地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伴随着指针一刻一刻旋转的脆响。

他编造出无数说服自己的理由,然后在脚底的冰冷感蔓延至小腿前回到了卧室。

房门被轻轻合拢。

只留下依旧转个不停的表盘和一个人的呼吸声,宛如一颗被敲弯的钉子一样突兀。

她缓缓睁开眼睛,悠悠地注视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其实千里早就醒了,大概是他站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便恢复了意识。要是连这点本事都没有,她怎么可能活的到现在,毕竟突然在沙发上睡着就已经足够出乎意料了。

太宰治,这个孩子并不简单。她一直知道。

但千里不知道这孩子竟然会散发出那样的气味——血腥气,虽然那味道不过一分一毫,但她确认自己并没有多想。

因为周围的空气已经成为了她的‘眼睛’。

这是千里的异能力,而她将这个能力命名为——界。

这能力说起来玄乎,就像将自己的身体气化揉散似的,但□□却依旧存在于原点。通俗点来讲,就是将自己的感知以及控制能力分散到周围的空气中去,五感:触觉、听觉、味觉、嗅觉、视觉。

是的,她还可以控制那些看不见的气体,就像控制自己的□□一样。理论上。

现在还有些费劲,但千里相信自己会做到那一步。

少女翻了个身,将面部冲向沙发里侧,微微阖上了眼,似乎是想睡个回笼觉。

所以她绝对没看错,虽然那孩子并没有付出于实践。

……

碍…原来如此,那孩子讨厌她埃

果然还是太过自负了吗。

她是这么理解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