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第十四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自千里将太宰从医院里带出来,她便有意地将这孩子的注意力向知识的方面牵引过去,倒也不是刻意,只不过家里的各个角落都出现了几本让当代学生深恶痛疾的东西——教科书。

然而这种教育方式显然是错误的,几个月过去,它们身上鲜少出现被翻阅的痕迹,大概是打开扫几眼便被放回原处的地步。暗自观察了几天,千里发现太宰更喜欢自己偶尔用来打发时间的小说类读物,嘶……

书上说,书内配备丰富的色彩与图片会更加容易激起孩子对这本书的兴趣。

于是她把一本崭新的《立体几何》推到太宰面前,看似不经意地问道:

“为什么不看看这本书呢?”

看这闪亮的封面,看里面五花八门的图形,你竟然不为所动?你怎么能不为所动!

“不要,里面的东西太无聊了,外面那群小鬼哇哇大哭的样子可比它有趣的多。”头都没抬。

好的,明白了。

千里拿出手机,默不作声地将那本育儿知识大百科扔进了电子垃圾堆。

看来网上没用的玩意也很多。

而现在,几个月后的今天。

台风是个来了就不愿意走的客人,但它太过于跋扈嚣张,又带着不容小视的狂风和暴雨,让底下这群人没办法说什么,但就算是有人鼓起勇气向天空喊上那么几句,这客人也会充耳不闻,又或许它根本就听不见。

不管怎么说,这几天不宜出行,像他们两个这样的,一旦打开伞估计就可以上天好好欣赏下横滨暴风图了。

但千里早有准备,冰箱里满满当当的食物绝对可以使他们度过这场无聊的闲暇时光。

是的,无聊透顶的闲暇时光。

拜这场风暴所赐,负责这个小区的信号塔成功殉职,在雨天实施维修的风险太大,于是乎,他们成功回到了那个暗无天日的,没有wifi的时代。

千里倒还好,随便拿本书就可以看的津津有味,管他什么线性代数、时间简史、星座的奥秘,统统来者不拒。

但太宰可不一样,这时候的他其实正是贪玩的时候,其具体体现在最近愈来愈花样多变的恶作剧之中,本来还没什么可担心的,直到有一天她发现自己最喜欢的那支口红不见踪影。

千里决不可能犯这种错误,那么罪魁祸首可想而知。

“……”好小子,她可没告诉过太宰自己最喜欢的色号。

与此同时,这小小的插曲更让千里明白了太宰的天赋所在——他对人的心理把控能力相当好,若是再早点认识他……说不定可以培养他成为一位很靠谱的军师。

而现在,失去信号的第三天,那些小说已经宣布消耗殆尽,他已经无聊到把玩手臂上绷带的地步了。一圈一圈地将绷带卸下来,然后再一圈一圈的绕上去,打一个漂亮的结,然后再残忍的将这个完美的结打开,重复上述过程。

不知多少个来回之后,他貌似终于闲不住了,蹑手蹑脚地挪过来,转头眼巴巴地看向千里,别看一副乖巧模样,脑子里却不知道转着什么鬼点子。

“你可真沉得住气啊,这么难看的书也看得下去。”

此刻的千里捧着一本《人类简史》看得津津有味。人呐,一旦没有了物质层面的需求,就会追求精神层面上的满足,上了年龄的便更是如此。正忙着充实自己精神世界的千里并不想说话,并又翻了一页书表示自己——非常沉得住气。

太宰等了几秒,却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反应,即便是叫了几声后也依旧如此,他也看出来千里打定主意不想搭理自己,但他能受这委屈?

他沉默了一会,随后便仰着头嚷嚷了起来,语速极快,各种词汇像炮弹似的砸到千里的脑子里,过于嘈杂的声音让她难以集中读书的注意力,索性便分出一丝听听他究竟在哔哔赖赖些什么东西。

“啊我算是看透了原来你是这么无情的女人,自从把我领回来之后就不管不顾……”

?她什么时候对他不管不顾了。

“说是要找什么牵挂其实都是骗人的吧,明明就是看我长得好看想拐走当童养夫……”

?小小年纪知道童养夫是什么意思吗,她这哪是给自己找个童养夫哦,简直就是找了个孙子养。

“就算如此每天早上依旧不见人影,一定是抛下我然后去跟野……”眼看这絮絮叨叨的内容马上就要跟脱了缰的野马似的向不知名的地方,千里决定及时止损,啪地一声将书拍在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上,顺便再用他身上的衣服擦擦书上的口水。

“好了好了,快闭上嘴吧,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能说。”

“我也没说自己是那种寡言少语的类型。”

这小兔崽子就像提前到了叛逆期似的,她说一句他就怼一句,口头上很难占到便宜,索性千里也不是个会跟孩子较真的人。

果然还是讨厌自己吧。

抛下这个话题,千里试图将他的注意力引到另一个领域上去。

“有空在这说瞎话不如找几本书看看。”

“才不——我对那些东西毫无兴趣——”拖得很长的抗议声,摆明了不愿意合作。

“世上的疑问多多样样,而这可不是你感不感兴趣的问题。”

“那是什么问题呢——”

“是有没有用的问题哦。”她一边说,一边又将书打开,找到刚刚还没看完的那一页,继续说:

“只要是知识,那么终究是有用的,只是要看持有者所拥有的技巧能不能将这个知识运用到彻底。书到用时方恨少,等到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可就晚了。”

虽然一副教育孩子的语气,但自己说的可都是真心话,她年轻的时候可没少因为文化问题吃过亏,没办法,那时候的她哪有闲暇功夫坐下来好好读几本书呢。

还没等太宰做出反应,千里便又说到:

“话说回来,太宰,你有没有要去学校的想法。”

学校,对于孩子来说可是个逃离家长的好地方。

“才不去。”

然而等待千里的却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这倒让千里有些意外了,她以为太宰会答应的,毕竟学校那个地方既能远离自己,又能名正言顺的接受自己的资金供应,算是个一举两得的好路子,以太宰那小脑袋不难想到这一点。

她问为什么,他嘟囔:“智商太低是一种病,会传染的,我才不要跟那些小鬼待在一起。”

真是毫不留情的贬低。

“但这个社会就是由你口中‘智商低’的人构建起来的哦,交通、信号、电力、秩序……他们在扮演了举足轻重的角色,可以说是维持社会运作的齿轮。”千里试图用语言纠正太宰岌岌可危的价值观。

“用‘智商低’这个词形容太过失礼了,还是用‘普通人’这个称呼比较好吧(喂)。对了,太宰听说过这个词吗——二八原则。”她又说。

“听说过。”语气萎靡,太宰又低头把玩起手中的绷带,似乎对这个话题并不感兴趣。

“真不错,小小年纪懂得不少。”

要多夸夸孩子才可以。

“掌握资源,并支配剩下永远只占少数,但若失去了那百分之八十的人,他们也干不成什么事情。”

“所以呢,你希望我成为那一小撮掌握社会资源的人吗。”太宰说。

不,重点不是这个吧。

“说到底,你说了这么多就是想让我读书。”

啊,事实好像是这样。

“直接说出来就好嘛,为什么要弄的这么麻烦,好啰嗦。”

千里表示自己的心口中了一剑。

她被自家的孩子嫌弃了,也对,孩子一般都不喜欢啰嗦的类型。

果然是被讨厌了吧。

认识到这点的千里安静了下来,面无表情,但若是有人看她现在的模样,绝对可以断言,这个人正处于一种名为‘沮丧’的情绪中。太宰自然也看出来了。

讲真,太宰也没想到自己的随口一说竟然拥有如此大的杀伤力,他还没见过千里因为什么露出这幅样子。

“我又不是……算了,反正学校什么的绝对不行,我对那种教学方法一点兴趣都没有。”

反正最后的得益人是自己,又没什么损失。他想。

失去信号的终究只是这一块倒霉地方,离他们不过一公里的那片依旧是灯火通明,都说雷雨天不要开电气,但总有那么些人耐不住寂寞,忍不住想打开电视看看,好消解下目前无聊的生活。

“七月二十三日中午,横滨市xx小区中的市民突然发现其邻居突然死亡于室内,法医解剖后判断,该居民死亡时间大概是中午十二点左右,死因是心脏骤停,据调查,该市民没有任何心脏病史。”

“这已经是第四个于中午十二点突然死亡的居民,相隔的死亡时间为七十二个小时。这一系列死亡事件究竟是谋杀还是巧合,警方还在调查之中。”

“还请市民们做好防范准备。”

“……”

看这这则新闻,打开电视的人略感无趣地撇了撇嘴。

整天都是这些危言耸听的东西,也没见他们真正查出个什么不得了的东西来。他想。

于是他将电视关闭,抓起一旁的手机充电线随便一插,便蒙上被子开始酝酿睡意。

外面的暴雨不见减小的迹象,厚重的乌云依旧阻挡着阳光前进的步伐。

昏昏暗暗之中,手机屏幕亮起。

七月二十六日,11:49am。

……

千里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缓缓望向窗外。

11:50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