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十五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是个相当不讨人喜欢的‘东西’,完全脱离了地球现有生物的外貌特征。

这玩意大概两米那么高,瓶盖大小的眼珠密密麻麻地布在体表,牢牢地锁定着屋内的两人,四肢显然不是它能拥有的器官,取而代之的是七八根带着吸盘的触手,此刻的它正趴在玻璃之外,张开恐怖恶心的口器发出细而隐秘的窃窃私语。

看得出来,这家伙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实际上,他就是用这些触手停止了他们的心跳。

千里看了它一眼,不着痕迹地将头转回来,微微侧了下身子以便挡住太宰的视线,千里不确定太宰是否可以感知到那怪物的存在,在她看来,他似乎对这窸窸窣窣的叫声一无所觉。

早就对那些奇形怪状的东西有了免疫力的千里并不想对它那可怖的外貌做出什么评价,想当年自己差点凉在克苏鲁眷族手下的时候这玩意还不知道在谁的肚子里待着呢。

可这家伙就像是穿过了时间与空间的间隙一般,毫无征兆地出现在这个时间点,一副早有预谋的样子。

更何况,这么大这么丑的一个玩意往这一挂,太宰就算没反应楼下那些路过的怎么说也得有点动静吧。可是没有。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除了自己之外,没人看得到它。

麻烦死了。

一想到之后可能会发生的血腥事件,千里的嘴角不由得向下压了压。

“所以你终究还是从未老先衰进化成了老年痴呆吗。”

这小子嘴怎么就越来越欠了呢。

千里不假思索地将手往他脑袋上一按,一个用力直接把那他整个上半身压在了沙发上,挣扎的言语在海绵垫的掩盖下变得模糊不清,但从语气上听绝对不是什么好话。冷血无情的千里对此不为所动,精准地将力道控制在能控制住他却又不至于将他闷死的程度,转而望向那怪物出现的地方。

果不其然,那可怜的小东西还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丝毫没有察觉到死神的目光,身上那令人作呕的气息反而愈演愈烈,似乎马上就要在下一秒发起进攻。

看来此事不能善了,察觉到它的意图,千里决定将太宰支开,毕竟当着孩子的面动粗可不是好家长的作为。

注意力收回,千里又将目光投到太宰身上,定睛一看,好家伙,他趴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截然已经成了一条生无可恋的死鱼。千里知道自己的力道不可能将他闷死,她思考了几秒,松手,一把将身后的抱枕拍他头上,再整整齐齐的摆好。

“遗体修整完毕,可以抬棺了。”她面无表情地开口,顺便拍了拍手。都这种时候了,千里还不忘开这种玩笑。

然后这具‘尸体’默默地从抱枕下探出头来,用那带着水色的眼睛就这么盯着她,仿佛在诉说这面前之人的十恶不赦。

“哇——”但千里显然已经不吃这套,她发出一声写作惊讶读作捧读的感叹,顶着一双死鱼眼说:“这个人竟然复活了呢,真是史上最伟大的医学奇迹。”

太宰翻了个白眼,对千里拙劣的表演嗤之以鼻。

“这位刚刚复活的小先生,到午睡时间了,不睡午觉的孩子以后可是长不高的哦。”千里边说着边将他拎起来,半推半就地向卧室的方向推去。

“什么啊,明明你也没比我大多少。”他顺着千里的力道移动,嘴上却不饶半分。

转弯,进屋,关门。

门扉合上的前一秒,仿佛是不经意之间,孩子瞥了一眼仍爬在窗外的怪物。

他真的看不见吗。

11:55

那怪物开始兴奋,身上的触手蠕动着,延展,伸直,随后慢慢向千里的方向探去。千里定睛一看,那些触手竟然穿过了玻璃。随着身上第一处部分成功穿过,那怪物身体上的其他部分也渐渐向屋内倾斜过来。玻璃的存在顿时变得若有若无。

不得不说,有些恶心。

千里后退一步,打开异能力,看不见的圆逐如流水一般扩大,堪堪笼罩住缓缓下塌的怪物,她将怪物周围的空气变成尖利的刺状物用作攻击。随着千里一念之下,那看起来如同果冻似的身躯猛然开了一个洞,但是并没有流血。

也就几秒钟的时间,那个洞便愈合的一点不剩,千里刚刚所做的一切仿佛只是无用功。

又一柄水果刀向那个方向飞去,直接穿过,看起来还没有异能力的效果好。

此时,那怪物已经将整个身体脱离玻璃,果冻样的身躯撞在地板上形成水样的波纹,向着底下的眼球被压至体内,没过一会便从其他地方冒出来,与本来就存在的其他眼睛挤成一团。

再反观千里,她面上神色不变,实际上心里已经开始计划着逃跑的路线。

傻子才会在攻击手段无效的方式下上去送命,她打不过难道还跑不过吗。

“到……时间……”那怪物在地板上滚来滚去,似乎在呢喃着什么,千里听不清,但心中不详的预感却愈发愈强烈。

11:59

看来这个世界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简单。千里想着,退后几步,手已经搭上了太宰所在卧室的门把。

而太宰,他在门缝的间隙中窥视到了一部分,例如千里正搭在门把上的这只手。由于这个房间所在的位置太过偏僻,他也只能看见这只手。

他知道千里想要带自己逃走,但明明自己一个人逃走是见更容易的事吧。嗯……虽然离开这个世界确实不错,但死在那怪物的手下未免也太过不美观。太宰想。

怪物开始一步步逼近,此时的它距离千里所在的位置只有六七米远。

12:00

“起床……”那怪物体内发出的声音如同暗夜之中的冥冥低语,模糊浑厚,但千里这次却听懂了它的话,虽然不明确其中意思,但一定不是类似于‘让我们和平相处吧’的讯息。

眼看着她马上就要带人跑路。

就在此时,千里突然发现窗户外出现一个人影,看着那人下一步的动作,她便知道自己家窗户怕是命不久矣。不出所料,下一秒,玻璃破碎的声音引来周围方圆五十米的人纷纷撤离,井然有序让人看了不仅感叹这横滨的疏散演习做的可真是到位。

虽然大部分都是那帮黑手党的锅。

与破碎之声一同到来的是漫天飞舞的玻璃碎屑,外面那人用的力道可不小,大块玻璃片直直地飞向另一头,碰上墙壁撞了个细碎,顺便还砸出了一个个细小的坑洞。千里早就将自己的身形隐蔽在拐弯处,这才避免了和墙壁一样的命运。

而那怪物可就不乐意了,它将大部分眼睛转向这位‘不速之客’到来的方向,嘴里止不住的咒骂,触手在空中飞舞,如同鞭子一般抽打着空气,发出阵阵破空之声,仿佛下一秒就要将那人撕成碎片。

“老实在里面待着,不要出来。”千里对门内说,随后回到客厅内。

听到这话的太宰顿了一会,最终放下了已经搭在门把上的手。

路过一滩又一滩玻璃渣,千里这才看清来人的面貌——是个少年。身高不矮,目测有一米八上下,一双大长腿横跨南北球,大大咧咧地跨在自己家客桌上。好的,印象分减一。

再看看衣着,深紫色的制服,毫无品味。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头白发,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射出灼目的光芒,简直要亮瞎千里的眼睛。

而这位光芒四射的人倒是带着一副圆框墨镜,千里看不清他的相貌,其实她觉得那墨镜带到自己眼睛上比较合适。

那样她就不会被晃瞎了。

他丝毫不将面前的正暴怒着的怪物放在眼里,双手插兜一副纨绔样,这幅模样倒挺像个少年,只不过是只能坐在最后一排的那种纨绔子弟。

“杰——,你要吃了它吗?”白发少年回头,指了指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怪物。

??吃?

就算是千里听到这话也不免缩了下脖子,晓是自己活了两三百年都没见过有人会吃这玩意,注意力不禁流向那少年所看的方向,她倒要看看能生吃这玩意的究竟是个什么生物。

那白发少年话音刚落,千里家窗户外面便出现了一团看起来相当怪异的东西,似生物,又不像,会飞,上面还载着个人,穿着和刚刚打破玻璃的少年差不多款式的制服。

看来这就是他口中的‘杰’了。千里想。

名叫杰的少年从那团怪异的东西身上跳进来,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开口:“差点就赶不上了……话说这次你这次又没下帐啊,这样真的好吗,悟。”

“有什么关系,反正就是个杂碎。赶紧完事吧,我还想去踩点那家网红甜品店呢。”

小伙子还挺狂。

那位名叫杰的人看到了千里的存在,转而叮嘱那位白发少年:“下手有轻点,这里还有个孩子。”

抱歉,我的年龄能当你曾曾曾祖母。

“我当然有把握,话说你到底吃不吃啊,要是不吃的话我就拔除它了。”

“已经有这个类型的了,不需要重复。”

言下之意:不吃。

“好嘞。”

然后那个刀枪不入水火不侵的玩意就在这少年的一记重拳之下告别这个美丽的世界,甚至连最后的哀嚎声都没有发出来。

这就算是任务结束,两人嬉笑着转身准备离去。但千里觉得不能让他们这么简单的离开,于是,她开口:

“站住,赔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