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十六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然,千里想要的可不单单是赔钱那么简单。她更想打听出那怪物的信息,要知道信息的不对等往往是成败的决定性因素。讲真,如果不是他们俩及时来救场,她可能已经和太宰扒在房檐上共同欣赏高挂在上空的太阳。

在这秋高气爽的日子里,去楼顶看风景一定是个非常不错的采风之旅。

至于打听的手段……咳。

虽然她早就贯彻‘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条名言,并且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把名为脸皮的东西抛在脑后。

但是吧,怎么说也是初为人母(?)了不是。身为家长可不能让孩子看到那些毁三观的暴力血腥场面,一旦留下心理阴影怎么办。更何况她还要把‘普通人’的形象贯彻到底。

于是乎,一哭二闹三上吊变成了最好的选择。

千里这人究竟做了些什么,所有人都不得而知,但她却成了能让五条悟之后见了都忍不住退后一步的存在。由此可见

——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泽木千里:笑话,脸皮是能当饭吃还是能保我不死。

……真是句简答又悲伤的名言。

而刚出房间不久的太宰,他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幕。

一扇门将他们分开,仿佛错成了两个世界,而门外传来那接连不断的模糊的喧闹声简直就是在他的好奇心上旋转蹦迪,在这好奇心以及莫名的叛逆心理的作用下,他将千里的叮嘱抛在脑后,重新将手放在了门把上,他轻悄悄地旋开,敞开一条堪堪容许自己身体通过的小缝,随后溜了出去。

然后太宰看到了贯穿他演艺生涯()的场面。

那怪物早已消失不见,满地的玻璃碎片,破损的窗户,还有刚刚跳出去慌张逃走的背影,他们都是次要的。太宰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将自己捡回来的那位女孩,泽木千里。

正巧,这边的千里刚刚获得完自己想要的情报,正欲将卖惨时流出来的眼泪擦去,就在这个时候,她感受到了身后有其他人的气息。这让千里不禁回头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太宰将千里的神态尽收眼底。

好家伙。

千里瞬间回头,迅速抬手将那几滴还未留下来的泪水抹了个干净。毕竟眼泪这玩意与她想在太宰心中树立的形象可是十分不符。

希望她‘靠谱’的家长形象没有因为这几滴眼泪遭到破坏。这个念头从脑中一闪而过,随后,千里便为她的形象做出一系列挽回措施。

还没等太宰做出什么反应,千里便站起身,找来工具清理地上的玻璃碎屑。这期间,她始终没有看太宰一眼,因为这具身体并没有她使用了两三百年的那具身体好用,泪腺的启动和关闭还没有到随心所欲的地步。

眼底的酸涩反映出现在的状态,不用特意去镜子面前看,她也知道自己的眼睛肯定还没有消肿。

透明碎片在地上移动,造出阵阵刮划声,它本来是一层隔绝,但现在,没有这层玻璃的阻挡,外面的风失去了束缚,肆无忌惮地冲到里面盘旋,呼呼地擦过还残存在窗户框上的玻璃尖。没人说话,但仍然有无数的声音将这个空间灌满。

希望这个年仅十岁的孩子可以吧刚刚看到的一切当成是幻觉。千里想,颇有些自我安慰的意味。

然而事实证明,现在这年头,即便是十岁的孩子也相当不好糊弄。尤其是一个名字叫‘太宰治’的孩子。

一只手轻轻抓住千里的衣摆,千里愣了一下,还没想出应该做出什么反应才好,紧接着听到的便是熟悉的童音:

“你怎么了?”

她没咋,真的。

“为什么哭?”

因为脸皮这东西该扔还得扔,例如刚刚。

“他们欺负你了?”

不,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她跑而不是他们跑。

面对此等穷追猛打,千里打算随便编个理由骗骗他,然而她刚张开嘴,太宰却像早有预料似的,抢先开口:

“我知道了,果然还是因为你太弱了吧。”他说。



先不说这句话的真实性,小兔崽子谁教你这么说话的。

“因为弱小才会被欺凌,因为弱小所以才只能用眼泪宣泄。”

与其说是对他人说,倒不如说是自言自语。

因为弱小,所以才差点被那个怪物杀死。

那两人出现,再开门,怪物便消失了。太宰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两人究竟是来干什么的,怪物消失一定是他们的手笔,刚说的那些话只不过是在胡编乱造。

至于千里为什么哭……她一定是被吓哭的。

胆子好校

太宰低着头,千里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她决定给这小子上一课。

“太宰,你觉得‘武器’的定义是什么?”千里放下打扫玻璃碎屑用的工具,三两步走到沙发那,顺便带着一直抓住自己衣摆不放的太宰一起。

少女将孩子的手拿下来,轻轻地握在手心,然后任由那只手默不作声地抽离出去。千里了然,但依旧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十分自然地坐到太宰的面前。

“……”有些尴尬。

她本想利用沙发来平视太宰的眼睛,但千里没想到她竟然高估了自己的身高。坐下的千里与太宰竟然整整差了半个头。

不碍事不碍事。千里抬头仰视那双透彻的眼睛,将这点小瑕疵抛在脑后,注意力回笼,她静下心来,耐心地等待着太宰的回答。

“□□,冷兵器……”他或许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一圈,抬手摸了摸下巴,又说:“或许还有脸。”

好家伙,小小年纪就知道拿脸当武器了,长大还得了?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

然而,千里只是微笑着点了点头,表示,这么小就知道用脸当武器了,孺子可教也。

“你所说的只是武器中的一部分,更多的时候,伤害或控制他人往往不需要物质上的东西。你说的脸,便是其中的一种。”

“语言、眼泪、计谋、人心……武器多存在于人类的身边,但大多数人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一点,也不会去使用他们。”

千里语重心长。

说好的要把孩子当一个普通人去培养,瞧瞧,这教的像是一个普通小孩应该学的东西吗。

这位少女早已与和平时代脱节,只知道要给予孩子良好的教育,而千里现在所教授给太宰的便是她用漫长时间摸索出来的道理。她知道生命并不会为谁而停留,它只会成为一次失误的代价。但千里可不单单与那些可以瞬间剥夺生命的危险打交道,同样,她也知道人心难测。

“你现在还小,太宰,我现在跟你说的都只是起到引导的作用,更多的还是要靠你自己去摸索,并从中找到属于自己的风格。”

“和□□一样,心也具有致命的弱点。你要去学会看透人类的内心,看穿人类最薄弱的地方,运用武器,一击毙命。”他有这个能力。

说罢,她想摸摸太宰的头,却又不知怎地放下了。

太宰终究只是个十岁的孩子,不知道这些话完全不是一个普通人应该说出口的东西,但此刻的他只觉得懵懵懂懂,又或者说,受益匪浅。但他更在意另一件事:

“所以呢,千里姐刚刚为什么会哭?”

千里思索了几秒,别怀疑,她就是在找理由。

“因为千里姐胆子太小啦,那两个人凶神恶煞地闯进来,两三下就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笑着,用弯弯的眼眉遮掩真是真实。

正所谓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她决定留个普通弱女子的印象。

果然,他猜对了。

太宰完全没有怀疑,甚至有些骄傲,他觉得自己终于看破了这个女人,从前环绕在眼前的迷雾逐渐散去,终于迎来了拨云见日的一天。但突然从脑中冒出来的下一句话却给他破了盆冷水。

你怎么知道这就是真实呢。

想到这一点的太宰瞪大眼睛,试图从那一脸微笑之中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然而看到的却只有缝隙中若隐若现的冰蓝色和毫无违和感的脸庞。

还没等他多看几秒,那女人的手便上来将自己的头发搅的东倒西歪,碎发一遮便什么都看不到了。

那迷雾只散去了一会便又卷土从来,太宰甚至没在这短暂的时间中发觉到一丝一毫的真实。

他低下头,有些沮丧,有些挫败。要知道,太宰很少有这样的情绪,可自从遇到千里,这种情绪便多了起来。

其实她也根本不用教他这些东西,反正……

他也不打算活到成年那个时候。

而千里,她虽然没有读心的能力,但察觉到一个十岁小孩的情绪变化还是蛮简单的。眼睁睁地目睹了这孩子的一系列情绪变化之后,她只能感叹:

太宰以后可能是个变脸的好手。

然而下一秒,一阵突兀的敲门声打断了千里的思绪,她起身,抬眼看了下客厅挂着的钟表。

12:26

心下了然,她已经知道了外面敲门的人是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