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第十八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深夜打扰确实有些不合规矩,但想必您是可以理解我的吧。”千里说着客套话,顺便亮出手中的利器。

这位首领看起来年事已高,头发和胡子呈现出斑驳的灰色,似乎是马上可以退休的年纪,但千里顾不了这些,也不会去小看这位年过半百的老人,能在这种混乱时期坐稳港口黑手党首领这个位子,手上必定没少沾了人命。

那老头顺手捞起倚在墙边的镰刀,惊讶的神情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兴奋,反正看起来不像是正常人该有的反应。他将镰刀转了一圈,呵呵一笑,开口道:

“小伙子,别太掉以轻心了,想要老夫性命的可不止你一个人。但他们从来都有来无回。”

看到这一幕,千里心中便知晓,近几年港口黑手党总是主动挑起事端的反常行为与这疯子首领脱不了干系。

她没再接话,直接冲进去,任由玻璃破碎一地,千里没急着用异能力攻击,而是用体术试探了一番,结果这老爷爷几个回合便被砸到墙上失去了意识,这情况倒是让千里吃了一惊。

能当上港口黑手党首领的人绝对不应该是什么简单人物,不应该这么简单得手……自己的力量竟然这么出格吗,按理来说,世界意识应该不会让出格的力量自然出现才对。

心中的思绪总是比外面的时间更快,有些念头更是像闪电一般在刹那间闪现出来。

有些地方不太对。

还没等千里往深了去想,便被大门被打开的声音吸引了注意,看来这帮手下也不是吃素的,来的速度可不慢。

一帮人拿着武器冲进来,二话不说对着千里就是一顿扫射。当然,一发都没有射中,大多数都捐献给了看起来相当贵重的地板,事后估计少不了一顿维修。

子弹摩擦枪口掀起一片火花,千里以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挥动手中的匕首,将正面的子弹全部劈成了两半。金属与金属的碰撞声屡屡不绝,双方僵持不下。千里这波可不是一个一般人能秀的操作。

但她清楚自己的目标可不是这些人,冰蓝色的流光一闪而过,千里快速移动,躲过一波子弹,正当她打算乘胜追击时,却有人比她更快,不,准确的来说,拦住她的人可不能称之为‘人’。

截住千里的是一个穿着小洋裙的金发萝莉,手中还拿着一个巨大的针管,其尖端闪烁,尖锐之色令人不寒而栗。看着她眼眸中绽放出的悠悠蓝光,千里便肯定这孩子一定不是简单的人类。

是异能力吗,没想到异能力竟然还有这种体现形式,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她想。

交手几回合后,两人拉开距离。

那小女孩退回到一个大叔身边,那大叔穿着白大褂,看起来像是个医生。

那真是奇了怪了,千里心道。正常组织哪有让医生冲前线的。

然而刚过了一会,她便知道那人可不是什么普通的医生。

“林太郎,退后,这人的力气出奇的大。”这孩子的嗓音和她的外表一样甜美,可惜此刻的千里并没有时间去感叹那么多。

那名被称作林太郎的医生看起来到不怎么担心,他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随后又扶额摆出一副苦恼样,开口:

“这位客人,这么晚前来拜访可是相当为难我们。”他一边说着,一边示意手下的人停止射击,去保护已经镶在墙上的首领。

尽管那些所谓的人墙在千里眼中如同虚设,但她必须要抓紧时间才行,距离日出只有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再加上赶回去的路程,怕是有些来不及。再加上太宰那孩子一向起得早,啧。

千里又一次发起进攻。

“爱丽丝1那人下令。

刚刚那女孩便又以常人不能及的速度挡在了千里面前。

这倒是让人有些心声厌倦,千里轻哼一声,心下了然:看来那个被称为林太郎的人便是面前这女孩的主人了吧。

如此想着,她不再纠结于眼前的战斗,转而冲向那个发号施令的人,千里知道,只要解决掉异能力的主人,那个名叫‘爱丽丝’的异能集合体也会消失不见。

爱丽丝看破了千里心中所想,无论何时,保护主人永远是最优先的指令,她瞬间移动到那人面前,举起巨大的针筒挡下千里的攻击。

‘少年’手中的匕首早就在刚才被那些子弹摧残到报废边缘,这一下打在异能集合体上便直接让它断成了两截,刀刃被弹飞出去,打着旋落在地上,千里见一击不成便向后一跃,丢掉手中那节匕首后又摆出战斗姿势。

一看便是要肉搏。

“小小年纪便有这么大本事,可真是少年有为。”

不过是片刻的功夫,他便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爱丽丝的主人——森鸥外深知这一点,额上不仅冒出几滴冷汗。但输人不输阵,他面上不显一分,反而优哉游哉地谈起些有的没的。

首领的身体最近不太好,自己之所以这么早过来就是为了给他看病,却没想到能看到这么热闹的场面。

“唉……虽然说这话已经很老套了,但是你要不要考虑一下,十倍的价钱,放弃这个单子,怎么样。”

“别看我年纪小,但该知道的还是知道的。杀手界的规矩,你干了这么长时间……不会不懂吧。”

不,其实千里的真实年纪可以让森鸥外的祖奶奶叫她一声祖奶奶。

“我当然知道你不可能暴露身后的雇主,无非就是那么几个人,猜也能猜得到,但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他笑着说,一副什么事好商量的样子:“只要你放弃这项任务就好,回去交代说‘任务失败’,那雇主也不会管你怎么样。”

“更何况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次任务的难度,即便是任务失败也属于意料之内。如何?”

千里没再接话。

时空仿佛静止一般,周围陷入一片死寂,甚至连同着外面的世界一起渡入混沌之中。那群人一直盯着她,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扣住扳机的食指丝毫不放,生怕‘他’突然暴起发难。

此时是五点二十分,距离日出还有四十分钟。

与此同时,港口黑手党的援军正在赶来的路上。其中便有已经被镶到墙上一次的柳浪老爷子,要是他看到现任首领如此悲惨的模样说不定还会联想到当时暴打他们的那个街头少女的真实身份。

毕竟这暴力的手法可是一模一样。

时间在寂静中一分一秒地流逝,千里似乎是被森鸥外的话打动,慢慢地放下了双手,解除作战姿势。

“好吧,就听你的,反正我摊的好处比较多。”

就连港口黑手党的其他人都以为这算是谈妥了,刚舒了一口气,就在这时,森鸥外眼神一凛,老实人的表皮尽数褪去,而爱丽丝已经到了千里的后上方,举起手中的武器狠狠地向下一刺。

金色的长发在空中飘散,眼看着就要得手。

那片金黄却突然垂落。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吗?”

千里看着对面那人卡了壳的笑容,不仅一笑。

身后的爱丽丝被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掐住似的,牢牢地固定在空中,手中的武器也滑落到地上碎成一片一片的光影消散在空气中,她止不住地挣扎抓挠,但触碰的却始终是一片虚无。

爱丽丝本是异能力的集合生命体,用不着呼吸,但这愈发愈大压力也会让她感受到难受。

最终,她被几根看不见的长刺穿透。

“抱歉了,林太郎。”

爱丽丝眷恋地看着她的主人,然后像刚刚那针管一样幻化成一片片碎屑消失。

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戏还挺多。

这时的森鸥外才知道,原来这少年杀手竟然是个异能力者。而且这异能

——可相当不好对付。

他从头到尾都没看清杀死爱丽丝的究竟是什么东西,如果假设‘他’其实也可以像杀死爱丽丝一样杀死在场的所有人呢。

冷汗由齐刷刷地冒出来,此时的森鸥外已经有了撤退的念头。

而千里,解决了碍事的,她正打算上去解决了任务目标收工回家,然而在这个时候,一阵突兀的铃声突然响起。

是电话的来电声。

谁这么没有眼力见在这时候打电话,港口黑手党的人面面相视,最终将目光重新锁到了千里的身上。因为这声音,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无奈,千里拿出手机想看看这个没眼力见的人到底是谁,如果是无关紧要的人那就直接挂断。

结果她定睛一看,好家伙。

是太宰治的电话。

千里沉默了几秒。

“没事,你接吧,可以理解。”森鸥外还从旁边撺掇,毕竟时间拖的越长就越对他们有利。

时间越拖越长,有人想趁千里恍神的时候举枪射击,结果刚瞄准便被同伴的匕首钉到了墙上,这当然不是那人动的手。只见这匕首就跟着了魔似的,在众目睽睽之下自己飞起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着那人刺了过去。
sitemap